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五章 忘记带脸了吧?
    不愧是“专业调戏民女”的谢公子,即便是楚画梁换了张桌子,也能厚着脸皮继续贴过来。

    小二翻着白眼放下饭菜,不过酒楼来者是客,拼桌这种事,人家姑娘没开口,她也不能强行把人拖走。

    楚画梁又不是真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就算是被一个男人直勾勾地盯着看,照样一口菜、一口饭吃得欢快,还有心情品味古代纯天然无添加的蔬菜大米。反倒是看人的谢玉棠浑身难受——也就是普通的菜色,有那么好吃吗?

    “谢公子。”楚画梁抬了抬头,凉凉地道,“就算你再看,我也不会请你吃饭的。你不是不缺钱么?”

    “……”谢玉棠气结,他哪儿像是吃不起饭要找一个小贼打秋风的样子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楚画梁叹了口气,一张口,正要说什么,正好楼梯处传来一阵喧哗,四五个年轻人说说笑笑地走上来,也把她的话吞了回去。

    摇摇头,她干脆低头,继续吃!不吃完浪费,粒粒皆辛苦!

    谢玉棠想掀桌,心里痒痒的像是有两只小虫子在爬来爬去——有什么事你说,你说啊!

    “你怎么在这里?”当先走上来的少年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然后像是反应慢了一拍,再次猛地转过头来,一声大喝。

    “本公子在哪儿和你有关系吗?”谢玉棠一声嗤笑,“啪”的打开扇子摇了摇,一脸的不屑。

    “楚兄,跟这个纨绔有什么好说的,咱们喝酒去。”身后的同伴拉了拉他。

    “没你们的事。”少年咬牙甩开,目光却没看谢玉棠,反而死死盯着楚画梁,声音压了压,“楚绘!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有脸出门?”

    “跟我说话?”楚画梁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很无辜地道,“我的脸好好长着呢,当然有脸出门了,倒是小公子你——难不成出门太急了,不小心把脸丢在家里没带上?”

    “……”

    “…………”

    二楼一片死寂。

    “噗——哈哈哈哈……”谢玉棠一愣之后,捧腹大笑,一边笑,一边拍桌子。

    “楚绘!你竟敢这么跟我说话!”那少年气得满脸通红,指着她的手指都在发抖。

    楚画梁脸色古怪,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这才开口:“你谁啊?”

    “你、你、你……”少年咬牙切齿道,“我是楚绍!楚国公世子!”

    楚画梁愣了愣,楚国公世子——楚缦那个双胞胎哥哥?隔了一会儿,她才勾了勾唇角,一巴掌拍开楚绍几乎戳到她脸上的手指,嘲讽道:“你还知道你是我弟弟?听你说话,还以为你是我爹呢!见到长姐开口就是你呀你的,见礼都不会,这也是楚国公的家教?”

    “楚绘,你别在这儿丢人现眼,还不赶紧回去!”楚绍冷哼道,“何况,母亲不可能允许你出门,你是偷跑出来的吧?该不会还想对五皇子死缠烂打吧?”

    这话一出,他身后的几个公子脸色都奇怪起来。

    这就是那个与五皇子自幼订了婚约又被登门退亲的楚家大小姐?嘴巴是损了点,可看起来还挺正常的,不像是传说中那么……奇葩嘛。

    “本公子看来,世子你倒是比楚大小姐更丢人现眼些。”谢玉棠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说道。

    “你说什么?”楚绍的脸颊肌肉一阵扭曲,“谢三,别以为你顶着谢家的名头,就真以为你和我们是一路人了。”

    “别,千万别!”谢玉棠闻言,一脸惊恐地摇手,“本公子可是时刻谨记出门带脸的,和你们这样丢三落四的人肯定不是一路!”

    “谢玉棠!”楚绍一声怒吼。

    “你爷爷在呢。”谢玉棠顺口答道。

    “你……”楚绍脑袋一热,差点要冲上去,被身后的同伴眼明手快地一把抱住,连楚画梁都顾不得了,就往楼下拖。

    楚画梁听着混乱中飘过来的几句“谢家”什么的,眨了眨眼睛,再回头看到谢玉棠的笑脸,不声不响地抓起一盘只剩下汤底的爆炒菌菇丝,“啪”的一下就往那张俊帅得天怒人怨的脸上一扣。

    “哇!”谢玉棠一声惨叫,猛地蹦了起来,拼命用衣袖抹脸,“你干嘛!”

    “就算他再不成器,也是我弟弟。”楚画梁幽幽地盯着他,吐出两个字,“爷爷?”

    “就这?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女人!”谢玉棠擦得衣袖上满是汤汁,干脆再拉起衣摆来继续擦脸。

    “本小姐也没见过你这么鸡毛的男人。”楚画梁一脸的嫌弃。

    半天就换两套衣服了,何况那盘是炒菜,就剩下一点儿汁水,至于么?

    “怪我喽?”谢玉棠放下衣服,眼睛通红地怒视她。

    “……”楚画梁一怔,随即猛地笑出来。

    这么一会儿功夫,却见对方那张俊脸上居然冒出无数细小的红点来,这一脸的麻子,看起来简直惨不忍睹。当然,这毛病在现代有个很通俗的名字:菌菇过敏症。

    “大小姐,我今天遇见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好么?”谢玉棠一屁股坐回去,没好气道。

    “是你把我当贼的。”楚画梁挑眉。

    “你是楚家大小姐,居然翻墙。翻墙啊!”谢玉棠叫屈。

    “你见过有贼大白天翻墙的?”楚画梁白了他一眼。

    “你啊!”谢玉棠一拍桌,理直气壮。

    楚画梁习惯性开口想怼回去,但一抬头就看见那张麻子脸,不由得“噗嗤”一笑。

    “有什么好笑?本公子就算长麻子也一样帅得天地难容!”谢玉棠一甩头,抓起茶杯一饮而尽,硬是喝出了喝酒的气势。

    “噗——”楚画梁笑得肩膀一抽一抽的。

    就算这真是个纨绔子弟,可看起来也比楚绍那一群名门公子可爱多了。

    “算了,我先走了,下次再找你算账!”谢玉棠扔下茶杯,顺手放了一块碎银子在桌上,回头喊道,“茶钱!有多的就给那位小姐结了饭钱!”

    说完,他也不管自己还顶一脸麻子,摇着折扇,风度翩翩地往楼下走,遥遥一回头,还对楚画梁挥挥手。很快的,就听到楼下响起的一阵惊叫和哄笑声。

    “好咧。”小二笑眯眯地答应一句。

    楚画梁哭笑不得,别说结她的饭钱,怕是再点几桌这样的也够了,果然是记恨她说他打秋风吧?这男人,不但鸡毛,还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