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逆天废材之绝世狂妃 > 第九十九章:教训
    “走吧!”西陵影见此只是长叹了一口气便转身了,时辰也不早了,她们还要回去赶晚课呢,这林汐就让她自己呆在这儿吧,要是迟了晚课,到时候这丫头自有人惩罚她。

    “西陵小姐!”众人都很是诧异,不是从一开始西陵小姐与这位林汐就不对付嘛,虽说这其中也有人不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大致也从别处听说了一二,她们都以为这西陵小姐一定会趁此机会好好的教训一下林汐呢,怎的如今这般好的机会她就只是看了一眼。“西陵小姐,如今机会难得啊!”

    虽说在学院之中她们大致也都找过林汐的一些麻烦,可是那个时候的她可不是这般好对付的,那个女人也是精明的很,说是找她麻烦,可她每次总能给被人找一堆的麻烦,有时候觉得那个女人反而乐在其中,不然生活就太过于无趣了。

    西陵影回首看着那双目紧闭之人,这个时候的她不似平日里那般张扬嚣张,安静的很,这般看着她,西陵影总觉得这副模样像极了自己记忆中的谁,可一时却也想不起。

    “是啊,西陵小姐,机会难得!”众人见西陵玥犹豫不免开始起哄道,其实这一行人之中说有几个真正恨林汐的还真没有,不过是觉得无论何时那个女人身上的光芒都太过于耀眼了,她们分不去丝毫,这样的女人注定有那么一群讨厌她的人存在,再者便是想要讨好西陵影,毕竟当初许多人都是听到了西陵影不喜林汐的话语,只要讨好了西陵影,那到时候入圣宫可有诸多好处呢,至少也可以让西陵小姐说上几句话啊,她们这一行人中也有没有显赫家世之人,能借此机会入圣宫那该是何等的荣幸啊。

    “西陵小姐,要是她回去了,可就没这样的机会了!”先不说她身边的那几个男人,就是最近学院之中那真真假假的传闻都不免让人在意了几分,听说她们丙等班的那位修士与这林汐也是走的极近了,在秋茵与修士动手终归是讨不到好。

    “可是……”

    “西陵小姐,你不要忘了你入秋茵的初衷了。”站在林汐身侧的少女见此焦急的说道,别看这西陵影身为西陵一族的小姐,实力也算是不俗了,可说到底心思却是个单纯的,跟在她身边的这几日,她们也打听到了一些,这西陵影之所以会入秋茵寻林汐似乎是因为家中的一位长姐与林汐有些私人恩怨,她西陵影就是咽不下那口气,她西陵家的人可不是随意可以得罪的,虽说她们倒是也不知道这林汐到底算哪一颗蒜竟然有幸和西陵家的人搭上线,不管是敌是友这都是一种幸运。“西陵小姐,我们不过是给她一些教训罢了,也不会真的做些什么,你想想你家中的那位长姐,这林汐现在凭什么活得这般肆意自在!”

    “初衷!”西陵影微愣,是啊,如今表姐的情况不明,这个女人凭什么就可以如此的逍遥自在,这样想着,西陵影的眼神又要凌厉了几分再次一步步的走向了林汐,在掌中不断的凝聚灵力,可是等走在她的身侧,看着如今这般安静的林汐,其实说到底自己并不了解这个女人,如此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的。

    “西陵小姐,不如在下替您出手。”一直站于两人身侧的少女见此不免出了声,西陵影这般模样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下不去手的模样,机会难得,她可不想就此错过。

    “你?!”西陵影盯着眼前的这个少女,这几日她一直都跟在自己身边,也是个灵性的人,有的事她总是能在自己想到之前做好,和她出事自己倒是轻松了许多,似乎她也不怎么喜欢这林汐,想想也是,想自家表姐那样温柔的人都不会喜欢的人,别人怎么可能会喜欢。

    “不过是给她一些教训罢了,谁出手都是一样。”西陵影见此点了点头。“也好。”

    “那还请西陵小姐退后一步。”少女见西陵影应允不免嘴角多了一丝笑意,心中暗喜,西陵影点了点头退后一步并收回了掌中的灵力。

    “那她就交给你了。”那一刻,西陵影不知为何会有那样的想法,不用自己动手了,真好,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让她很是矛盾,西陵影看着自己的掌心,那是表姐的敌人,按理说也是自己的敌人,可是为何?

    “定不会让西陵小姐失望的。”少女回身看着林汐,掌中蓄力一次比一次强,她就知道总有一天这林汐是会落在自己手中的。

    林汐走在茫茫无垠的迷雾之间,总是能听到一丝隐隐的哭声,那样揪心的低泣让她忍不住的靠近,可是层层的迷雾之间那声音又似有若无,时远时近。

    林汐看着前方的种种,聆听着那一声声似乎近在咫尺间的低泣,自己这是入了谁的梦境,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如果是自己的,这一声声的低泣又是属于谁的?如果是别人的梦境,那又该是谁的?

    林汐终是冷静了些许,停下了慌乱的脚步仔细听声辩位,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被困梦境可不是一件好事。

    画君颜看着这一人一狐的睡颜也只是静静的守着她们,手不自觉的抚上了林汐那紧皱的眉头,可是以他之力竟抚不平。

    “丫头,是忆起什么烦心的事了吗?”

    林汐,去死吧!

    少女将手中蓄力已久的灵力不顾一切的压向了林汐。

    有人!

    画君颜眼神冷冽,刚刚只是看着她入了空间,倒是忘了问她外界是何处,现在这样子,这丫头不会是上了山没回吧,这是遇到怎样的人了?

    真的是胡闹!

    “丫头、焚天,醒醒。”可这个时刻,无论是林汐还是焚天都是叫不醒的,画君颜诧异,他就说依照丫头和焚天的警觉性怎么可能有人靠这般近了都不知道,看来丫头是真的陷入什么走不出的梦境之中了,所以连同与她契约相连的焚天才会如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