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十九章 真的病危了?
    回到楚国公府,楚风耀还在早朝上未归,倒是张氏和两个女儿楚缦、楚绣都在大厅,一身的盛装,显然也得到了消息。然而,看到楚画梁,连年纪最小的楚绣脸上也没有嫉妒,反而充满了幸灾乐祸。

    “好了,绘儿赶紧去换衣服,准备迎接天使。”张氏的目光在楚画梁身上湖水色的罗裙上停顿了几秒,随即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

    “是,母亲。”楚画梁微笑着答应一声。

    “哼!等她知道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哭呢。”后面隐隐约约传来楚绣的声音。

    “绣儿别胡说。”张氏淡淡地道,“雷霆雨露,俱是天恩,那也是你大姐姐的命。”

    楚画梁的脚步微微一顿,唇边勾起一丝讽笑。

    既然都阖府皆知了,想必桃叶那个咋咋呼呼的丫头肯定也知道。

    “小姐!”果然,桃叶一看见她就眼泪汪汪地扑上来。

    “说清楚,出了什么事。”楚画梁一边说,一边自己解开衣带。

    “是、是、三天前的夜里,豫王府急招了太医,到现在还没个结果,都说……豫王病危了。”桃叶哭丧着脸道。

    “什么?”楚画梁手上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病危?几天前他不是还生龙活虎地追杀谢玉棠么,怎么一会儿就病危了,这是骗鬼呢!

    “小姐,要是豫王真的……那可怎么办啊!”桃叶急道。

    “怕什么,这些年他都‘病危’过多少次了,还不是好好的。”楚画梁不以为然道。

    既然知道了原因,她就不担心了。八成是皇帝怕豫王这次要挺不过去,怕她一时想不开再闹出点事来不可收场,所以先封一个郡主堵她的嘴——毕竟这前身楚绘可是有当堂触柱的前科的。

    不过,反正她是不信慕容筝会死,就算他真要死也无所谓,她也不介意抱块牌位成亲顺便接收豫王府财产的。

    “小姐!”桃叶一顿足。

    “行了,你先下去吧,我饿了。”楚画梁打断道。

    “……是。”桃叶咬了咬嘴唇,不甘不愿地退了出去。

    楚画梁顺手抓了一件浅紫色的衣服换上,想了想,转身打开窗子,探头出去张望了一下,随即朝着对面屋脊勾勾手指:“出来。”

    良久,院子里鸦雀无声。

    “怎么,以为本小姐诈你们呢?”楚画梁冷笑。

    这回,屋顶上终于跳下来两个人,都是一身黑衣,不过没有蒙上脸。一男一女,都很年轻,单膝跪地道:“豫王府暗卫玉衡、摇光见过楚小姐。”

    楚画梁一手懒洋洋地搭在窗台上,打量了他们一会儿,也没叫他们起身,忽然问道:“你们王爷,真病了?”

    “呃……是。”两人低头应道。

    “真的?”楚画梁一挑眉,语气带着点儿上挑,这若是帮会里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绝对是有人要倒霉的前奏。

    “真的!”两人赶紧答道。

    “很好,去告诉你家王爷,本小姐明儿去探病!”楚画梁道。

    “……是。”两人互相看看,只得先应了下来。

    反正……未来王妃关心王爷也是好事不是?至于王爷那边,应该没问题的吧!

    楚画梁“啪”的一下关上窗子,整了整衣裳,正好桃叶端了一碟玫瑰酥进来,她随手捞了两块垫垫肚子,就跑去正厅了,正好赶上天使进门。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楚国公嫡长女楚绘聪慧敏捷,端庄贤淑,性资敏慧,风姿雅悦。特封为幽兰郡主。钦此!”

    “臣女谢陛下恩典。”楚画梁稳稳地接过圣旨。

    虽然是个没有封地的郡主,但也是实实在在的封号。郡主为亲王女,也就是说,现在楚画梁哪怕不做豫王妃,就凭她自己,还比楚风耀高了半级!

