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在对的时间碰上错误的人(第1/3页)
    帕尼是孤独的,哪怕是成为艺人这种孤独也没有离她远去,姐妹和粉丝弥补不了她心情上的空虚,母亲去世后帕尼就一直在寻找母爱的替代品,也许就连她自己都没发现无论是追求自己德尔梦想当艺人还是恋爱都是为了避免孤独填补心中的空虚。

    帕尼来到韩国后有了泰妍这群朋友,简单朴实的友谊让她暂离了孤独,但是伴随着年纪的增大练习生之间明面上背地里的竞争让她很不适应,她不是真的傻也不是脑子不好用而是她在用这种方式来抵抗变质的友情,她想活的简单一些真实一些,但是现实不允许她这么做。

    她努力的充实自己让自己变的更好,一方面是想让别人喜欢她接受她,另一方面也是不想成为被抛弃的那一个,她出道了,她成了艺人,她做到了。

    出道后面对各种的非议和黑海帕尼又迷茫了,残酷的现实让她懂得了不是你做得好就一定有人赞扬,她坚定的用傻乎乎的形象保护自己,她一直相信只要自己少想一些就不会那么痛苦,只要自己傻一些就不会有人欺负她,只要她傻一些得来不易的友情才会长久下去。

    功成名就并没有给帕尼带来预想中的满足感,因为行程的增多姐妹间的交流越来越少了,本来因为共苦而行程的友谊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出现 了裂痕,帕尼很不想看到这种情况,但是对于现状她也无能无力,苍白的劝告和一味的推让让她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她需要发泄于是她学会了喝酒,曾经被孝渊强逼着才喝一小口烧酒的她慢慢的成了酒吧的常客,现实的压力和灵魂中的孤独让她很痛苦,她很想向姐妹们求助但是看到姐妹们各自忙碌的身影她选择了沉默。

    帕尼和玉泽演是朋友,同是美籍韩裔的身份让他俩的友谊突飞猛进,身为玉泽演的好哥们有着夜店小王子之称的尼坤很自然的就和帕尼认识了,认识玉泽演对于孤独的帕尼来说是幸运也是不幸,说幸运是因为在她就要被现实压垮的时候玉泽演带着她去夜店放松有了玉泽演的帮助有点单蠢的帕尼才能在夜店混的风生水起,说不幸是因为玉泽演辜负了帕尼的友谊,玉泽演先追郑秀妍后追林允儿的败人品行为让帕尼在姐妹面前抬不起头,但是哪怕是这样帕尼也没有放弃这段友谊。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不说别的,最起码一副好的样貌能让你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加分,尼坤的帅脸让帕尼对他的第一印象不错,随后的接触中帕尼得到了尼坤的关心和爱护,玉泽演毕竟还是要去把妹的,他更多的时候是把帕尼交给尼坤照顾。

    就这样帕尼和尼坤越来越熟悉了,尼坤的关心爱护让帕尼体会到一种新的情感,这与少时的姐妹情不同,也与玉泽演那种异性友谊不同,这让他有点迷恋,这种情感不但能填补亲情上的缺失更让她不再感觉到孤独。

    就在这时候秀英和允儿先后恋爱了,而他最好的朋友泰妍和郑秀妍也恋爱了有了例子和参考反复确定了很多次帕尼确定自己喜欢尼坤,而她也相信尼坤是喜欢她的,当尼坤拿着花出现在她面前请求交往的时候她感觉到了幸福,这种幸福让她把姐妹们的忠告和提醒抛到脑后,恋爱真的可以让人变傻。

    帕尼和尼坤的交往在帕尼眼中可以算是平淡但是幸福,因为双方都是艺人所以没有太多的相处时间,因为都是艺人所以约会要偷偷摸摸的,因为是艺人还得默默的看着对方和别的人亲密接触,但是帕尼相信只要深爱着对方这些都不是问题。

    帕尼看着姐妹们一边忙于事业一边忙于恋爱的样子很庆幸她选择了接受尼坤,哪怕关系再好姐妹们也不会总陪在她身边,她身边因为姐妹们交往而留出的空位正好用尼坤填补上。

    恋爱的初期总是甜蜜的,哪怕只是听到对方的声音只是看到简单的问候短信都能让帕尼兴奋好久,别人恋爱是什么样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尼坤很好她很满意,哪怕姐妹们孜孜不倦的提醒甚至是玉泽演隐晦的暗示都没有让帕尼动摇。

    初期过后就是中期带有苦涩的甜蜜,矛盾避免不了的出现了,吵架也避免不了的发生了,和帕尼交往后尼坤仍然继续着自己的夜店生活,不同的是很多时候身边多了个抱着他胳膊的帕尼,帕尼不希望尼坤总去夜店爱玩的尼坤口头上答应却从未改正,帕尼不喜欢尼坤总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尼坤笑帕尼不像是在美国出生的,类似的矛盾还有很多,但是都被恋爱的甜蜜掩盖的过去。

    一次尼坤精心策划的浪漫之旅让两人最根本的矛盾爆发了,当尼坤顺理成章的带帕尼去开房的时候却被从浪漫中清醒过来的帕尼拒绝了,这让尼坤很没面子,和帕尼交往后他就成了禽.兽组合的笑柄,用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没哄上床让尼坤很郁闷,因为和帕尼的交往以往多姿多彩的夜店生活也变的索然无味了,尼坤觉得自己付出这么多还得不到帕尼的身真的很悲哀。

    突如其来的吵架让帕尼怀疑自己了,她的坚持在别人看来是可笑的,当她说出等结婚后这句话后尼坤的脸上是嘲讽,她开始怀疑尼坤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她,她也开始思考她和尼坤的恋爱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