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回去(第1/2页)
    戈薇很是表达了一下她的担忧之情,乔惜瞧着她情绪激动的样子就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出来之后就跑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直到今天才找到了这里。”

    戈薇巴拉巴拉的话语戛然而止。

    她忽然想起来,对方来到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能这么快找到自己家里一定是非常不容易了。

    这么一想,她也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有些歉意的盯着乔惜,戈薇挠了挠头发道:“我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也是我没有想到这口井的降落地点还会有偏差。”

    乔惜摇头:“和你没有关系,是我擅自从井里跳下去的。”

    两个人进行了好几分钟的商业互吹,然后戈薇才带着乔惜从食骨之井里又穿了过去。

    还没来得及从井口跳出来,乔惜一仰头就看到井口犬夜叉趴在那里眼巴巴的朝着下面正看着。

    见出现的身影是乔惜,他视线带着微妙的嫌弃漂移了一下。

    乔惜撇了撇嘴,从井里跳了出来,顺手还拎着戈薇衣领。

    见到戈薇,犬夜叉这才激动起来。

    “戈薇戈薇,你终于回来了!”

    他脸上不禁就十分的委屈了。

    那时候乔惜一个招呼也没打就直接消失在了井底,而戈薇虽然打了招呼,然而也就一句“去找他”就没了后文,只留在他一个在井边,没有四魂之玉也不能穿越过去,直接离开的话又十分担心戈薇出来出什么意外——甚至还怕戈薇直接回到她的世界就不再过来了。于是坐在井边就各种的委屈。

    ——其实见到戈薇对于乔惜这么关心的样子犬夜叉心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酸涩感觉,不过他却并没有说出来。

    这会儿也只是一脸不高兴的埋怨着戈薇走了也不带着自己,又还有四魂之玉没有找齐竟然就擅自离开之类的,说的本来心中有些歉疚的戈薇瞬间就觉得不好了,朝着他大吼了一声:“我担心乔去找他关你什么事!”

    她吼完就直接跑走了,徒留犬夜叉呆了一下,就狠狠地瞪了一眼乔惜,然后才火急火燎的跟在了戈薇身后,不过也不肯好好解释,只说他们还要找四魂之玉你不能走什么什么的。

    “……”

    乔惜站在井边,遥遥的看着那两个人渐渐远去的背影,被犬夜叉的情商也是真的叹为观止了。

    ——怪不得不管是人类和妖怪都对这货没什么好感,原来都是自己作的。

    乔惜挠了挠下巴,然后仰头看了一眼天色,回忆着青行灯少女告诉自己的大江山现在进入的方法,然后在井边给戈薇留了信息,就直接离开了。

    至于他们口中所说的四魂之玉,虽然功能听起来仿佛很高大上,不过他还真的是不怎么感兴趣。

    按照青行灯所说,其实大江山并没有转移地盘,不过是酒吞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个结界,直接将大江山和现世给隔离开了——就好像传说中的地狱一样,和这个世界甚至已经不在一个空间之中了,而是自成一个独立的空间。

    索性这会儿乔惜知道了进去的方法,就直接马不停蹄的向着大江山赶去。

    在他的设想中,他叫了酒吞和茨木之后应该和这两个家伙好好的打上一架,然后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情绪。

    然而果真是世事无常乾坤莫测,当乔惜一脸玄幻的坐在酒桌前的时候,他心中依旧是懵逼的反应不过来,直到旁边一个以前认识的妖怪捧着酒杯跑过来和他叙旧,才让他渐渐的反应了过来。

    ——酒吞童子,有崽子了?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嘴里迎着那妖怪的话,眼睛却忍不住直往坐在酒吞旁边才一个月就看着已经五六岁的小孩儿身上看。

    和他说话的妖怪自然能看出他的心不在焉,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鬼影丸殿下虽然才一个月,但是已经是非常强大的妖怪了呀。”

    他一只圆溜溜的眼睛转动着,笑着称赞着鬼影丸殿下出生后的种种事迹。

    ——鬼影丸就是酒吞和红叶那只崽的名字。

    乔惜一边听着,一边瞄着鬼童丸。

    鬼童丸看起来是个五六岁的男孩儿模样,完加更了酒吞和红叶的美貌,一张脸粉雕玉琢,十分精致,红色的头发和酒吞一样,看起来十分蓬松,映衬的他那一张小脸越发显得玉雪可爱。

    尽管还是个小崽子,然而他体内的妖力确实如同那只妖怪所说的一样,已经十分强大了。

    小土只瞧着他连跑带跳的举着酒吞的酒葫芦和一众妖怪拼酒,就哭的这个世界实在是非常的玄幻了。

    ——好吧,本来就是妖怪的世界,也不能指望着能有多正常。

    乔惜笑着摇了摇头,端着酒碗小小的啜了一口,然后愉悦的眯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