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1章 又多了一个干妈(第1/3页)
    雷声阵阵,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天空中好像挂满一串串珠帘,纽约雨中的夜景十分迷人。

    被雨淋成落汤鸡的杨瑞,急匆匆的跑进曼哈顿上西区的一栋旧公寓楼,试了几把钥匙打开四楼公寓的门,呆呆的望着面前的一切。

    这是一间最多8平米的迷你小屋,有张两层的铁架子床,睡上铺起床都得小心,脑袋很容易顶到房顶,下铺现在当桌子用了,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些书和衣物。

    旁边一张破旧的书桌上,只有一台面包机和一口锅,几个小盘子一个碗,两副筷子,一把勺子。

    神奇的是,这公寓居然有卫生间,坐在马桶上,人的膝盖能碰到门,这里真是小到人搬进来就再也不会长胖了。

    杨瑞打着哆嗦换了身衣服,裹了条毛毯,自言自语着:“差点冻死在外面……我这是重生了吧?”

    他走到门前,门上有面小镜子,镜中是一张陌生的脸。

    他照了一会儿,惊喜交加的接受了现实。

    前世杨瑞三十三岁,计算机系大专毕业,因上学期间是篮球校队成员,特别懂篮球及体育新闻,毕业后应聘进了一家大型体育网站做管理员,负责更新NBA板块专题内容,包括球员数据,球队薪资,战绩排行,赛季球员各项荣誉等等。

    他做的很出色,很快成为了体育网站的白领,工资高且较清闲,一干就是十二年,没想到一眨眼功夫就穿到了1997年6月的纽约,一名醉汉身上,被雨淋醒。

    他连自己怎么穿过来的都不知道,明明是大白天,没有意外发生。

    他最后的记忆很清晰,下午向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新买的三星“绝不爆炸款”手机刚充满电,他给朋友拨去电话,约晚上一起吃饭……忽然就在美国了。

    记忆断断续续的出现在脑海中,他是凭着融合的记忆找回家来的。

    这个人名叫杰瑞杨,23岁华裔。名字是孤儿院院长给起的,因为他小时候特别喜欢看动画片《猫和老鼠》,一看到老鼠杰瑞出场就笑的很开心。

    8岁那年杰瑞被一个姓杨的华裔独居中年人收养,17岁时养父因病去世了,为治病没留下多少遗产,杰瑞只好和孤儿院的同龄死党托马斯-本特利一起打工度日,过的很辛苦。

    记忆像看电影一样,一个画面接一个画面,杨瑞渐渐兴奋起来。

    他不只是年轻了十岁,杰瑞居然在托马斯的资助下上过五星训练营的教练课,今年刚获得了篮球教练资格证,可以去竞聘成为各级别联赛的篮球教练。

    只可惜,杰瑞花费四个月时间,跑了美几百所学校,不管应聘主教练还是助理,都没有成功。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大部分学校根本不给他表现机会,负责人像打发乞丐一样直接将他赶走。

    花光积蓄,心力交瘁的杰瑞回到了纽约,昨天晚上,他受邀参加了一个圈内派对,郁闷的发现,同期从训练营毕业的人,好坏不说,都找到工作了。

    在派对上,杰瑞听到了很多刺耳的“关心”。

    “别着急,你需要休息,黑着眼圈去找工作,哪像教练?怎么给人留下好印象啊?”

    “你这种穿着去应聘,当然不会成功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面试清洁工呢,听我的先去买身好衣服,然后再试试吧。”

    “你之前在饭店里不是干的很好吗?上什么教练课啊。我早就跟你说过,无论做什么,不集中精神是没法成功的。”

    “小老鼠,我好心劝你一句,快转行吧,别再做梦了,你当不了篮球教练。”

    杨瑞作为旁观者看着都火大,这叫劝说?这特么是赤裸裸的歧视啊。

    未来网络发达,很多黑暗的东西无所遁形,美国绝不是天堂。

    杰瑞的教练基本功扎实,安排球员训练,布置攻防战术都不成问题,他连初中校队教练都做不了的根本原因,就是种族歧视。

    看看美国城市怎么划分居住区吧。除了以经济地位划分外,就是以种族、民族、祖籍来划分。

    “唐人街”、“波多黎各人区”、“意大利人区”、“黑人区”、“拉丁区”等等……每区自成系统,建筑形式民族风格化,既有他们的福利互济组织,也有自己的黑社会及帮派集团。

    工作歧视更明显。最典型的例子,当数美国从法律上拒绝承认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学历。这样来自其他国家的大批医生和技术人员移民到美国后就很难找工作,只好改行,从事简单体力劳动和辅助性工作。

    在美国最受歧视的是黑人和亚洲人,其次是拉丁美洲人,似乎受歧视的程度是同他们的肤色深浅成正比的,想找份高大上工作实在太难。

    杨瑞接收这些记忆非常不爽,如果是他肯定还击,不会给这些同学半分好脸色看。

    杰瑞却选择了忍耐,喝了很多闷酒,醉醺醺的离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