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我看好你!(第1/3页)
    在别人看来,纪九这段日子很风光。张琛和朱二还有张武张陆等人全都不在,而且也没参加半山堂的分堂试,所以他坐稳了第一堂的斋长,再加上之前得到了张寿的嘉许,就连一贯看他这个庶子不过平平的父亲如今也稍稍对他和颜悦色了一些。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眼下在第一堂当斋长的这日子根本就一丁点都不好!

    张寿不在,于是司礼监那位楚公公就不需要他做笔记进呈御览了,如此一来,他和宫里那仅有一点联系也断了。至于新调来给第一堂讲课的老师,虽说也很明显是皇帝在年轻官员中挑选过的,讲史也算是风趣幽默,但很多关键时刻都是浅尝辄止,不敢轻易评论。

    至于来上算学课的……能不能更有点谱?那根本就是九章堂的监生来兼职,有时候能遇到陆三郎这个九章堂斋长亲自来,但那也好不到哪去。因为这些家伙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把他们也当成算学天才了,那进度一个不留神就飙得飞快,连他这脑子都差点跟不上!

    更不要说其他人了,那真是学得苦不堪言,还唯恐被那些九章堂的寒门子瞧了笑话!

    唉,张博士这个正经老师什么时候能回来国子监?又或者正如传言中所说,张寿在沧州收获了绝大的民望和支持,因此不打算回来了,打算日后出任沧州知州?昨天人一回来就据说被召入宫中,甚至得到了登万岁山,宫中留饭的殊荣,却不见人回国子监来看看!

    此时讲课的老师已走,纪九非常没风度地趴在课桌上,可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发现原本正在课间休息,一片乱哄哄的屋子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打了个激灵的他只当那是徐黑子突然来巡场了,慌忙起身坐直,可就是这么一看,坐在第一排的他就发现门口出现了一个完全想不到的人。竟然是……张寿!

    在最初的一愣神过后,纪九几乎是猛然跳了起来,飞也似地冲到了门口,随即恭恭敬敬地躬身作揖道:“听说老师昨日傍晚出宫,皇上给了假,我等没办法不顾课业今日白天前去拜见,原本大家还说好了傍晚下学之后再去张园,没想到您竟然不顾这数月劳累,这就来了。”

    纪九这话说得漂亮到无以复加……虽说此时他一口咬定约了这堂上所有监生晚上过去拜见老师,其他人都知道压根没有这么回事,可此时谁会拆穿这种无伤大雅的谎言?

    于是,一大堆人乱哄哄起身,随即围到张寿身边,行礼的行礼,问好的问好,竟是全都默认了纪九这信口开河,全都声称理应是他们去张园拜见。

    相比之下看,张寿还是更喜欢九章堂中那些昂首挺胸直面查功课的学生,然而,他更知道半山堂中的学生和九章堂那些人出身不同,不能一概论之,少不得不动声色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问了纪九几句课业,见人满脸堆笑地说一切都好云云,他就点了点头。

    “既是们已经习惯了,那就好,我去第二堂和第三堂看看。”

    纪九没想到张寿竟然真的刚来就要走,心中顿时有些后悔。可再一想自己就算有话也不能此时说,眼见张寿转身,他慌忙叫道:“老师您刚刚回京,今夜不如我们备薄酒为您洗尘……”

    他这话尚未说完,就只见已经出了门的张寿轻轻挥了挥手:“们有这份心就已经够了,至于洗尘什么的着实不必,我昨儿个回京,该洗的尘也已经洗干净了。们好好攻读,对得起皇上用在们身上的这份心思,那就足够了。”

    且不提纪九如何在心里后悔不迭,其他人却是大多各自满意。好学生的姿态做了,张寿看上去也仿佛很满意,那不就得了?他们现在这些能在第一堂的也算是回头浪子的典型,在家中地位也都各自提高,至于要像张武张陆和某个姓赵的那位幸运儿那样,就得看机缘了。

    看纪九这般拼命阿谀奉承,成绩也算是顶尖的,可除了斋长这头衔,还得了什么?至于如今那几位新老师的问题,谁都不觉得告状有什么用。

    张寿瞧出了纪九的言不由衷——他虽说承认纪九确实是个歪点子一堆的人才,但要说对这个油滑到极点,还和楚宽有所勾连的小子好感,那也有限——但只当是没看见。当他来到第三堂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只见襄阳伯三子,那个大块头的张无忌一溜烟冲了上来。

    “老师您回国子监了?”张大块头的脸上满满当当都是惊喜,甚至还揉了揉眼睛,随即就嚷嚷道,“我还当您以后就不当这个国子博士了,外头人人都传言说您要去当沧州知州……说不定还是沧州知府!”

    对张大块头如今竟是真心实意地叫出了这一声老师,张寿并不意外。要知道当初如果不是他特意去襄阳伯府一趟,这小子就要被打死了!

    此刻,他故作诧异地啧啧一声:“咦,居然这么多谣言?”

    见第三堂其他学生也参差不齐地起来,但与第一堂中那些热忱的学生相比,却是明显多了几分勉强,完全不像张大块头那般热情,他自然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