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高手有高薪?(第1/3页)
    皇帝派来教习朱二武艺,而且每个月三天来一次,还收学费五贯钱的高手……是阿六?

    虽然很对不起朱二,但张寿还是忍不住想笑。可看在太夫人和九娘都在的份上,他决定稍微给朱二留一点面子,就板着脸看向阿六问道“阿六,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你不是和我一块回来的吗?”

    “楚公公和我说的,我就答应了。”阿六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单明了。

    张寿见朱二简直想哭了,他就忍不住继续问道“楚公公对你明说了,是皇上让你给朱二公子当老师,教习他武艺?”

    “嗯,三天一次,一次五贯钱。”

    朱二顿时大为惊恐地嚷嚷道“是三天一次,一个月五贯钱!”真要是一次五贯钱,他就死了!就算他之前利用父亲和大哥都不在,好不容易贪污积攒了一点私房钱,那也不够这么用的!而且还是花钱去挨打,这简直比张琛花钱去学永远用不上的八股文还倒霉!

    “是吗?”阿六有些疑惑地盯着朱二,那无辜的眼神把朱二看得心里直发毛。然后,他才若无其事地转回头看着张寿,满脸坦然地说,“那是我记错了。”

    见鬼的记错了……你小子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的!朱二在心里大喊,可发觉人人都笑眯眯地看着他和阿六,没人为自己说话,他简直觉得自己今天在皇帝面前提出想要学武艺实在是太蠢了。就在他暗中哀嚎之际,朱莹却开了口。

    “二哥,你从前小时候不是一直都希望花叔叔教你吗?花叔叔只肯教大哥,我和你都不肯教,如今有阿六来教你,你这也算是达成心愿了。他这个徒弟说不定比花叔叔还厉害!”

    阿六正想说自己还比不上疯子,就只见朱莹对自己使了个眼色,于是立刻闭嘴。果然,他就只见朱二这一次真的绷不住了,抱头呻吟道“你也说了那是小时候的事,自打看到大哥在花叔叔手底下吃了多少苦头,我早就绝了这心思!”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见朱莹笑吟吟地给朱二来了一记暴击,张寿不得不出面当和事佬,“我会让阿六收敛一点,循序渐进地教你,然后看你的进度再渐渐调整。我听莹莹说,从前秋猎时,你那名次常常落在倒数?你想想,跟着阿六练两年,日后在人前受到吹捧的风光!”

    在张寿的循循善诱之下,朱二不得不幽怨地接受了这个现实。然而,当他委委屈屈地站起来,打算讨好一下日后的临时师父,却又纠结称呼时,刚刚一直笑着看热闹的太夫人突然开了口“二郎,你年纪和阿六也差不多大小,就不用叫师父这么正式了。”

    然而,还不等朱二高兴,太夫人就又笑着说道“以后阿六来教你的时候,你就叫六哥吧,又亲切,又不失敬意,也不辜负了皇上的这一番苦心。”

    朱莹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伏在太夫人身上笑了个饱,手还在那咚咚咚地捶着软榻。而张寿笑归笑,却对皇帝这别出心裁的安排更加叹服,因此,眼见朱二哭丧着脸叫出那一声六哥,他终于忍不住笑开了“阿六,人家都叫你六哥了,你就没什么表示?”

    阿六认认真真地打量了一番朱二,随即伸手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直接塞到了朱二手中,只说了平平淡淡的三个字“见面礼。”

    朱二微微一愣,等低头看见手中赫然是一把不带鞘的开锋匕首,而那木制刀柄看得出手工打磨的痕迹,锋刃寒光宛然,哪怕他在这赵国公府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好东西,仍是不禁舒了一口气,刚刚那满腔哀切一大半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赶紧谢了又谢,等看到张寿告辞说是要回家,阿六跟着点头告别,他目送人到门口,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去送一送时,却只见朱莹突然快步从他身边走过,赫然追了上去。见此情景,他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会儿跟出去不是客气礼貌有敬意,而是典型的煞风景。

    而等到他从门口回来时,就只见太夫人和九娘都似笑非笑看着他。他福至心灵,赶紧双手把刚收到的见面礼呈了上去“祖母,娘,你们帮我掌掌眼?”

    太夫人什么神兵利器没见过,对单纯的兵器兴趣很少,反而对阿六这个人兴趣很大。而九娘也同样是如此,更好奇的是阿六为什么会被皇帝亲自点中来教授朱二——如果不是花七脾气太怪,那家伙在她看来才更适合。

    而等到她接过匕首,拿到太夫人跟前后,她多看了几眼,就若有所思地说“看样子不是什么军器局打造的,反而像是铁匠铺又或者什么地方定制,然后再经过打磨开锋的东西,又轻又薄,比一般的匕首更短,不是我背后说人不是,刺客用起来也许更适合。”

    太夫人见朱二顿时打了个寒噤,她就笑道“你娘和你开玩笑呢。阿六是个好孩子,就是脾气古怪了一点,他在你娘这儿才学了没几天,就把她那剑术学了个不离十,简直是个天才。虽说你娘是让阿寿跟着阿六学,但估摸着阿寿是没那个功夫,你却不妨多学学。”

    朱二本来就想到了之前朱莹得意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