    “恭喜郡主了。”传旨的李公公笑容满面地道,“除了郡主应有的封赏,皇后娘娘另赏了郡主宫女两人,教授宫中礼仪规矩,可见娘娘对郡主的疼爱。”

    “谢过皇后娘娘。”楚画梁假笑。

    那个皇后有这么好心?怕不是特地派两个人来折腾她的吧!

    “那么,杂家就回宫复命了,不劳远送。”李公公又收了个红包,心满意足地走人。

    “真是恭喜大姐了呢。”楚缦微笑道,“有皇后娘娘如此疼爱,真是让人羡慕。”

    “羡慕?”楚画梁朝她笑笑,随即红唇一勾,慢悠悠地道,“再羡慕,也不是你的。”

    说完,扬长而去。

    “娘,她、她……”楚缦等着她的背影目瞪口呆。

    怎么就是脑门上撞了一下,就撞成这副模样了?该不会是撞疯了吧!

    “不用理她,且看她能得意多久。”张氏不屑。

    嫁去那样的人家,等她一守寡,又没有娘家支持,还真以为能做豫王府的主不成?

    而楚画梁根本不理会她们,径直回了青芜院,果然看见屋里多了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桃叶和柳丝在一边警惕地看着她们。

    “金盏、玉台见过大小姐。”两个一样打扮的姑娘盈盈参拜。

    “起来吧。”楚画梁一眼扫过去,不禁一挑眉。这不止是打扮,连相貌都是一模一样,双胞胎?

    “这是小姐的东西。”左边的金盏笑眯眯地双手捧上一个木盒。

    楚画梁随手接过,不在意地打开,横竖皇后总不能送她一个打开会喷毒气的盒子,然而,看清里面的东西后,她依旧楞了一下,抬头时脸色有些古怪,对着一边的桃叶柳丝挥了挥手,“你们下去吧。”

    “是。”柳丝还好,桃叶走之前却愤愤不平地瞪了金盏一眼。

    楚画梁拿出盒子里那一叠银票,一张张看过去——很好,是一万两一张,整整二十张。

    二十万两银子,好大的手笔,然后翻到最后一张,嗯,是十九万两,因为最后一张不是银票,只是一张白纸,上面龙飞凤舞两个大字:诊金!

    “谢公子的手腕果然厉害。”楚画梁似笑非笑地把打开的盒子搁置在桌上。

    “小姐,谢家在宫里也是有人的。”金盏神色不变,恭谨地答道,“容妃娘娘虽然不受圣宠,但毕竟高居一宫主位多年,让皇后娘娘的人挑中两个宫女还是很容易的。而且,容妃娘娘入宫前最疼爱三公子了。”

    “好吧,那你们俩擅长什么?”楚画梁问道。她不管谢玉棠是怎么操作的,能把人过了明路送到她这里就是本事,她很满意。

    “小姐,金盏通晓京城各家府邸之间的人情往来关系、各种礼仪规矩,管家理账也算精通。”金盏说着,指指身边的玉台,“小妹……虽然没什么特别的能力,但她武功不错,可以保护小姐。”

    “嗯嗯,三少爷都说我的武功很好。”玉台连连点头,原本看上去高冷的表情,一笑起来却是稚子般的纯粹。

    楚画梁眼前一亮,谢玉棠还真没敷衍她啊,这对姐妹花绝对是花了大功夫专门调教出来的,只是想要彻底收归己用,还是得花点儿功夫。

    想了想,她直接从木盒里抽了两张银票交给金盏,吩咐道:“明日本小姐要去探病,准备些合适的礼物。”

    “是的。”金盏也没在意那是两万两银子,只问道,“不知……是什么样的病?”

    “不作不死病!”楚画梁咬牙切齿。

    她是不介意嫁个病秧子,可慕容筝那样的,她还真得考虑考虑。万一以后家暴起来,打不过什么的实在太没有安感了!

    ------题外话------

    于是男主又要倒霉了,谁叫他被扒了马甲自己还不知道暴露了,哈哈哈哈

    PS:祝自己今天又老一岁,真是件悲伤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