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七章 是不是亲生的!
    楚画梁回到楚国公府的时候,没有再爬墙,而是顶着守门的侍卫如见鬼魅的神色,大大方方从正门走进去的。

    一来墙外没有垫脚,以她现在这个身体的情况,爬墙有点儿不实际,二来么,出都出去了,事实已成,这关口上楚风耀和张氏难不成还能抽她一顿吗?要是跪祠堂什么的,这不还有伤呢,大不了再晕一次呗。

    要是昨天楚绘当堂撞死也罢了,可既然没死,五皇子又被禁足,宫里情况不明,这会儿楚国公府都不敢让她死。

    “你这孽女!竟然还有脸回来!”一进大堂,楚风耀猛地站起来,指着她大骂。

    楚画梁眨眨眼睛,很是无语。怎么一个两个都喜欢问候她的脸,她明明很有脸好吗?穿越了一回,再不用顶着脸上那块烧伤的疤引人侧目,真是再好没有了!

    何况,她的目光扫过去,楚风耀、张氏、楚缦,还有个比楚缦年幼些的姑娘和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应该是楚风耀庶出子女楚绫和楚续。她就是没经过同意出了个门而已,至于家人一起等在这儿吗?

    “老爷,您先消消气,绘儿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张氏扶着楚风耀的背给他顺气。

    “还不都是你给惯的!慈母多败儿!”楚风耀一声冷哼,没好气道,“皇后娘娘召见,宫里的轿子等了有一会儿了,还不赶紧收拾收拾跟天使走!”

    楚画梁一挑眉,皇后?这还真是等不及啊。

    刚才回府的路上,她已经在市井中打听了不少消息。当今皇后不是皇帝原配,而是继后,元后病逝十年有余,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就是皇嫡长子,也就是东陵的太子沐千御,而继后是从贵妃扶成皇后的,膝下仅有一子,便是五皇子沐千华。只可惜,按照东陵律法,沐千华是皇后做贵妃时生下的儿子,所以依旧是庶出,皇帝也唯有太子一个嫡子,除非,皇后这个年纪了能再生一个儿子。

    而沐千华和楚绘的婚约,说出来也是狗血,好像是楚国公夫人,楚绘的亲娘对当年还是个嫔的刘皇后有救命之恩,才定下的这桩婚事。当然,谁知道当年的刘嫔会有登上后位的那一天呢?和楚国公府联姻,不仅不吃亏,还是捡了个大便宜呢!

    “要觐见皇后娘娘可不能马虎,白芷,赶紧陪大小姐回房去换件衣裳。”张氏回头吩咐自己的贴身丫头。

    “不用了,母亲。”楚画梁笑眯眯地阻止,“女儿的衣裳还算干净整齐,若是让皇后娘娘久等更是不敬。”

    开玩笑,让你的丫头拿衣服,打扮成小丑去宫里丢人现眼么?

    张氏一愣,正要说话,楚风耀已经不耐烦地一挥手:“绘儿说的是,李公公已经等了许久,快些上轿吧。”

    “是,父亲。”楚画梁应道。

    就在这时,侍卫引了几个内侍过来,为首的一个大太监一脸假笑,尖声尖气地道:“楚大小姐可让娘娘好等,这就启程吧。”

    “有劳公公。”楚画梁露出笑容,行礼的同时,一个小小的荷包就塞了过去。

    她今天出去办事,身上本就带着不少银钱,虽然这些内侍惯会看碟下菜,见风使舵,但得罪小人实在划不来,破财消灾吧。

    果然,那李公公捏了捏荷包,不动声色地收进衣袖里,脸上的笑容也真挚了些,引着她出门,上了一顶青布小轿,晃晃悠悠地往宫门去。

    楚国公府距离皇宫并不远,楚画梁稍稍掀开窗帘一角往外看去,只见轿子进了皇宫偏门,一路往深处走去,沿途的建筑也越见恢弘精致,直到停在一座华丽的宫殿前。

    “楚小姐,后面就得您自个儿进去了。”李公公为她打开帘子。

    “请公公带路。”楚画梁道。

    “这边请。”李公公虽然也奇怪这位小姐似乎与五皇子所说不同,但他一个跑腿的下人显然也不管这么多,把人带到皇后面前就是。

    “皇后娘娘,楚国公府楚绘小姐到了。”李公公轻声道。

    好一会儿,珠帘后贵妃椅上的刘皇后才慢慢坐起了身子,漫声道:“请楚小姐进来。”

    楚画梁得到了示意,微微垂下目光,走到了珠帘后,学着电视剧的模样微微屈膝一礼:“楚绘见过皇后娘娘。”

    “不必多礼了,你过来些。”刘皇后招了招手。

    见她竟然没挑剔自己不可能规范的礼仪,楚画梁也松了口气。她完没有楚绘的记忆,所谓入乡随俗,想要用这个身份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有些东西恐怕要越早学起来越好呢。

    “本宫知道你有怨气,华儿这事……确实莽撞了些。”刘皇后拉着她的手,微微叹了口气。

    楚画梁沉默,真正的楚绘不堪羞辱,已经一头撞死在你儿子眼前了,而皇家也不过觉得五皇子的行为是“莽撞了些”,亏得前楚国公夫人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也是有够凉薄的。

    “本宫并不是不通情理的长辈,你们这些孩子有什么想法,怎么就不跟本宫说呢?非要闹成这样。”刘皇后无奈,精致的妆容下,一双杏眼含愁,仿佛就是天下最慈祥的母亲。

    楚画梁歪了歪头,暗自腹诽。

    把沐千华单方面的移情别恋、背弃婚约说成是楚绘和沐千华感情不和要闹分手,没知会父母就私下解除婚约——睁眼说瞎话到这种地步,皇后娘娘您也是绝了。

    “本宫也有年轻的时候,当年……哎。”刘皇后忽的抿嘴一笑,拉着楚画梁坐在她身边,亲亲密密地道,“旧事不提也罢,不过咱们女人总得对自己好一些,强扭的瓜不甜,即便是诞下了太子和三公主的先皇后……罢了,本业不该和你说这些,你放心,婚约的事,本宫会帮你善后,不会让楚国公府难做的。”

    “皇后娘娘说什么呀?”楚画梁扑闪扑闪着眼睛,满脸的懵懂无辜,“父亲和母亲自然是遵从旨意的,哪有什么难做,娘娘言重了。至于臣女和五殿下……”

    说着,她微微低头,硬是让耳根憋出一抹血色来,仿佛害羞一般,轻声道,“臣女自幼得母亲教诲为妻之道,贤德不嫉妒,何况五殿下是天之骄子,臣女本是高攀。若是殿下当真对二妹妹有意,臣女做主,让殿下纳了妹妹可好?”

    “……”刘皇后听得目瞪口呆,随即被气了个倒仰。

    纳了?纳妾?先不说其他人肯不肯,普通百姓都没有姐妹共侍一夫的说法,堂堂楚国公府,若是闹出妻妾同嫁的丑闻来,这种耻辱,是接亲还是结仇呢?

    这种主意都敢说,你到底是不是楚国公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