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逆天废材之绝世狂妃 > 第七十章:我都知道
    “南墨翎,你真的没事吗?”他现在这个样子可算不得好。

    “汐儿…汐儿…汐儿!”南墨翎不顾一切的将林汐紧紧地拥入怀中,一遍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完不顾在场的种种,这样的声音似乎透过苍穹传到了遥远的天际。

    “翎!”软塌之上的一少女猛地惊醒,可身边依旧只有那些唯唯诺诺之人,那个声音似乎只是自己的错觉。

    又做梦了吗?可为何在梦里你呼唤的却是别人的名字,汐儿,那是谁?是她吗?

    “圣女!”

    “无碍!”星穹圣宫之中圣女西陵洛眼中有太多压抑的情绪,明明没有错,就算重新转世,她也该是西陵一脉的血统,可自己都伪装了这么多年,也等了这么多年,从未见她找来,甚至连画君颜的消息也消失了。

    西陵玥,你还要我等多久?

    “南墨翎!”自己果然看不透他,这好好的又是怎么了?

    “汐儿,对不起…对不起!”

    林汐无奈也只有紧紧地回抱着南墨翎,这突然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他有时候的行为是自己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的。

    “你们不要太目中无人了!”南阳国君气结,这是完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啊。南阳国君一出手那也是紫阶灵王的实力,不过在林汐还未做出反应之时便被南墨翎轻松化解了,他从始至终个都未曾放开过怀中之人。

    翎!

    这一刻,西陵洛可以很确定那就是他的气息,原来不是自己做梦。

    “来人!”

    “圣女有何吩咐?”

    “吩咐下去,我要闭关,任何人都不得打扰。”

    “啊!”这好好的怎的又闭关,这些年来,从圣女回归圣宫之后,隔三差五都要闭关好一段时间。

    “怎么,我说的话听不懂!”

    “是,奴婢马上吩咐下去。”底下的人也是诚惶诚恐,这位圣女的心思可是不好猜,有时候温柔大度,可有时候她们都觉得这位主子的眼里都寒气,稍不注意她们可能都会死的很难看,偏生的这位主子是圣宫宫主失散多年的女儿,无论是谁,她容不得别人说圣女半句不好。

    “你果然!”虽然猜到了他这些年有所隐藏,但没想到他竟可以修行,明明这么多年来他们常让医师检查,他确实是不可修行,那些个好东西也养了他这么多年,就一丝一毫用处都没有?“杀了他们!”

    这一刻,南阳国君周身戾气尽显,无论是南墨翎还是那林汐都留不得。

    “汐儿!”如今身在世子府的画君颜在那一刻也是焦急的,虽说汐儿给自己的感知一切如常,可他却也清楚的感受到了南墨翎的肃杀之气,果然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嘛,自己先前就不应该让他们去的。

    画君颜急转去了那皇城的方向,但他已于南阳世子府生活了数年,虽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但他的命脉已经习惯了这世子府的一切,现在他的神识与这世子府是最为契合的,不通过林汐就这样离开,那痛苦也是不言而喻,但他却丝毫不在意,也是,当初那形神分离的痛都忍下来了,还有什么事不能忍的呢。

    南瑞霖觉得自己的这一觉睡得格外的香甜,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月上西楼了。

    “母妃?!”今夜除夕国宴,明明自己现在该在宴会之上的,可是为何?母妃为什么要这么做?

    “霖儿!”皇贵妃很是诧异,医师不是说至少都要明日才会醒过来嘛,怎会?

    “母妃,我为何会就那样睡过去了?”南瑞霖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安,自己是南阳王爷,可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在自家母妃的寝宫里被人下了药,偏偏那个人还是自己的母妃,她们是害怕自己知道些什么?害怕自己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嘛!

    南瑞霖起身作势便要离开。

    “霖儿,你要去何处?”

    “这个时辰,想要国宴还没有结束,我该去看看的。”毕竟自己可是这南阳最受宠的瑞王殿下,这般的盛宴怎可能少了自己呢。

    “霖儿,不要!”如今这场面,他是最不应该出现的,皇贵妃紧紧地抓着自家孩儿,那样的场面,他去了又能如何?

    虽说他不知国君要如何对待那南墨翎,但她之前听说国君又去了请了当年的那些人,当年的南阳世子、世子妃也是个中高手,可是最后依旧落得一个殒身于大火的下场,如今的那南墨翎和林汐不过是两个废物,国君他们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吧,请那些人不过是安心一些吧。

    南瑞霖回首直勾勾的看着自家的母妃,她这般阻拦自己,果然是他们要做什么,而且自家的母妃还清楚的很。

    “母妃,这么多年来,你时常问孩儿,说血脉至亲兄弟百十来人,可为何独独对那不过半分血脉的表兄如此上心,那个时候我一直不能给你们答案,可是如今我想我大致明白了,我大约是因为想替父君赎罪吧!”他知皇室之中血脉亲情淡薄,但说到底十五年前的那一场大火已经烧毁了太多太多。

    “霖儿,你……”皇贵妃一惊放开了南瑞霖,甚至后退几步,原来他竟什么都知道。

    “是啊,我什么都清楚。”可是却从不敢告诉兄长真相,他原本天真的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般兄友弟恭下去,说到底不过是自己自欺欺人罢了,不管以前如何,至少今夜过后,兄长便会知道一切吧。

    南瑞霖拜别了皇贵妃朝那会场赶去,皇贵妃跌坐于地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当年她没有阻止得了国君,如今又有什么资格阻止霖儿呢,只是希望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应该结束了吧。

    “找死!”南墨翎大臂一挥将林汐护在了身后,虽说自己有她护着这种感觉很好,可如今这些人是想将他们赶尽杀绝,他不希望她们受半分伤害,自己也该出手了。

    “南墨翎,你能护着我,我很开心,但是我林汐从来都不是躲在别人背后的女人,有什么事大不了我们一起面对。”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心中想说的话也不必说了,大家都明白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