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十七章 囚车失控
    莫然认得那人,就是山拔口中浩伯,他没想到浩天居然能能徒手和怪物相搏,一时也看得呆了。

    突然囚车一个加速冲了出去,原来转过山坳,下面是一段直下的陡坡路段,武士们手中的火炬被风刮着,一明一暗,好像随时都要熄掉似的,而马车的前面完看不见路。

    莫然紧紧抓住木桩,同行的另外三辆囚车已不知去向,因为他完听不见周围有车子发出的响动,只有呼呼的风声,还有身后山坳里传来的那些恐怖的嘶吼和哀嚎声。

    此刻脑海里完是电影里的那些灾难片里的情景,怪兽对人类,那简直是屠杀,莫然不敢深想,他虽然没亲见,但结果已显而易见。

    马车速度越来越快,在一次猛烈撞击之后,虽然囚车还算平稳,但护送的武士都已消失了踪迹,四周完陷入一片漆黑,莫然忍不住碰了碰旁边的人,好在还在。

    “喂!怎么办?”莫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问道。

    那人不吱声,但另外一个人却说话了。

    “这种情况,只有听天由命了!不过也好过被他们带走。”

    莫然不明白他的“好过被他们带走”是什么意思,但好歹有人开口说话了,这让他心里有了那么一丝慰籍,他正要说点什么,突然有人把手中一个东西点燃了。

    莫然惊奇的发现那是一个防风打火机,虽然火苗在风的吹动下,忽闪忽闪的,但一丝微弱的亮光还是让人心头一暖。

    这丝暖意仅持续数秒就被无情的浇灭了,因为微光能照射的范围内,莫然陡然发现那赶车的人已不知去向,连拉车的四匹马也踪迹无,原来囚车前面半截在刚才那次猛烈的撞击下已经不在了。

    囚车此刻已是无人驾驶的状态,而且沿途好像并没有碰到什么障碍物,所以速度越来越快,莫然这才幡然醒悟那人说的听天由命是什么意思了。

    不管陡坡的下面是什么,马车以这样的速度冲撞过去,其结果都是车毁人亡,车上的九个人也算是应了那句“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奈何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莫然眼睛从每个人脸上扫过,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除了淡定没有别的一丝参杂的表情,跟自己刚上囚车时没有分别,浑然不知前面的危险正一步步逼近。

    莫然无法参透,也无法理解,只得抓紧了木桩,等待最后的冲击。

    突然囚车一阵剧烈的震颤,好像被一块大石头撞上了似的,朝前翻滚起来,连翻了四次,撞在一块迎面的大石头上,飞了起来。

    莫然只觉眼前天旋地转,囚车已经腾空到了极限高度,几秒的停顿后开始极速下落。

    这时囚车里突然起火了,原来那人的打火机经此一撞,不小心脱手,掉进了衣服里,顿时燃了起来。

    囚车下落速度极快,火乘风势,越燃越大,眼看那人就要被活活烧死,但莫然却惊奇的发现那人非但没有要把衣服脱下的意思,甚至连手都懒的抬,只见他端坐在木头上一动不动。

    说也奇怪,火只把那人烧的一丝不挂,并没蔓延到囚车其他地方,而更奇怪的是那人好像一点事都没有,身没有一丝烧伤的痕迹,随着最后一丝火星被那人掐灭,四周重新回到开始的黑暗之中。

    只有囚车不断下落的风声,突然好像什么重物落在了囚车的上面,囚车下降的速度更快了,这种在空中的感觉足足持续了十分钟有余,莫然已然猜到囚车一定掉进了某个深渊,此刻的他反而一点也不紧张,有什么能让一个经历过真正死亡的人紧张的呢?

    囚车终于着地了,随着激烈的震动,莫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不仅是心理上的压迫,身体也好像被强行塞进了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面,都能听到自己骨骼被挤压发出的格格声,然后就是眩晕,身体翻滚,骨头撞在石头上折断的脆响,最后停了下来。

    除了眼睛,莫然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他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体验,所以他很冷静,冷静的竟然睡着了。

    ……

    随着刺鼻的酸臭味,一股酸酸的液体灌进嘴巴,和老烧酒相似,但比烧酒更浓烈,喉咙仿佛被火烧了一遍,莫然猛然惊醒,自己喝的不是酒,而是雨水,自己所在的位置也不是酒吧的吧台,而是一堆乱石后面。

    雨水汇集在乱石堆后,形成一个水塘,莫然正躺在水塘里,此刻水已盖过耳朵,他慌忙撑地坐了起来。

    天已亮,空中灰蒙蒙一片,正下着雨,莫然发现,石头被雨水打湿后,竟然冒出丝丝白烟,这白烟弥漫在空气里,形成一股难闻的刺鼻的酸臭味。

    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莫然好像感觉舒服多了,他站了起来。

    猛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自己不是……

    他慌忙查看自己的身体,竟然一丝不挂,身上除了头发没了,并没异样,好像昨晚根本就没受过伤似的,这让他有些怀疑昨晚所经历的一切的真实性。

    当他抬眼看向前面一处大石头的下面时,莫然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是真实的,因为就在那块巨大的石头下面,八双眼睛正吃惊的盯着自己,这八个人不就是昨晚囚车里的那八个人?

    “喂!那个……你不怕这雨?”

    八个人中的一个终于开口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你看他像有事的样子?”另外一个人揶揄道。

    八双异样的眼神只盯得莫然浑身不自在,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慌忙用手遮住自己的私密部位,慢慢向大石头下走去。

    “喂!你们谁借我件衣服?”

    “都是大男人,你怕什么?”昨晚衣服被烧光的那人站了起来,身上几处浓密的毛发顿时露了出来。

    莫然尴尬的一笑,眼睛从那几处毛发上抽回,“不是怕,有些不习惯!”

    “拿去吧!”其中一人脱下衣服扔给了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