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二十一章
    山拔突然一策马,向悬崖边冲来,那架势像是要冲下山崖而去,眼看已到悬崖边上,他并没有勒缰的意思,但那马却突然前蹄跃起,稳稳停住。

    一脸从容,向山崖下面看了一眼的山拔侧过头去看着莫然。

    “你自己爬上来的?”

    在莫然点头应了一声是之后,山拔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吃惊,但随即消失。

    “谷底还有人没有?”

    莫然知道那八个人此刻一定还在下面找那串钥匙,同时又想起昨天这些武士是怎么对待那些人的,于是摇了摇头:“没有人了!”

    山拔眼睛盯着莫然的脸,语气冰冷:“是没人?还是都死了?”

    莫然极力平复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的脸看起来是诚实的。

    “死了!”

    山拔的眼睛更加凌厉,同时脸上显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伤痛。

    “你可看见一个老头?”

    莫然知道他指得一定就是那个浩天了,点了点头:“看见了,不过他……”

    “他怎么了?”山拔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一双眼睛如两道寒光射在莫然的脸上。

    莫然心生犹豫:“他们关系一定不一般,若说实话,他会不会迁怒于我?”

    几经权宜之后,莫然就把在囚车上看到浩天如何和怪兽打斗的事说了一遍,而谷底的事却只字未提。

    山拔低头看了看悬崖下面,“那你的意思是说浩伯不在下面?”

    “到底在不在下面我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确实就没再见过他。”

    山拔突然从马上跳了下来,一脸冷笑的看着莫然。

    “你在撒谎!”

    莫然心里暗暗吃惊:“难道他已经知道浩天死了?”

    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他如果知道浩天死了,就不会问自己这些问题,于是一脸认真的说道:“我说的句句属实,确实没再见过他。”

    山拔突然指着莫然的双手,厉声逼问道:“谁给你打开的?”

    莫然心里咯噔一下:“妈的!我怎么忘了这茬!”脸上却镇定自若,笑了笑:“我自己打开的!”

    山拔一声冷哼,“你自己是不可能打开这限能锁的,除非有浩伯的钥匙……”

    说着话,山拔突然启动,瞬间已到了莫然跟前,大手一伸,抓向他的脖子。

    莫然没想到山拔动作这么快,一愣神之间,那只手已快到脖子边上,心下骇然,向旁边躲闪,有武士拦着,向后又是悬崖,此刻已是进退两难的境地。

    电光火石之间,莫然的双脚本能的用力一蹬,整个人跳了起来,这一跃足足跳起有十来米高。

    有了前次的经验,莫然显得并不惊慌,身在半空,瞟眼向下看去,当看到山拔和众武士的脸上的惊愕和不敢相信时,心里涌起一阵暗爽。

    因为是向前跳的原因,莫然此刻已经完脱离了武士们的包围圈,身体开始极速向下降落,他虽然在警校的时候有过跳降落伞的经验,但这样的硬着落却是头一次。

    以这样的高度和速度掉到地上,不管是身体的哪个部位先到,都将面临着皮开肉绽的危险,稍有不慎,更是有骨头折断,一命呜呼的可能。

    心里的暗爽瞬间变成了恐惧,恐惧过后,莫然的脑子开始渐渐清明,而身体离地面也越来越近,在就要着陆之际,他一咬牙,决定一试。

    在空中已经无法改变身体的姿势,双脚着地的一瞬间,莫然刻意前倾的身体陡然向前冲出,滚了出去。

    在警校时,降落伞课程,莫然的每个降落姿势用当时的学员的口气说就是帅到掉渣,但此刻的他却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一连滚出了六七米才停下,莫然顾不得满身尘土,先摸了摸腿。

    腿毛依旧,迎着一股热风,潇洒的摆动,骨头也没事,莫然松了一口气,开始检查身体是否有异样或者流血之类。

    除了脸上和后背有几处微微的擦伤,身体基本完好无损,放下心来的莫然回头向崖口看去。

    山拔带着武士们正向莫然现在所处的一个小山包围了过来,因为都是骑着马,速度很快,眼看就要到了近前。

    莫然赶忙站起身,放眼四周,发现自己站着的这个小山包背后就是一座光秃秃的大山,心念一转,向大山上爬去。

    有了几次的经验,莫然已经基本掌握了弹跳的规律,弹跳高度基本靠脚上用力的多少,心里有了分寸,跳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不一刻功夫,他已经到了山顶,回头看山下。

    山拔和武士们果不其然都已下了马,开始徒手攀爬上山,让莫然吃惊的是,山拔攀行速度极快,手脚并用,活像一只山间羚羊,此刻他已远远把武士们甩在身后,到了山腰靠上的位置,不出几分钟便要到达山顶了。

    “妈的!你不去找你浩伯,来追我干什么?”莫然骂了一句,转身向山的另一头跑去。

    山拔到达山顶时,正好看见莫然向山的另一面跳了下去,他脚下不停,追了上去。

    在山的另一面,山拔停住了,因为当他向下看时,莫然像跳蚤一样在岩石之间蹦弹,此刻已经到了山脚下,远远能听到他欢呼的吼叫声回荡在山间。

    莫然一时兴起,越跳越高,越跳越远,一个蹦跳能跨越四五百米的距离,但这已是极限,再也不能蹦的更远了。

    在估摸着狂奔了有三四公里的路程之后,莫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确定山拔他们不会跟来,便在一处相对背阴的地方坐了下来。

    说它背阴,其实只是一个小山包的背后,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空气里充斥着让人难受的热气,经过刚才的长途奔袭,莫然已经身是汗,他把围在腰间的那件借来的衣服解下,因为湿透的原因,他把它拧了拧,平铺在一块石头上晾着。

    四周除了风声,没有半点儿别的声音,空气燥热而自由,莫然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下赤条条一丝不挂,却有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他索性站起来走到了小山包上。

    举目四望,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沙海,偶尔出现几座凸起的光秃秃的小山包,好像海洋里小岛,是孤独寂寞的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