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锦色医香 > 第二十八章 天生一对
    玉衡找到楚画梁的时候,就见自家小姐正在珍宝阁里挑选首饰,一脸的淡定从容,哪有一丝一毫哭过或是伤心过的表情?

    摇光站在后面,看到他进门,给了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

    玉衡忽然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感慨,王爷翻脸至少还分白天黑夜,而且得换件衣服,可郡主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转换自如毫无违和感!

    皇上这婚赐得实在太好了,王爷和郡主果然是天生一对!

    “就这些吧。”楚画梁终于满意地收手。

    “小姐,您一下子买这么多首饰,款式会旧的呀。”掌柜满头大汗,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珍宝阁也算是日进斗金,满京城的夫人小姐没几个没在这儿买过首饰的,可买首饰像是买白菜一样论斤的,他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本郡主当然知道会旧,这不是非买不可吗?”楚画梁也不高兴。

    这还是位郡主!掌柜的心头一跳,只得安慰自己大约是人家姑娘的癖好,银子多了砸手,赶紧麻利地算起账来:“小姐一共挑选了玉镯四对、发钗八支、珍珠……”

    “行了,本郡主知道自己选了多少东西,不用你重复。”楚画梁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是是,一共是……”掌柜的安下心来,笑容也更多了,今天这一笔生意就足够顶他平日一个月的利润了。

    “你把东西都包好,列个单子,一起送去楚国公府结账,就说……是大小姐的嫁妆。”楚画梁道。

    “是。”掌柜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办嫁妆,怪不得一次挑这么多……咦?楚国公府大小姐,不就是位郡主吗?

    “看我家小姐做什么?”摇光瞪过去。

    “没、没有。”掌柜赶紧收起怪异的目光。

    眼前这位……幽兰郡主?楚国公府那样的人家,居然让姑娘家自己出来办嫁妆,这真是……绝了!

    “走吧,去霓裳阁。”楚画梁起身。

    “小姐……”等出了门,玉台才小声问道,“刚才那些首饰,公中会肯出银子吗?”

    “珍宝阁掌柜亲自送上门的,大小姐的嫁妆,夫人再不高兴也得收着。”楚画梁一挑眉。

    “可小姐自己办嫁妆也太委屈了。”玉台噘着嘴道。

    “就是!”在这方面,摇光就算对她有所顾忌,也表示赞同。

    楚画梁无奈地一摊手。

    圣旨赐婚,虽说张氏不敢克扣她的嫁妆,可要动手脚也是很容易的。别的东西她也不在乎,可衣料首饰胭脂这些,如果让张氏来置办,办成原身楚绘的那种审美,她丢脸丢到豫王府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太浪费好东西了!

    “这么巧。”正在这时,长街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楚画梁下意识地回头。

    摇光和玉衡连忙摇头,表示自己清白无辜。

    “郡主。”慕容筝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举止优雅贵气,任谁一看都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那一身月白色长袍,袖口滚着云纹银边,下摆处绣着几杆墨竹,旁边一首五言小诗,绣成漂亮的行草,可见绣娘的手艺。腰间一块白玉腰佩缀着墨绿色的长流苏,和发上的白玉冠成套,此外就再无配饰。

    楚画梁上下打量着他,不禁感慨万分。

    就这容貌气质,甩了沐千华八条街不止,只可惜都是装的!

    “咳咳……郡主这是逛街呢?”慕容筝捂着唇咳嗽了两声,微笑道。

    “办嫁妆。”楚画梁朝他笑。

    “这么巧,本王办聘礼。”慕容筝连眼底都染上了笑意。

    他的小未婚妻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一起?”楚画梁歪歪脑袋,发出邀请。

    “当然。”慕容筝很有风度地一摆手,“郡主请。”

    楚画梁也不矫情,直接走在他身侧,并肩而行。

    后面的四人看得风中凌乱,半天回不过神来。

    王爷和郡主,一个自己办聘礼,一个自己办嫁妆——好吧,这也罢了,毕竟两府本就无人为他们打算。可他们居然要一起办!一、起、办!

    这世上可曾有过要联姻的两府之间手拉手一块儿有商有量地把聘礼和嫁妆一块儿办了的荒唐事?何况这俩还是要成亲的未婚夫妻本人!

    然而,慕容筝和楚画梁显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一边走,一边已经开始讨论起了京城哪家铺子的布料齐。当然,说起布料,肯定也要说到锦绣坊的账目。

    “真不需要给你介绍个账房先生吗?”慕容筝道。

    “不必,我有最好的。”楚画梁抬了抬下巴。

    “那就好。”慕容筝也没多问,毕竟他们还没熟到那地步,真要一起过日子还需要慢慢磨合,培养信任。

    “王爷怎么亲自置办聘礼呢?”楚画梁又好奇地问了一句。和她不同,慕容筝可是还有亲生母亲在的啊。

    “自从……母妃就身体不好。”慕容筝苦笑了一下。

    “抱歉。”楚画梁愣了愣,下意识地道。

    也是,圣旨让他们在百日热孝内完婚,可慕容筝毕竟是刚刚死了父兄,王府里想要多开心也不可能。

    尤其,慕容筝没病,并不需要急着留下香火,父兄尸骨未寒自己却办喜事,想来他心里是愧疚的吧。

    “本王……才需要抱歉,这桩婚事,本就连累了你。”慕容筝轻叹道。

    “无妨,从另一方面说,或许是我连累你。”楚画梁摇了摇头。

    不过是皇后想悔婚的时候,豫王府刚刚送上了一个合适的台阶而已,谈不上谁连累谁。只是……她瞟了一眼身边男人俊美的侧颜,又无奈。

    这个家伙一定是把装模作样当做本能刻进了骨子里,一脸的诚恳,七分歉然三分隐约的情意,若是个普通的小姑娘,怕不是要被迷得晕头转向,连她……依旧分不出慕容筝的话里究竟有几分诚意。

    “清辰,我的字。”慕容筝忽然道。

    “哦。”楚画梁反应过来这是让她改口,便道,“楚画梁。”

    慕容筝并没有太意外,只是点了点头,然而,下一刻却道:“楚楚。”

    “什么?”楚画梁眨眨眼。

    “画梁,这字虽好,可也有别人这么叫你,我不喜欢。”慕容筝一脸理所当然地道。

    楚画梁无语,她两辈子都姓楚,自然不会有人把她的姓氏叠起来喊,顶多以前帮会里的老人喊她一声小楚。顿了顿,她不服气地道:“曲长卿也叫你清辰。”

    “你可以自己想一个。”慕容筝立即道。

    “……”楚画梁扶额,暗自磨了磨牙,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木头!”

    “只要楚楚喜欢,别说木头,石头也可以。”慕容筝欣然道。

    “呵。”楚画梁给了他一个白眼,却斗志更高。她一个被新社会的小黄书和各种小说电视剧熏陶出来的现代女性,要是在调情上输给了一个古人,那也实在太没面子了!

    后面不远处,玉衡摇光和金盏玉台分成两边跟着,看着前面的主子相谈甚欢,这会儿倒是很有默契。

    王爷和郡主,果然是天生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