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3章 一句一杀人(第1/2页)
    战矣哉,暴骨沙砾。

    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

    魂魄结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

    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

    伤心惨目,有如是耶!

    这就是战场!

    世间最惨烈的景象莫过于如此,也许还有比此更甚的,可能也就剩下了那六宫鬼狱有的一拼。

    不过,这般的场景,茅胖子眼中见的多了。

    被观楼宗下放于此一十二年,什么惨绝人寰没见过?

    就是眼前这般几万人的厮杀,不算这次,他的人生已经历过了最少四次,梁国与周边的小规模冲突更是不知经历了繁几。

    在看此之时,除了嘴里咂吧的一声感叹,剩下的只有眯缝眼中的古井无波!

    没甚的新意,死人看多了,也有抵抗力。

    虽然感觉眼前的修罗场景一点意思没有,但茅真黄还是如翟老六一样,朝前方盯的很是认真。

    前所未有的认真!

    认真到手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四五张黄符捏在手中。

    随着梁的雄起,仗着自身甲被精良、武器锐利的老兵痞,瞬间将战线又推回到第一道防御线。

    暴躁的赵国农夫兵,就是仗着那一腔热血也湮灭不了梁的士气。

    但梁气势如虹的那股子气到了丢失的第一道防线也就泄的差不多了。

    没办法!

    梁国西北线大将军郭世干不作为,命令就到于此。

    而这帮老兵痞那股子拼命劲一泄,能守住这块丢失防御线就算烧了高香,哪敢在要求他们更多。

    两边都“发情”的后果就是,双方大军红刀子进白刀子出,杀成了血葫芦。

    在然后!

    就没有再然后了。

    双方拼尽了力气的结果只有一个。

    战事出现胶着之态!

    这是茅真黄与翟老六最不希望看到的状态。

    梁国失败也好,大胜也罢,他们这种老油条永远最希望看到是一鼓作气很是干脆的那种战事。

    干脆到他们这群所谓的仙师,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的战争,才是最好不过。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这群高高在上的仙师,才不会被人间一根小小的箭簇射落“神坛”。

    当然,刚才死的那一百多人是个意外!

    “赵最近四个月来有点透着诡异劲,战事都到了这个地步,明照宗那帮疯子居然还憋着不出来。

    你说说,打仗就打仗,拉开架势酣畅淋漓的比划比划,分出个一二三来输了也不寒颤,而这帮杂碎到好,却开始不按常理出牌了,也不知道憋的什么鸟,死的那帮农夫看的我都有点心疼。”

    翟老六冷着一张长脸,也没管茅真黄听没听的进去,在他耳边就是一阵的叨叨。

    “别说人家明照宗憋不出好鸟,咱们脑袋上华阳天宗那永河子大神就憋出好鸟了?

    三年的战事,咱们大梁丢了六座城池,除了灵威城外,剩下武宁、清台、西重、连固、番海子五座城池,哪座不是在他手里丢的?

    而他要是跟人家明照宗比划比划输了也就算了,丢了五座城池都没看见他露个面,天天跟个神龛似的在军营里一挺,胖爷每个月还要去上供。

    更不知道华阳天宗那群老祖是干什么吃的,居然派了这么尊大神过来。”

    “清河子”三字简直如魔咒,茅真黄一提这个名字,瞬间就有暴走的态势,嘴里一堆的念念碎混着唾沫星子就喷了翟老六一脸。

    可见这两年的“供”绝对是没少上,要不然也不能有这般大的气。

    “禁声!秃子我当然知道那帮人也憋不出好鸟,但此时收起来你那无缘由的愤怒,招呼你那五只弱鸡去,骂两句归骂两句,重要的是别提名!

    怎么说也是个金丹期的人物,那般的神识已经贯天透底,真要听见暴怒起来,碾死你我跟碾死两只蚂蚁没甚的区别。”

    翟老六直接对着喋喋不休的茅胖子大屁股就是一脚,

    踹的很重!

    不过收效却也显著,直接打断了他的碎碎念。

    老倌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身,在朝前方看时,那张老脸凝黑的几近滴墨!

    “入他娘的!明照宗这帮鳖孙总算是憋不住了,胖爷我还以为不出来了呢。”

    茅真黄被踹的一个轱辘也根本没在意,回头看着翟老六那张渗人的脸,就知道没好事。

    抬头朝前边一扫,果然!

    赵后方乱阵之中已然出现了一群不合群的白衫之人。

    纷乱的赵看着身后这群突兀出现的翩翩人儿,自动为其让开一条直通前方战线的道路,提着武器夹拥着这群白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