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 我在仙界收破烂 > 第七十四章 两女谈心
    “江峰?”

    “嗯,小曼我在,出什么事了么?”

    江峰眉头一挑,如果不是他听力好,凭秦曼的声音还真难判断她说了什么。

    “娇娇她现在就在咱们家……”

    纳尼?江峰瞪大眼睛,呼吸瞬间一紧,安娇在他们家里,什么情况?

    “我打电话安慰娇娇的时候,我说家里没人,你中午也不会回来,反正她也是一个人,就让她过来了,我感觉这是个给你们修复关系的机会,这才悄悄给你打的电话,不能让她知道……你要不要过来?”

    秦曼此刻坐在厕所里,紧张的捏着衣角,她的语气带着些许试探,却更带着几分期待,恐怕没有人比她更希望江峰和安娇能修复关系了。

    “好,我马上回来!”

    江峰暗暗捏拳,当即答应,他本来就站在安娇的办公室门口,做好了道歉的准备,现在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他怎么会拒绝?

    “嗯嗯。”

    听到江峰答应的果断,秦曼心底一喜。

    “不说了,等我五分钟!”

    江峰边说边火速回家……看来他运气的确不错,老天都在帮着他,如果让他单独找安娇,后者恐怕连他的面都不想见,可现在有秦曼在旁协调,无疑是最佳的机会。

    ——

    此刻家中,秦曼正坐在沙发上,怀里还搂着闷闷不乐的安娇。

    别看她平时冷丽,难以近人,可那更多是一种伪装……也只有秦曼懂她心底的一面,她也毫无掩饰的将自己表露在秦曼面前,并且极其珍惜两人的友谊,这也是为何即使江峰住在这里,秦曼一叫她,她也就过来的缘故。

    “娇娇,别哭了,让你的学生看见,可怎么评价你哦?”

    秦曼一副姐姐安慰小妹的模样,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媚苏的声线此刻格外温纯。

    “我也只有在你面前才会这样嘛……”

    安娇揉了揉眼睛,对秦曼的调侃不满道。

    说实在的,看着安娇委屈的模样,秦曼心底也不好受,尤其当安娇把那张字条给她看后,连秦曼也有些暗恼江峰的冲动……当然让她更无语的,却是江峰会大意到让安娇把条子抽走?

    俗话说恶语不说人前,一向理智冷静的江峰,今天好像也做了次傻瓜。

    好在不幸中的万幸,江峰提前打电话来跟她解释了一句,她也清楚这次只是个意外,否则依她对江峰的了解,怎么都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才对。

    “我怎么能不气?看着他平时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背地里却这么恶语别人!”

    听到秦曼的安慰,安娇更是委屈,江峰口口声声说和她没关系,让别人不要想太多,还说她私下极难相处,更甚者说为何要问这种奇怪的问题……难道这种问题,在他眼里只能算作“奇怪”的问题么?

    才在安娇心里有所改观的江峰,形象瞬间便是崩塌了下来,甚至比以前更丑陋,虚伪,不堪入目……算了,连她都找不到形容词了,总之很恶毒就对了。

    看到好友的样子,秦曼噗嗤一笑,引得安娇蓦然翻了个白眼。

    “曼曼,你笑什么,没看到我哭的伤心么。”

    “娇娇,按理说从大学到现在,你也受过不少的非议才对,怎么今天就这么在意……虽然说江峰写了不好的话,但那张字条也不算诋毁不是吗?”

    秦曼眨着大眼睛,有趣的问道。

    “我……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喜欢他,我才不会看他一眼!”

    安娇被秦曼问的有些不知所措,赶忙扯出其他的事来打掩护,果不其然,提到这里,秦曼面庞窘了一下,识趣的不再谈这个问题。

    “哼,我对他改观不少,他却丝毫没看出来,还把我的形象这么丑恶化,难怪你对他那么好,他都没有关心过你的态度,他太自我了!”

    安娇越说越觉得在理,江峰之所以看不惯自己,还熟视无睹秦曼的感情,多半就是因为以自我为中心,总是考虑自己,没有看到别人的改变,才会这样的。

    没错,一定是这样。

    “好了娇娇,再这么说他,我可就不高兴咯。”

    秦曼脸色正经了些,说完还轻轻刮了下安娇的鼻子,惹得后者一阵鼓气。

    “江峰并非你想象的那样,一直以来,他都在帮我,关心我,虽然我们俩暂时没能在一起,但他依然是我在这个城市里,最好的朋友……还有依靠。”

    想起过往片段,如同昨日清晰可见,秦曼温情一笑,娇艳的容颜在这一刻莫名圣洁,看得安娇都有些呆了。

    “他是你最好的朋友,那我是你什么?”

    安娇眯着眼望她,有些不开心。

    “在我从学校遇到你之前嘛,咯咯……”

    很快,两女便有些嬉闹了起来,安娇的情绪也好了许多。

    “你不是总问我,为什么会看上江峰么,我之前一直回避,现在只有咱们俩,我也就讲给你听听,不过你可不许笑话我。”

    秦曼表情有些扭捏,但也种下了决定的认真。

    “好。”

    安娇打起了些精神,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秦曼当年在学校经管院内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佳人,即使在整个大学中,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怎么会喜欢上一个超市老板呢,这也太过不可思议了些。

    “我家境一般,父母都是普通人,所以小时候也算认真学习,才考到了好的大学,也遇到了你,大学四年中虽然很多追求的男生,有好看的,有能力的,有资本的,但我都没有答应,或者说……在我眼里,他们是不真实也不值得托付的,甚至四年过去也没有交过一个男友。”

    安娇点了点头,这些她部清楚,也正是因为秦曼的洁身自好,两人才会迅速建立起密切的友谊,连她也跟着秦曼,四年单身。

    可这却是她最奇怪的一点,秦曼能在纷扰的大学中,忍住四年没有找男友,无论眼光还是挑剔度都应该很高才对,怎么会看上江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