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逆天废材之绝世狂妃 > 第一百零四章:我的女人
    “没想到你身为封家大少,就这般轻易的被几枚丹药收买了,那我以后是不是也要多备一些丹药在身上,收买一个封家大少,这件事怎么看都不亏啊!”穹影不免打趣道。

    “这不是几枚丹药的事,好吧!”

    “难道不是吗,当初人家拿来那么多丹药只是,你可是有过不相信的,可是等人家真正无所谓的将丹药交给你的时候,你才开始相信,或许那个人真的有着不一样的才能。”他就说有时候那丫头给他们吃丹药的时候就跟吃糖果死的,敢情人家自己就是一个丹药师,偏生的不惧灵力天赋的束缚,是个什么都敢炼的家伙,那些个东西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我……”封琼一时语塞,好吧,他这一生也就只有那么一次稍微有些看走眼了。

    “好了,不逗你了,他们回来了。”穹影看着虚空之中拍了拍封琼的肩,这小子可以放心了。

    “回来啦!”封琼回首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你骗我!”

    “这么久都等过来了,你急什么,最多一刻钟你便会见到他们。”封琼盯着穹影,这小子说的这般笃定!

    果然,还不足一刻钟的时候便见到南墨翎抱着林汐回来了。

    “南墨翎,你们……”

    “嘘。”

    “她怎么了?”封琼很是担忧的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穹影扶额,封家大少最紧要的不就是眼力见儿吗,怎的这般,那丫头很明显就是睡着了,不用问。

    “她睡着了,没什么大事!”

    “啊!”封琼微愣。

    “啊什么啊!不就是睡着了嘛,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晚课我们也是赶不上了,回去休息吧,明日指不定会遇见些什么呢!”说话间,穹影便拉着封琼离开,南墨翎见此便抱着林汐进了阁舍,还好,这丫头一旦入睡倒是没什么可以吵醒她的。

    “走什么走,我的阁舍在……”

    “人家夫妻俩郎情妾意的,你好意思回去嘛!”

    “我……”

    “我算是发现了,只要是一遇到同林汐有关的事,你的睿智聪颖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说什么呢!”他只是……好吧,他一时竟无言以对。

    “走吧,去我哪儿睡,正好我也就有个伴了。”封琼看了一眼穹影,不管他愿不愿意,好像也没得选。

    当封琼走进穹影阁舍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又受到了一些打击。

    “这秋茵竟还有这般的阁舍!”

    “厉害吧。”穹影很是自豪的说道,这可是花了他好些力气呢,他这个人的一声追求的并不多,无非就是希望自己吃好喝好睡好罢了,和那么多自己不喜欢的人住在一起,他才不愿意呢。“你觉得如何?”

    “钱烧的慌!”在这秋茵之地,各国王孙贵胄说不胜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要到这样的一个阁舍,那该是多少钱啊,又或者说不一定是有钱就可以办到的事,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不过想想,还好那丫头不知道,不然可得心疼的紧,这小子当初跟着他们的时候可是什么都吃丫头的喝丫头的!

    “你说你一个封家大少,大陆最有钱的就是你们家了,咋还这么抠呢!”

    “谁有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有钱也该用到有用的地方,他才不会如此呢。

    “切,好了,不同你讲了,今夜错过了晚课,明日等着我们的就是那些个修士的念叨,所以我们要好好的养精蓄锐才可以。”

    夜的沉寂温暖着每一个人的梦乡,南墨翎看着熟睡中的人儿,这个人注定是耀眼的,所以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总有一天他会昭告所有人,这是他南墨翎的女人。

    南墨翎看着林汐在她额前落下轻浅一吻,这一路上都未曾醒过的林汐在那一刻醒了过来。

    “南墨翎!”

    “汐儿,我……”南墨翎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汐会醒过来,一时也有些踌躇,他原本以为林汐是会生气的,从当初宴会之初,他便知道,这丫头看似大大咧咧的,其实心思最是单纯,要想她从身心都接受一个人其实也是难的,有时候自己强势一二,她反倒有些无所适从,那个时候她说到底都是被自己半强迫的接受了自己,那个时候除了在自己身边,她几乎没得选择,如今还是如此嘛!

    “这是你的阁舍?”林汐睁眼打量着四周,在他身边果然是最安心的,竟然就那样睡过去了。

    “是!”南墨翎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汐,她似乎看起来没有不开心,即便是醒了还是安静的待在自己身边。

    “封琼呢?”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封琼原本是同他住在一处的。

    还记得那小子!

    “他去了穹影那边。”

    “太好了!”林汐闭目养神。

    南墨翎倒是有些意外,她刚刚说太好了,轻浅一吻落在林汐的额前,她当真是接受了自己。

    这一夜万物寂静无声,一切都是那般平和无声却又顺其自然。

    从南墨翎他们离开后,烟忆便一直待在后山亭台静默了许久,不光是先前林汐带给自己的错愕,还有如今这挥不去的思念,自记事起,他便生活在那片冰雪之中赤焰之上,很少见过其他人,偶尔师父会来那赤焰寒冰中看看自己,可是一直以来师父告诉自己的也就只有仇恨,那个时候师父常说自己是被父母抛弃了的孩子,是被命运所不喜的,所以在那一场大战之后他们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但自己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走过来的,从未去想象过自己未得到的亲情到底是何种模样,就连师父的怜爱自己都不敢奢求一分,随时光流逝他总能从师父的眼中看到别样的情绪,似乎师父在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那复杂的情感让他不敢去想象,可就在刚刚林汐抱住自己的那一瞬间,儿时从未忆起的亲情温暖涌上了心头,脑海中闪过的是自己从未有过的懦弱,那般无助的自己就似心魔一般萦绕于心头,走在一片迷雾中看不到尽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