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86章 做点好人该做的事(第1/2页)
    响遏行云的经声入耳,也没有驱散茅真黄内心深处不知由来的一丝焦躁,抬首在望十二道天地气柱下的身影,也顿感有点索然无味。

    金丹之机是会让人着魔,但前提是活着!

    连性命都没有,还谈什么追仙问道。

    抬脚迈步走过令云舒的惊诧,走过乐康的沉思,更走过相随娇的凶戾,直奔犄角处对着天地气柱流口水的傅雷走去。

    他感觉应该帮这货一把!

    毕竟如此多的人虎视眈眈之下,天地气柱里面的东西可是不好拿。

    茅真黄蹲下身子,对着身前这道浓绿的天地气柱仰望了一眼,“怎么相中这个罩子了?”

    这道天地气柱当中有一似大钟红罩,罩内腾腾焰起,烈烈火生,其表更有九条火龙盘绕,将这道绿色的天地气柱照耀的都有点泛红。

    看其威势此宝物在金丹期法器当中都可排个中上,而他手中的冠都堪堪位列下品,还是一把残刀。

    半分都比不得!

    “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九龙落日罩,源其铭:赤炼盘恒待落日,九龙熔心断金阙,此罩已有四百年之史,传了龙门宗十六位金丹期大能,死于此罩之下的金丹修士有十七位之数,其中还有一名化神。”

    傅雷没抬头,双眼死死地盯着此物一阵如数家珍,可见这是一件什么样的金丹期法宝。

    “想要么?”

    茅真黄眯了眯眼,对其就是一句。

    “我宗之物为何我傅雷不想要,但你看令云舒动手了么?”

    傅雷瞪着双猩红的眼一声哀叹,未秋太强势,强势的让这里所有人都不得不低头。

    此时天地间那轮煌煌大日已消失不见,只有一道睥睨的身影伫立穹天。

    而天清宗的左祯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跑了,但那张真仰经云幡却落到未秋的手中,对方此时正在观瞻华阳天宗的神奇真仰之宝。

    “我就问你想不想要?”

    茅真黄看着他丧气的神情,笑容越发浓郁了三分。

    “这还用问!”

    要不是有未秋在那杵着,他傅雷早将自己的爪子伸了进去。

    “想要就好啊!哎对了,你的鱇驹好了么?”

    茅真黄回首望了一眼正对真仰经云幡兴趣大起的未秋,蓦然的对傅雷就是一句。

    傅雷有点摸清头脑的看着他道:“缓过来了,在那处山缝口待着,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只有不到一炷香的逃跑时间,记住!能跑多远跑多远,出了这片山脉最好。”

    茅真黄起身对着近身处的两道天地气柱望了一眼,似乎一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能够到的只有这两处,在想贪心就要承受相随娇与乐康二人的怒火。

    而他必须还要快!

    拖拉的后果就是,他将面对第三人未秋的雷霆杀机。

    傅雷蹲在地上对他愣了愣的道:“什么一炷香的时间?”

    “就是这一炷香!”

    茅真黄一声低喝上脚直接将对方踹到天地气柱当中,然后转首对着远处的未秋就是一声大吼,“龙门宗的,你安敢如此!”

    这一声大喝之音,瞬间将此地所有人的目光给拉了过来,茅真黄一声阴笑的直接暴退三步,撕碎手中渡节云空飞步咒符,朝着右前方踱窜了过去。

    “敢尔!”

    未秋一声震怒瞬间盖过玄显的仄仄唱经之音,看着有人钻进天地气柱,在无一分欣赏手中真仰经云幡的心情,大手握攥如阳,狠狠的朝着那道天地气柱砸了过去。

    茅真黄看着未秋的暴走就是声嘿笑,忍着耳骨的发疼脚步也没停,他知道这一声喝根本不是冲他吼的。

    有难“兄弟”先顶个雷!

    窜进一道土黄浓郁的天地气柱之中,左手撑开酒葫芦右手青光大放,顺着天地气柱根部自下而上的一兜,专挑精光大放之物下手。

    说时急那时快,半息的时间,茅真黄已经抬脚迈到下一道天地气柱开始如法炮制。

    “是兄弟怎敢如此坑我!”

    傅雷抱着一浑身火红火红的大罩子从天地气柱中被未秋一拳砸出,抬头仰天就是一声凄厉。

    还好怀中九龙落日罩够硬,他才能生生的抗过这一拳。

    不过此时哪里有人回他的话,更没一个傻子!

    看到先动手是何人之后,相随娇轻身一转手中顿现八道粉绫,紧接茅真黄之后对着身前天地气柱就下了手。

    而令云舒更快!

    手中的鞭子幻化出无数鞭影对着身前两道天地气柱一抽,就有一堆金丹修士遗物被她浑身绿光卷的不见了踪影。

    “你们想死嘛!”

    未秋看着身下同时暴起的五六人,愤怒的周身皓皓之光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