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十七章 天元五圣,绯花妖刀!
    就算慕容筝走了,楚画梁也没特别关照厨房里生死不知的谢玉棠,而是继续手里的活计,把羊肠清洗干净,刮尽脂肪,泡在皂角果浸的水里——这是这个时代最容易找到的碱性溶液了。

    等做完这一切,已经过去了大半夜。

    谢玉棠迷迷糊糊从昏沉中醒来时,听到的是一阵什么东西被煮沸时发出的咕噜声,一睁眼,却见他靠着的那口灶台已经生起了火,上面架着一口大锅,里面煮开了大半锅清水。

    楚画梁已经换掉了一身血衣,用一块布巾包住头发,拿着个大勺子在锅里搅动着。

    谢玉棠咽了口口水,很有一种自己就是那只正要被下锅煮了吃的猎物的荒谬感。

    “醒了?”楚画梁没看他一眼,用那个大勺子在锅里捞啊捞。

    “……”谢玉棠惊悚,煮了一锅刀子是想干什么?吃吗?谁吃?

    “我这里没男装,你将就一下,自己去清理干净,免得伤口感染。”楚画梁一把把仔细擦干高温消毒的手术刀,一边指了指厨房另一边冒着热气的木桶。

    谢玉棠虽然听不懂“感染”是什么,但好歹明白她的意思,只是看到木桶边上叠着一套青色女装就忍不住黑了脸。

    “本小姐新做的衣服,还没上过身,要赔的!”楚画梁瞪了他一眼。

    “…………”谢玉棠黑线,这是要赔的问题吗?重点是这是一套女装啊女装!

    “得了,不想穿就不穿,光着吧。”楚画梁不耐烦道。

    “你还是不是女人!”谢玉棠哭笑不得。

    “我一个女人都没在乎看了长针眼,你一个大男人还扭扭捏捏婆婆妈妈的,你比女人都不如?”楚画梁一声冷笑,端着一个托盘过来,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大夫面前,不分男女。”

    “你是大夫?”谢玉棠惊奇地看向她托盘里的东西。

    各种造型古怪的小刀、剪刀、钳子?是钳子吧?纱布还算是正常的,居然还有绣花针!另外有一卷不知道什么材料的线,以及……烈酒。

    他只是动了动鼻子,就分辨出那是上好的烧刀子,京城能买到的最烈的酒。

    可这些东西堆放在一起,除了纱布之外,哪一样像是大夫用的了?

    “那一刀几乎砍断了你右肩的经络,骨头好接,但经脉么,就算能保住手,以后也别想拿剑了。”楚画梁凉凉地道。

    谢玉棠脸色一黯,但很快又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笑容:“没事,还有一只左手可用。”

    楚画梁摇摇头,没揭穿他的逞强。一个右撇子换左手,怎么练也练不回右手拿剑的水准的。

    没再多说什么,她只是平静地说道:“动作快点,再不治的话,你这只右手就只能砍掉了。”

    谢玉棠叹了口气,见她完没有回避的样子,只得背过身去脱掉了上衣,给自己留了条长裤——横竖他受伤的是肩膀。

    木桶中的水有些微烫,冲在伤口上洗去血渍,那滋味真是谁尝试谁知道。

    谢玉棠痛出一头的冷汗,又瞟了一眼那冲洗过后泛白却更显狰狞的伤口,自己都有些怀疑。这手居然还能保住?原本以为必须得卸掉了呢,毕竟那是几乎把身体砍成两半的一刀!

    “来吧。”楚画梁说道,“我现在没有麻沸散之类的东西,针灸只能降低痛感,不可能完封住,你自己忍忍。”

    “这点小痛本公子……你干什么!”谢玉棠话说到一半,看见她的动作,差点没跳起来。

    她她她居然在穿针引线!

    “干什么?当然是把你的伤口缝起来,不然裂成这样你以为它自己能长好?”楚画梁一脸“你大惊小怪”的表情。

    “缝、缝起来?”谢玉棠瞠目结舌。

    “就像补衣服一样,很快的。”楚画梁挑了挑眉,“你运气好,虽然临时赶制的羊肠线还不太好用,但本小姐手艺好,保准不会断!不过这里也没法做什么检查,你就保佑你不是什么易过敏体质吧。”

    谢玉棠听得一头雾水,被她的手在伤口上按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一屁股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

    楚画梁出手如风,几根银针封了伤口附近的穴道。

    谢玉棠本来想挣扎,但银针入体,肩膀处传来的剧烈痛楚瞬间麻木了不少,让他不由得一愣。

    这位大小姐没说谎,她是真的会医术,而且很高明!

    “不妨说说,追杀你的那位是什么人?”楚画梁随口问了一句,手里却熟练地用纱布沾了烈酒擦拭伤口周围的皮肤消毒,随即挑起一把手术刀,开始削去伤口边缘腐败的肌肉。

    “知道天元五圣吗?”谢玉棠的声音有些颤抖,拳头直觉反应地抓紧了膝盖的裤子。

    “当世五大高手之类的?”楚画梁猜测。

    “差不多吧。”谢玉棠撇了撇嘴,有点不情愿地道,“天元五圣之一,绯花妖刀,杀手组织摘星楼的首领。”

    “他是职业杀手啊?”楚画梁差点咬掉舌头。她那病秧子未婚夫居然是杀手,还是五大高手之一,这也太扯了!京城的人都死了吗?哦,就是因为隐藏身份所以才装病的!

    于是,就在慕容筝还茫然不觉的时候,他的底细差不多已经被他的未婚妻掀了个底朝天了。

    “我也很厉害的!”谢玉棠道。

    “你厉害,还不是被追得像是老鼠一样逃命?”楚画梁不以为然。

    “我那是被暗算的!”谢玉棠气急。

    “得了吧,人家是什么五大高手之一,还用得着暗算你?”楚画梁一声嗤笑,转过了话题,“你倒是讲讲,天元五圣,另外四个是什么人?”

    “霸王神枪北宫玄,现在是北狄国师,鬼手修罗唐堇,听说是西凉人,但江湖上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很少。”谢玉棠说着,缓过一阵疼痛,尽力压制自己不去看伤口被怎么折腾,目不斜视地盯着灶台继续说道,“沧浪剑客,姓名来历均不详,缥缈仙子,只知道是个女人。”

    “完了?”楚画梁抗议,“什么都不详?”

    “所谓高手,有战绩就够了。”谢玉棠道。

    “也是。”楚画梁同意,顺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好了,动一下。”

    “什么好了?”谢玉棠一愣,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肩上巨大的伤口已经合拢,除了一条蜈蚣似的疤痕之外,竟然干干净净。这女子,引着他一直说话,难道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吗?

    “五天之内不要碰水,一个月不要用力,一年以内不要用剑。”楚画梁收回止痛的银针。

    “一年后呢?”谢玉棠下意识地道。

    “当然是好了啊!”楚画梁理所当然道。

    “好了!”这回谢玉棠是真的蹦起来了,一声怪叫,“你不是说我的手会废!”

    “那是庸医。”楚画梁一抬下巴,指指自己,“可本小姐是神医,最好的。”

    谢玉棠张了张嘴,太过惊喜反而说不出话来。本来捡回一条命就是万幸,他自己都做好了改练左手的打算了,谁知道……给治好了?治好了?随便遇见个大小姐,居然是神医?

    “现在,我们来谈谈医药费问题吧。”楚画梁干咳了一声,唤回他的神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