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易如反掌(第1/2页)
    陆三郎一回来就撵走了张琛,原本还很高兴,可当发现前七个字解出来了,但后七个字却试遍了所有的诗句却都不对,根本对不上张寿后一次提供的那六十四组数字,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这才明白张琛为什么走得这么痛快。

    敢情这家伙是发现事不可为就溜之大吉了!

    他还不死心,逐一查看了几个人的运算结果,可正在验算,就只听齐良低低说了一声小先生来了,这下子,他一下子脊背微僵,刚刚赶回来时的雄心壮志,一时化成了满腔气苦。他小心翼翼回转身来,见张寿已经开始从其他人手中接过验算的稿纸查看,他连忙赶了过去。

    “老师,也许是因为渭南伯他们那边没收集完,又或者是没完给我们,干脆我再去一趟军器局!”

    见张寿摆摆手,陆三郎也不知道张寿是不愿意,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又或者是……张琛这个不要脸的从中挑拨离间,他就把心一横,低三下四地说“反正只剩下七环了,干脆请渭南伯把匣子拿来,我们一个个尝试过来,应该也不至于太复杂才是……”

    “七环文字锁,足有16384种组合,而且,前七个字验算也许是通过了,却不能保证一定就是正确的。也就是说,你试了16384次之后,也许还会失败。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尝试的必要了。”

    张寿说到这里,侧头一瞥陆三郎,见人满面沮丧,而四座不少监生也分明有些气馁,他就笑道“大家已经很出色了,不过区区半日,就完成了别人几十年未曾攻克的难题的一半,何必愁眉苦脸?至于另一半没头绪,那也是非战之罪。”

    他轻轻弹了弹手中的稿纸,心里飞快转过了一个个念头。那句宣父犹能畏后生移位后正好能对上前七环上的文字,理所应当不是巧合,思路应该是没错的。

    按照之前的做法,那么就该把函数提高到三次,甚至是四次,但这样一来,三次函数需要试错的四位数字组合就不是64组,而是256组。四次函数需要验算的五位数字组合更是会达到1024,那就是旷日持久的重复劳动了,完没意义。

    而他自从在这年头接触到密文以来,还从来没有复杂到那个程度的加密方式。

    所以,没必要想得太复杂,不妨往更简单的角度去想一想……

    张寿看着手头那一张张纸,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脑筋飞速转动着。他素来信奉一个道理,当思维运算到最高速的时候,如果是电脑就会死机,而如果是人脑,那么就会产生一种非常奇妙的现象,俗称,灵光一闪。

    而想着想着,他突然生出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一时嘴角微微翘了翘。

    乾清宫东暖阁,当皇帝得到三皇子和四皇子你一言我一语,添油加醋的汇报时,他不禁笑了起来。他不像这两个年幼的儿子一样,想什么事情都那么天真淳朴。

    送走两个儿子,他饶有兴致地摩挲着自己那下颌上的胡须,最终侧头看着楚宽道“母后也好,某些人也好,似乎都对朕给张寿的升官很不满?既然如此,那就把消息放出去,让人知道,张寿正在尝试打开军器局那个困扰了大家很多年的匣子。”

    楚宽吓了一大跳,慌忙开口说道“皇上,之前国子监周大司成有所禁止,所以这事儿除了国子监当中流传,外头知道的人不多……”

    “不多?如果知道的人不多,会有那么多人看热闹?那些御史会摩拳擦掌,等着给张寿重重一击,顺便也算是给朕一巴掌?你以为朕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皇帝见楚宽顿时不敢吭声,他就淡淡地说“朕已经忍很久了,自从朱泾最初战事不利之后,朝中牛鬼蛇神就简直是满地乱走,真的以为朕这些年就修身养性了?朱泾连战告捷的消息,兵部送了上来,但民间却鲜少人得知,对比之前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简直是笑话。”

    “你悄悄去问问张寿身边的那个阿六,如果他说,张寿一定能解出来,那你就放出消息,说他解不出来,然后挑拨那些耐不住性子的家伙出来上窜下跳。”

    确定皇帝真的吃了秤砣铁了心,楚宽再也不敢劝阻,只能躬身答应了下来。可正当他悄悄往外走时,突然就被皇帝叫住了。

    “户部尚书缺位已经有一阵子了,廷推的名单却还没送到朕这儿来,去催一催。如果朕没记错的话,葛老师的那个学生,之前丁忧的户部尚书陈尚,应该是资历最深的。”

    皇帝就差没说陈尚当户部尚书最合适,楚宽自然心领神会,他答应了一声,立时便出了乾清宫。按理说户部尚书的人选是大事,但他却知道没什么悬念,因此只是派了个随堂去内阁问一声,而去询问张寿进展如何,他却决定亲自跑一趟。

    要知道,古今通集库里头的太祖文卷,他当初就曾经打过张寿的主意,如今看来,他当初应该把话说得更明白一点的!当然,亲自进国子监就算了,他还不想召来口诛笔伐,就照皇帝的吩咐,去找上次闯过司礼监外衙的阿六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