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十章 压惊费
    “别动。”慕容筝伏在她肩头,热气随着低低的话音一丝丝钻进耳内,“我的身份被禁军发现挺麻烦的,相信你也一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楚画梁的动作顿了顿,磨了磨牙,凑过去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道:“二公子,你的病……不会传染吧?”

    慕容筝发出一阵闷笑,楚画梁和他贴得太近,都能感受到胸腔的震动。

    咬咬牙,她的指尖冒出一截亮闪闪的针尖来,犹豫了一下,又换了个位置戳。

    怕你疼死……算了,疼个半死得了,对你身体还有好处,便宜你了!

    慕容筝只觉得后腰微微一麻,下意识地运气一周,却没发现任何不适,虽然有些疑惑,但这时候也只能先按捺下去。

    “谁在那儿?”一个领头的士兵喝了一声。

    “滚!”慕容筝故意沙哑了嗓子,回头斥道。

    那禁军队长一愣,借着火把看清楚巷子里的情景,疑心顿时降下去七八分。

    虽然看不清楚脸,但这打扮一看就是非富则贵,这一带又都是公侯勋贵的府邸,大约是哪家的公子小姐幽会偷情?不管怎么说,只要不是刺客,小小的禁军队长实在也犯不着得罪人。

    “队长,在那边!”远处有人喊了一句。

    “走!”禁军队长脸上一沉,一挥手,风风火火地带队追过去。

    慕容筝松了口气,压下心里一丝隐忧。

    曲长卿向来机灵,既然敢现身,想必引开追兵后不难脱身。

    “可以放手了吗?”楚画梁一字一顿地道。

    “得罪了。”慕容筝回过神来,淡定地松手,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楚画梁整理了一下衣服,拍拍裙摆上染的灰,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那……我走了?”慕容筝试探道。

    “就这么走?”楚画梁抱着双臂瞪他。

    “那……楚小姐想怎么样?”慕容筝也无奈。

    要不是天上砸下来个姑娘,他这会儿早就回到豫王府了,哪儿还用曲长卿过来帮忙救场,回去非要被他笑死不可。可……再想想,楚画梁其实也挺无辜的啊。

    “请我吃饭。”楚画梁一挑眉。

    “现在?”慕容筝一愣。

    “刚出宫。”楚画梁很坦然地一摊手,而她的肚子很配合地正好“咕噜”叫了一声。

    慕容筝一转念,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再看眼前的女子丝毫没有忸怩作态的爽朗,不由得一笑:“好。”

    “那就走吧,你带路。”楚画梁的心情终于愉悦起来。

    没办法,她也是刚刚才想起来,进宫的时候除了习惯性收藏的针囊,其他零碎东西都被扣下送回府了,刚刚又走得急,所以她这会儿……没带钱!刚好有个现成的冤大头可以宰——不对,那是压惊费!

    “楚小姐请。”慕容筝一摆手,带着她往巷子另一边走去。

    “你的身体没事了?”楚画梁跟上,边走边问。她自己用的力气自己知道,普通人都要痛一会儿的,这病秧子该不会是死要面子强撑吧?

    “不发病的时候,与常人无异。”慕容筝谨慎地道。

    楚画梁皱了皱眉,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她对豫王府那样保家卫国的英雄天然是有好感的,不过毕竟交浅言深,何况这位二公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让她觉得哪儿怪怪的,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协调感。

    “就这儿吧。”慕容筝忽然道。

    楚画梁一怔,倒不是慕容筝带她去的是什么奇怪的地方,而是太普通了,就是夜市边上一个小摊子,除了自家搭的简易炉灶,总共就只有两张桌子和几条长板凳。

    “别看这里破旧,王婆的馄饨可是京城一绝。”正好一桌客人结账走人,慕容筝笑眯眯地坐下来,一边挽起衣袖,熟练地把客人用过的碗叠在一起放到一边,随即又道,“大小姐怕是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吧?不妨尝个新鲜。”

    楚画梁一声轻笑,也不嫌弃那已经变成亮黑色的板凳,在他对面坐下来。

    “王婆,来碗荠菜馄饨。”慕容筝喊了一声,又询问地看向楚画梁。

    “和他一样。”楚画梁道。

    “好嘞!”炉灶后面的老婆婆答应一声,额头的皱纹笑开了,像是一朵菊花似的,一手抓了一把馄饨丢进煮沸的锅里,一边道,“第一次见二公子带姑娘来,今晚的馄饨,王婆请你们!”

    “那就谢谢王婆了。”慕容筝也不见外。

    “这些百姓都认得你?”楚画梁想起下午的事,随口问道。

    “因为我是豫王的二公子。”慕容筝一声低笑,“我爹和我大哥可是东陵的战神,百姓不过爱屋及乌罢了。”

    “节哀。”楚画梁想了想,一脸同情。

    太过耀眼的父亲和兄长,偏偏自己还是个病秧子,这心里落差……啧啧,这孩子还没被养歪就是豫王妃厉害了。

    “同喜。”慕容筝抬了抬眼皮。

    “……”楚画梁无言以对。

    这话接得……让她怎么回答啊混蛋!

    很快的,两碗热腾腾的馄饨上桌,清澈的汤底上撒了几粒葱花,散发出扑鼻的香气。

    楚画梁是真的饿了,也不客气,拿起勺子,舀起一个馄饨,吹了吹,忙不迭地送进嘴里。

    “怎么样?”慕容筝笑吟吟地看着她。

    “……还行。”楚画梁看看勺子里咬了一口的馄饨,半晌才给了个评价。

    馄饨倒是不难吃,但也说不上什么美味,就是很普通的馄饨的味道,至少她觉得,中午那家酒楼的馄饨就更好吃,就这——京城一绝?这位慕容二公子不只是身体有毛病,连味觉也有毛病吧?

    “喜欢就好。”慕容筝舒了口气,吃起了自己碗里的馄饨。

    “你喜欢这个?”楚画梁拨了拨馄饨,疑惑道。

    她并不嫌弃任何食物,然而,堂堂豫王二公子,请她一个姑娘家到这种小摊上吃饭,按照一般小说里写的,不应该是这里的馄饨是所谓高手在民间,特别特别好吃才对吗?可眼下这个……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王婆,你一个人日子也不容易,不用你请。”慕容筝动作优雅地吃完一碗馄饨,起身往灶台上放了几枚铜钱。

    楚画梁咽下最后一口汤,眨眨眼,突然冒出一个有点奇怪的想法……他,该不会,是因为这里——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