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二十二章 招聘
    在王掌柜仿佛死了亲娘的目光中,楚画梁带着抱了满满一箱子书册的金盏玉台出了门,完没把门口看热闹的一群百姓当回事儿。

    人群之外,玉衡和摇光满头大汗地咬耳朵:

    “未来王妃好厉害啊!”

    “你说,她是不是真的不会看账?”

    “不会又怎么样?”

    “要不……让王府的账房去帮帮忙?贸然请外人不好吧?”

    “你傻不傻……”

    摇光白了自己的同僚一眼,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都觉得未来王妃厉害了,怎么就想不透她就是故意让外人来看的啊!

    玉衡刚要说话,忽然间,整张脸都僵住了。

    “干嘛……”摇光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不禁抽了抽嘴角。

    却见不远处,楚画梁正对着他们的方向,笑眯眯地招手。

    “上次在楚国公府是安静,可这人来人往气息繁杂的大街上,未来王妃究竟是怎么知道我们在哪儿的?”玉衡抓狂。

    然而,再怎么百思不得其解,也不得不出去。

    “玉衡,帮个忙,把这些拿好了。”楚画梁指指玉台手里的箱子。

    “啊?”玉衡傻眼。

    “啊什么?难不成你让玉台一个娇弱的小姑娘扛着这么重的东西?”楚画梁瞪了他一眼。

    玉衡汗颜,原谅他真没看出来这个小姑娘哪里“娇弱”好吗?就看武功,只怕比摇光还要略胜三分了。

    “拿去。”玉台干脆直接把箱子塞给他。

    “是,小姐。”玉衡苦笑,只是他一身黑衣劲装就差没蒙个面了,抱着个箱子简直比玉台还不伦不类。

    “好了,要是少一本,本小姐就拿你的皮来补。”楚画梁却一把拽住了想隐入暗中的摇光,自顾道,“走,去吃饭!”

    “可是小姐,我是暗卫……”摇光抗议。

    “本小姐不喜欢被人盯着看,难受。”楚画梁道。

    “小姐是因为……我们的视线?”摇光一点就透。

    “是。”楚画梁直言不讳,说实话,这点要是不解释清楚,她也实在受不了一出房间就被人盯着看了,这是她前世二十年养成的本能反应。

    “所以,你们俩要么光明正大跟着我,要么就回豫王府去,横竖现在也没人会刺杀我,用不着浪费暗卫。”楚画梁继续说道。

    “王爷让我们跟着小姐。”摇光和玉衡互望了一眼,一起说道。

    “那好。”楚画梁点头,转身带四人走进了霓裳阁,先挑了两身成衣让玉衡摇光轮着去后面换上——暗卫那一身黑实在太显眼了。

    随后,又让裁缝给金盏玉台量了尺寸,订做了几身衣裳。虽说看起来是普通的款式,但料子却是好的,尤其贴身衣物更是挑的最贵的。

    “谢谢小姐。”毕竟是年轻姑娘,就没有不喜欢漂亮衣裳首饰的。

    “外衣要低调些,不过姑娘家的,里衣的料子定要好些。”楚画梁笑眯眯地说道。

    她不指望这些小东西可以收服两人的真心,不过金盏玉台总是为她办事,她向来没有亏待自己人的习惯。要说银钱……本来也是谢三公子出的么。

    何况,就这一下,她也看出来了,这对姐妹花显然也是见惯了好东西的。

    “小姐。”摇光换衣服的速度飞快,但走出来时却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裙角,身为暗卫,她几乎就没穿过这些平常女孩儿的裙子。

    “挺好的。”楚画梁很满意。

    摇光腼腆地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金盏玉台。

    刘皇后赐的宫女,还是这般厉害的,怕不是别有用心?是想在豫王府安插人手吗?

    金盏玉台也在评估着对方。

    豫王府的暗卫?这还没过门呢,未来姑爷这就想插手小姐房里的事了吗?

    楚画梁没管属下互相警惕着,她头疼的是慕容筝和谢玉棠背后的身份要怎么解决。坦白说,比起更加神秘,而且偶尔不正常的未婚夫,现阶段她还是觉得谢玉棠更靠谱的。

    不然,让金盏玉台和玉衡摇光呆一块儿相处熟了再说?属下都成一家人了,主子总不好意思继续打了吧?本来也不是什么血海深仇么。

    等玉衡也换了一身普通的青色侍卫装出来,楚画梁便带着一行四人外加一口大箱子找了家中等的酒楼。

    “小姐,里边儿请。”酒楼的小二难得看见有名门千金居然光顾他们家酒楼,更加热情地招呼。

    “我家小姐不喜欢雅间,找个清净点的位置,做几个招牌菜上来。再上一壶雨前龙井。”金盏笑吟吟地吩咐。

    “是是。”小二连声答应着,引她们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又问了忌口,这才离开。

    “都坐下吧。”楚画梁皱眉道,“我吃饭,不喜欢有人看着,不下饭。”

    这回四人的反应倒是很一致,互相看看,这才慢慢地坐下,玉衡则是把箱子放在了自己脚下。

    楚画梁回头喊道:“掌柜的!”

    “哎,小姐有什么吩咐?”正在柜台后拨算盘的掌柜赶紧跑过来。

    “去,给本小姐在门口挂个告示,招账房先生。”楚画梁说着,丢了一锭银子过去。

    “没问题,平时来这儿吃饭的客人,就有好几个干账房的,不知道小姐有什么要求?”掌柜拍胸脯应下了。

    “只要会看账便行,没别的要求,反正本小姐招短工,一天就够。”楚画梁慢悠悠地道,“人数么,不限。”

    “不限?”掌柜目瞪口呆。

    “本小姐吃完饭之前,有多少个,都收,每人一吊钱。”楚画梁道。

    “小姐说真的?”掌柜小心翼翼地确认。

    “当然。”楚画梁一挑眉。

    “好咧!”掌柜的了准信,赶紧叫了个小二去门口招人了。

    这年头百姓识字的少,想要消息传开,最快的办法还是直接让人站在那儿喊。

    楚画梁端起茶杯,刚喝了一口,却见掌柜又跑了回来,诧异道:“掌柜还有什么问题?”

    “小姐,小人虽然不是账房,但也是能看账的,这酒楼的账目都是小人自个儿算的,还省了请账房的钱!”掌柜抬头挺胸说道。

    楚画梁楞了一下,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那就开始吧!今天你的酒楼,本小姐包了!”

    玉衡闻言,直接拎起那口箱子,往旁边的桌上一放,自己就在边上坐下了。

    “开始看吧。”楚画梁指指账册。

    “……”掌柜也被她的大手笔噎住了。

    说是只雇一天,还真是打算当堂算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