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太坑人了!(第1/3页)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送走千恩万谢的曹五时,张寿满心都是懵的,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八个字。可再想想,失马的不是自己,是未来岳父,得马的也不是自己,是曹五,是自己授意曹五去向各方富商大贾募集资金,通过他们和背后的人影响朝廷。至于他,他得到了什么吗?明显什么都没有!

    至于赵国公朱泾被弹劾的问题,张寿压根都没去多想——当初那对父子在外征战传回败讯,甚至还有传言说人已经死了残了失踪了各种坏消息,而后朝中弹劾差点没把朱家淹没的情况下,赵国公府最终都安然无恙,更何况如今朱泾和朱廷芳都已经回来了?

    那对父子只要挥挥手就能把这点小事解决,还用得着他去上窜下跳瞎操心?

    于是,等回到吴氏那儿,见人也正在那安抚气鼓鼓的朱莹,他就笑道:“不招人嫉是庸才,莹莹想开点,别人嫉妒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和别人诋毁和我的美貌一个道理。有道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张寿说别人嫉妒赵国公朱泾不是一天两天时,朱莹还板着脸怒气未消,可当张寿说这就和别人诋毁他们小两口的美貌时,朱莹就忍不住被逗乐了。等张寿随口就是四句诗,几乎从来没听张寿吟诗作赋的她顿时惊诧了。

    她脱口而出问道:“阿寿这诗不错嘛!”

    见吴氏也满面惊喜地看着自己,张寿只是微微一愣,随即就呵呵笑道:“诗是不错,借咏竹而咏人。只不过,这诗咏大哥还差不多,我却是那顺着东南西北风乱转的类型。赶明儿我请老师画两株竹子,然后再题上这首诗,送给大哥做礼物,觉得怎么样?”

    朱莹终于成功地被张寿这东拉西扯给带去了注意力,不再注意那首诗的问题,忍不住就嗔道:“阿寿胡说八道什么,这又不是大哥的生日,又不是过节的,请葛爷爷送画给他干什么!拍他马屁吗?”

    “对啊,就是巴结未来大舅哥啊,谁让他好像老看我不顺眼!”

    张寿煞有介事地眨了眨眼睛,随即又语重心长地说,“所以我很怀疑,岳父大人这次突然遭人弹劾,会不会是皇上有意给大哥找点事情干,免得他孤高不群,于是就干脆偷懒。要知道他堂堂一个青年名将,整天泡在萧家给萧成和小花生当老师,这难道不是大材小用?”

    “以他的文武双全,应该去战天斗地才对!”

    “斗个大头鬼啊!阿寿现在也越来越油嘴滑舌了!”朱莹终于扑哧一笑,刚刚那点坏心情终于完全无影无踪,而且转念一想,她竟是越想越觉得张寿说得有道理,最终竟是点点头道,“不过说得没错,这事确实有点蹊跷,皇上没事让我爹去当兵部尚书干嘛,赶明儿我就进宫去问他。”

    刚说到这里,她起身要走,可没走两步就突然又站住了,转过头来没好气地瞪着张寿:“被东拉西扯的,我都差点忘了正事,今天我来还有一件事要告诉,皇上要开经筵了。”

    然而,朱莹这特意提醒的一句话之后,她却只见张寿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正当她还以为张寿接下来会明知故问,经筵是什么的时候,她却只见张寿对她笑了笑。

    “经筵和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不是清清楚楚知道张寿是什么样的人,朱莹此时简直要被这轻描淡写的几个字给气疯。她狠狠瞪了张寿一眼,见人照旧一脸无辜地看着她,恨得牙痒痒的她就嗔道:“堂堂国子博士,问我经筵和有什么关系?”

    “没办法,我这个国子博士才当了没一年,而且其中还有好几个月在沧州晃悠,我怎么知道经筵和我有什么关系。”张寿说得非常振振有词,随即又笑眯眯地说,“而且,人人都知道我是出身乡下,偏科全都偏到了算学上,我连经筵也不懂,那不是天经地义吗?”

    “说的真是好有道理。”朱莹白了张寿一眼,到底没有听他这胡说八道,而是认认真真解释了起来,“宋时经筵是从二月到端午节,然后再从八月到冬至,太祖皇帝刚登基那会儿,也有儒臣这般建议,但太祖爷爷却不大乐意,认为光是在那照本宣科地讲读没意思。”

    尽管自从到京城之后,从正史到野史,张寿已经了解了很多关于某位太祖皇帝的故事,甚至还看过这位前辈那拼音再加半吊子中式英语的日记,但他到底还有很多东西不曾了解。

    比如朱莹此时说的,他就还是第一次听说,自然听得津津有味。

    “太祖爷爷对宋时那所谓的经筵不屑一顾,说仁宗还号称贤明君主呢,结果就因为他年纪小,经筵的时候讲读官就没座位了。既然连为人师表的尊严都没了,还讲什么圣贤书?更不要说王荆公讲读亦是无座。每年还专门半年像模像样地开经筵,其实就是虚应故事。”

    “所以太祖定下规矩,每年经筵三个月,什么时候开都行。这三个月中隔日开讲,每次一个半时辰。讲读不限于经史,杂科也可。此外,听讲的人不限于皇帝,诸皇子、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