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不来个前戏么?(第1/2页)
    两个时辰能干什么?

    能够王双背着两根石条上下两个来回。

    也够茅真黄修补一下被盗的大洞,在上下往返一趟。

    当然,更够某人的地基被盗挖一千块石条,更被运到他根本看不见的地方。

    两个时辰!

    茅真黄有点捏不准,但两回被人挖了墙角都是这个时辰,第三次逼的他不得不守株待兔一把,而他更想看看究竟是何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他的根基,还究竟是这片“天“故意玩他而已。

    他更希望是后者!

    但事与愿违,事实偏偏就是前者。

    站在山的一侧,他已经看到远处狂奔过来一群黑影,足有十几人之多,而当头之人更是看的茅真黄瞠目欲裂。

    皓皓如阳,未秋也!

    红冥好像没跟他没撒谎。

    看着奔来的一群人,茅真黄强忍着颤抖的身子极目远望。

    方仰月!

    乐康!

    .......

    这是认识的,不认识的最少还有十几人之多,尽数都是五宗之列。

    很快!

    没出几十个呼吸的时间,这群人已经站在茅真黄的脚下,未秋抬起头对着茅真黄嘲蔑看一眼,左手对着身后的人一挥,其后乐康等呼啦的一声朝着他石台刚填好的那处犄角奔去。

    茅胖子瞬间急眼的道:“大哥,不来个前戏嘛?”

    对方直接的让茅真黄有点受不了!

    别说他未秋的奔日秘法,就是方大寡妇的幻灵真诀在这估计亦是能排在前列的。

    这等人物居然干偷盗?

    红冥与他分说他本是不信的,但此时却是大开了眼界。

    就连方大寡妇这等姿容的女人,都扛起五六根石条奔向远方,看着茅真黄站在石台中间迎着清风一顿凌乱,他瞬间有点不懂这个世界了,遍地都是的石条犯得上偷么?

    “大哥,真没有前戏?”

    茅真黄朝着下方望了望,看着因为扛石条弄的灰头土脸的未秋,小心翼翼的对着喊了一嗓子。

    此人确实是个大哥,他自己一人来就算了,别说身后还带着十几人,即使对方干的事很让茅真黄恶心,茅胖子朝着对方说话的语气也是很柔和。

    没办法,好虎也架不住群狼!

    “一二三,起!”

    未秋连头都没抬,吭吭哧哧的将多达八根的石条扛上肩膀,大吼一声,直接朝着方大寡妇远去的方向迈去。

    “喂大哥!你挖的角,搬我的石,拿走我的东西,还他娘的当着我的面,难道临走的时候连一句狠话都不放一放?”

    一点套路都没有!

    未秋还是没搭理他,好似部的都用在了肩膀之上的八块石条之上。

    茅真黄将八卦云虚帕捏皱皱巴巴间,其眉头扭的也没差手上那块“破抹布”上的褶皱。

    犹豫了再三,茅真黄最终也没有将手中的八卦云虚帕,朝着那个扛着八块石条健步如飞的男人扔出去。

    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有点匪夷所思,未秋居然没找他算账!

    别说算账,连与他说上一句话似乎都懒得说。

    这是怎么可能的事情!

    这群人当中,入股傅雷是他第一恨的,那么他茅真黄绝对能排得上第二的位置。

    茅胖子有点想不明白,更理不清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现实也没有给他在思考下去的机会。

    因为未秋又回来了!

    “你大爷!别以为你玩的是正霄宗皓皓之法,爷爷就怕了你。”

    婶可忍,叔他娘也不可忍!

    哪有光一个地方褥羊毛的,你倒是换一家啊,这可倒好,还没到百息的时间居然已经往返一趟。

    照着这般的干法,别说一个时辰,半个时辰的时间一千块的石条就能被这群“硕鼠”搬的彻底不见踪影。

    “我日你姥姥的,小爷跟你说话呢!”

    茅真黄捏着八卦云虚帕,对着打头的未秋一顿吹胡子瞪眼。

    此时山巅的高度距离云上的距离不过两人之距,这等距离不过就是几十块石条的事,现在这群人坏他大事,别说你他丫的叫未秋,就是叫天王老子茅真黄也要急眼。

    有些时候最怕的往往是无声的沉默!

    不过比上回强一点的是,未秋对着茅真黄抬了一下眼皮。

    但未秋这一抬,其后十几人带着杀气的眼眸也是瞬间一抬,冲荡高天的杀气逼的茅真黄直接一退。

    噗通!

    刚要发狠的茅胖子一屁股直接跌坐在石阶之上。

    茅真黄目光有点呆立!

    直到未秋等人扛着石条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