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二十七章 自我感觉良好是病,得治!
    楚画梁没去关心桃叶中毒事件牵连了多少人,不过第二天早上送来的小米粥和小菜明显和平时不太一样,粥甚至还没熬烂——很显然,厨房的下人换得太多,新的厨子要顶上也不是一两天的事。

    倒是玉衡和摇光,一大早就站在房门口,像是两根柱子似的,被喊进来的时候还一副做错事的表情。

    “所以,你们王爷的意思是,把你们俩送给我了?”楚画梁放下粥碗,擦了擦嘴,这才慢吞吞地说道。

    “是。”摇光低头道:“小姐放心,从今往后我们只听小姐一个人的命令,绝不会有下次。”

    “你们是暗卫,在本郡主这里不屈才吗?”楚画梁疑惑道。

    “王爷让我们保护小姐。”摇光理所当然道,“小姐是豫王妃,怎么能被楚国公府的人欺负!”

    “咳咳!”玉衡忍不住干咳了两声,轻轻拉了拉她。

    楚画梁哑然失笑,又不禁感叹。

    张氏只当所有人都眼瞎心盲,可京城这个地方,从来都不少聪明人,楚绘原来过的是什么日子,看得清楚的人不止一两个,只有张氏以为自己最聪明,做得天衣无缝。

    “罢了,金盏,你去跟夫人回禀一声,我青芜院要添两个人。”楚画梁回头吩咐道。

    “是。”金盏笑吟吟的出去了。她身上顶着皇后所赐的名头,张氏也要给几分颜面,何况在张氏心里,楚缦即将成为五皇子妃,皇后和她才是自己人。

    摇光看了一眼金盏的背影,脸上几分犹豫,几分挣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楚画梁只当没看见,总之,先让他们磨合着吧,也正好互相牵制一下。

    没一会儿,金盏就回来了,张氏原也不能把豫王府送来给准王妃的人赶出去,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只是也吩咐了尽快把桃叶送出去医治,免得沾了晦气。

    若是原来的楚绘大概还会伤心一下,但楚画梁和桃叶却没什么感情,很痛快地应了。

    究其原因,桃叶也算是自作自受,原本谁也没想害她,是她自己贪婪,常年偷吃主子的食物,早已违背了做丫头的规则。楚画梁看在那碗砒霜鸡汤份上,吩咐金盏拿了一百两银子给她,只要她家不是太刻薄,想必足够养她到痊愈,再置办一份嫁妆了。

    “走吧。”处理完桃叶的事,楚画梁立即换了脸色,笑眯眯地道。

    “今天也去查账吗?”金盏会意。

    “横竖闲着,府里连厨子都没有,本郡主带你们出去吃好的。”楚画梁心情极好。

    反正能让温雪浪帮着看账,那看一家和看四家也没什么区别,趁这几日把云氏的嫁妆铺子和楚国公府公中划给她做嫁妆的几个庄子铺子都梳理一遍才是要紧事。

    不过,大约是昨日悦客酒楼的事太过热闹了,今天楚画梁一进门,掌柜们就恭恭敬敬地奉上了整理好的账目,让她很有几分失望。

    就不能再垂死挣扎一下吗?太听话了也没乐趣啊!

    一边感叹着,楚画梁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招摇过市,毕竟她身边的金盏玉台、摇光都气质出众,和一般小姐的侍女不一样,何况还有玉衡这个侍卫。不过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在现代的时候她早就习惯了带着一群帮会里的兄弟外出,那气场可高调多了。

    倒是旁边的百姓为之侧目:楚家大小姐,是真的不一样了啊!

    “楚绘!你站住!”猛然间,身后传来愤怒的声音。

    楚画梁一转头,歪歪脑袋,疑惑道:“这谁?”

    “好像是大公子吧?”金盏迟疑了一下才道。

    “不对呀,大公子怎么能对小姐直呼其名呢。”摇光接口道。

    “那大概是认错了。”金盏虚心受教。

    “认错了就走吧,姑娘家的,别理这些搭讪的登徒子。”楚画梁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果然扭头走人。

    “楚绘,你又敢装不认识我!”追上来的楚绍气急。

    这个女人,前几日在酒楼就当做不认识,这才几日?居然又来这一出!

    “这位公子,感觉太良好是病,得治!”楚画梁怜悯地瞥了他一眼。

    “你别走!”楚绍一个箭步窜过去挡住他们的去路,冷声道,“大姐,就因为你院子里一个丫头吃坏东西了,昨晚府里就大动干戈,几乎把厨房里的下人都撵了出去,母亲都被气病了,大姐真是好大的气性!”

    楚画梁秒懂,这是孝顺儿子给张氏出气来着?果然,听了他这句含糊的话,围观的人群也窃窃私议起来。

    摇光眼里最容不得沙子,柳眉一扬就要发作,却被按住了。

    “我这儿还好好的呢,都没被气病,就是气性大,啧啧……”楚画梁摇摇头,也不理会楚绍,直接转身换条路走。这世道就是对女子不公平,她要是在街上和楚绍争辩,简直事倍功半。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脑子快的已经反应过来之前楚绍说的“母亲都被气病了”,不由得笑喷出来。

    “别走!赶紧回去向母亲请罪!”楚绍上前就要抓她的手臂。

    “这位公子,大街上不要动手动脚的,小心报官了啊!”摇光“啪”的一下打开他的手,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是她弟弟!”楚绍怒道。

    “这位小公子对长姐可没个做弟弟的模样啊。”人群中不知道是谁怪声怪气地说了一句。

    楚绍一愣,这么多年来他对着楚绘颐指气使惯了,加上心理愤怒,倒也没想过不妥,何况之前的楚绘性情软弱,又一心把张氏当好人,对他更是颇多容忍,从来没有反驳过他的话,更别提讥讽了。

    “昨晚是我设计的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打我?”楚画梁从他身边绕过,用极低的声音说了一句,句末的尾音上挑,充满了挑衅。

    “果然是你!”楚绍只觉得脑子一热,来不及想太多,一巴掌就挥了过去。

    “啊!”楚画梁一声尖叫,后退两步,幸亏玉台扶着才没摔倒,但也花容失色,一副惊慌的模样。

    “大胆!你连郡主都敢打!”玉衡一把扣住了楚绍的右臂,用力往后一折。

    “啊~~”楚绍一个文弱书生,顿时痛得一声惨叫。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个姐姐,反正我也快要出阁了,就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你竟然还……呜呜呜……”楚画梁哭诉着,说到一半,捂着脸悲伤欲绝地跑了。

    “小姐!”金盏等人赶紧追上,就剩下还压着楚绍的玉衡还茫然手里这个要怎么处置。

    楚绍身体疼痛得厉害,心里更觉得羞辱,尤其听到百姓的议论,感受到瞟过来的怪异眼光,更想大吼大叫:都是装的!你们都被那个表里不一的蛇蝎女人给骗了!

    无奈,喊不出来。

    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了!

    玉衡松了口气,这才把人放开,赶紧去追自家小姐了。

    这哑穴没有高手帮忙的话,起码三天才会自然解开,正好不用听他因为扭断了右手发出的惨嚎,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