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二十五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陈太医,桃叶只是个丫头,谁会给她多次下毒?”摇光忍不住问道。

    这话也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桃叶只是个丫头,伺候的还是不得宠的大小姐,楚绘从前不爱出门,桃叶整年在府里都没出去过几天,她要是中毒,肯定是在府里。可堂堂楚国公府,谁会用这么麻烦的手段去对付一个丫头?桃叶是家生子,哪怕寻个错处直接打死了,家里也没法追究的。

    “老夫可没说这小姑娘是中毒。”陈太医摇摇头。

    “啊?”张氏顿了顿,小心翼翼地道,“刚刚陈太医说的,很重的毒素……”

    “体内积毒可不一定是吃了毒药造成的。”陈太医起身,摸了摸胡子,又挥挥手,“先把这姑娘扶到床上躺下,老夫扎针试试。”

    摇光闻言,顺手抓起桃叶,没管陈太医一叠声喊“轻点”,把人放在外间上夜丫头睡的小榻上。

    倒是张氏有些诧异地盯了一眼这个陌生的丫头。

    “陈太医,不是毒药,那是怎么中的毒呀?”金盏问道。

    “这个么……其实很多食物都是相生相克的,吃得不对,可能……”陈太医话说到一半,忽的顿住了,脸色也有几分古怪。

    一个丫头的食物,哪会讲究什么相生相克,即便偶尔吃错个一顿两顿的,也不可能在体内攒下那么多毒素,除非……难道二公子立刻把他派过来是这个原因?

    “郡主能否也让老夫把把脉?”陈太医脑中的思绪一闪而过,不动声色地说道。

    张氏闻言,心头猛地一跳,拢在袖中的手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指甲几乎掐进掌心。

    “有劳陈太医。”楚画梁像是楞了一下才坐下来,把手腕放在脉枕上。

    陈太医深吸了一口气,然而,一搭上她的脉门,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陈太医,小女可是有碍?”楚风耀问道。

    “这……这,郡主的状况可比那个小丫头更糟糕啊!”陈太医不用装就已经汗流浃背了。

    这到底是要怎么个吃法才能把自己“补”成这副模样?就像是什么不能吃就吃什么似的,这破身子怎么给二公子传宗接代!

    “你平时乱吃些什么东西了?”楚风耀皱眉道。

    “女儿、女儿极少出府,饭菜点心都是跟着大厨房吃的。”楚画梁小脸惨白,不见一丝血色,看起来更是可怜兮兮,“宵夜果子的,也都是母亲赏赐,便是病了,药也是太医院的齐太医开的……对了,这次受伤,是母亲从外面请的郎中,肯定是那个郎中不怀好意!”

    “郡主,您体内的毒素并非一两日之患,想必那郎中是无碍的。”陈太医耐心说着,心里也有几分同情。身为太医,看过了后宫里各种争宠的手段,这没了亲娘的嫡长女,可不就碍了人家的眼么。不过这话却是不能由他来说的,只能隐晦得提个醒,就看这姑娘能不能开窍了。然而,看她给二公子把脉的熟稔,这姑娘……当真不知道自己体内有毒?陈太医表示非常怀疑。

    “一定是厨房的婆子想要害我们……那砒霜鸡汤也是。”张氏咬牙切齿。

    “陈太医,麻烦您给府里其他人都瞧瞧?”楚风耀恳切地道。

    陈太医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本来他是不喜欢趟这种内宅阴私的浑水的,不过幽兰郡主……罢了,就当是看在二公子面上,只希望这姑娘真是表里不一的聪慧就好。

    想着,他忍不住又看了楚画梁一眼。

    秀丽的脸蛋珠泪闪闪,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和早上那个淡定从容的姑娘判若两人。

    一番折腾下来,楚国公府的主子除了楚画梁,其他人倒都是无恙,这一下,连楚风耀看张氏的眼神都带着些诡异了。

    “父亲!我从小没有娘亲,母亲待我如亲女,什么都是头一份的,我有的二妹妹都没有,绝不会是母亲害我的!”楚画梁急忙说道。

    楚风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很欣慰长女的懂事。张氏待楚绘如何,他也是看在眼里的,没有被小人挑拨了母女感情,这很好!果然,要成亲的孩子就懂事了。

    一边的陈太医听得嘴角直抽搐。

    楚国公究竟是有多蠢才听不出你女儿字字句句说的都是反话?没见到你夫人脸都气白了么!

    不过,忍了忍,他还是什么都没说,且看楚家小姐如何解决。

    “绘儿理解母亲的心,母亲就欣慰了。”张氏说着,举起衣袖抹了抹眼泪。

    “这也不是你的错。”楚风耀心下一软,安慰道,“你管着一座府邸的事,难免疏忽,如今事情出来了,查清楚便是,断不能放过这些狼子野心的家伙!”

    “老爷放心,妾身一定会查明是谁想害绘儿。”张氏信誓旦旦。

    “罢了。”楚风耀叹了口气,又道,“你一向心软,怕是不好动手,这事为夫来办!”

    “老爷……”张氏目瞪口呆地看他。

    “不早了,你先去歇着吧。”楚风耀按了按张氏的手,又向陈太医点点头,带着侍卫风风火火地往下人房走去。

    “老……”张氏的身子晃了晃,差点晕倒。

    “母亲您怎么了?可别吓女儿啊!”楚画梁一把扶住她,却在看不见的位置轻轻一点,张氏顿时真的晕了过去。

    “夫人这是气急攻心,休息一阵便好。”正给桃叶针灸排毒的陈太医扫了一眼便道。

    “快快,扶母亲回房去!”楚画梁赶紧吩咐张氏的贴身侍女。

    两个侍女架着张氏,匆匆忙忙就走了。

    楚国公夫妇来去匆匆,竟是连自家长女的病情如何、该如何医治都没想着问。

    “累死我了。”闲杂人等一走,楚画梁一秒变脸,抬手擦掉眼泪,淡定地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润喉。

    “……”陈太医……陈太医表示自己年纪大了真是经不得刺激。

    “小姐,您觉得楚国公会怎么做?”金盏笑着问道。

    “当然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楚画梁一声冷笑,嘲讽道,“我这父亲惜命,敢在吃食上做手脚的人,他怎么敢留下,就不怕有朝一日中招的是自己么。”

    “夫人要心疼了。”金盏道。

    大清洗过后,张氏安排在厨房的心腹定然被一扫而空,怕是能让她吐几口血的。毕竟,一座府邸最重要的地方不过是书房、账房、厨房而已。以后张氏再想在吃食上折腾人可没这么容易了。

    “陈太医,桃叶那丫头,多谢太医救她一命。”楚画梁又道。

    “应该的。”陈太医无奈地点点头,一句话卡在喉咙里不敢问。

    于是,这砒霜……多半是楚大小姐自个儿下的吧?还有那翻脸如翻书的本事,也让人大开眼界了。

    楚画梁一耸肩,表示自己其实是好意。没这一出怎么把这事揭露出来呢?桃叶虽然吃点苦头,可好歹她计算过药量,肯定性命无忧,反倒是一直不拆穿,说不定这小丫头哪天就一命呜呼,死得不明不白了呢。

    “摇光,送陈太医回去。”楚画梁又道。

    “是。”摇光答应一声。

    陈太医见状,心领神会,也不提要开药的事,收拾好了自己的药箱,却听身后又传来一句让人心惊肉跳的话:“替本郡主……谢过豫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