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陡然生出花火(第1/1页)
    与这干裂蒸腾的土地契合相融!

    火龙明亮、耀眼,随剑舞,霸天地。

    琴音切切、热浪挥散,

    持剑男儿身坠鬼斧熔炉,

    凡人与天地之争,

    不自量力?

    可惜,火海洪流中一阵旋律拨开绿色,

    对,是看不见的,

    绿色云雾。

    男儿旋剑,周身密碎异香。

    湘沫玲珑玉指遇离然之音相邀,

    樱唇吐露:清幽。

    暴烈火龙终是被驯服于柔乡。

    式是攻心,巧取偏转的线触到尽头一点,

    消散、消散!

    突然出手的一笔,已视死如归!

    湘沫心中一惊,

    指下相伴陡然生出花火,

    让灵魂因极致诱惑演奏,

    而她的眼中只有那两人忽远忽近的相搏!

    寸笔飞花,克情、克险、断在一念。

    长剑潇洒,挡生、挡死、葬在缘起。

    紫衣凄凄,还望生还?

    长剑回鞘,这次破例,

    盟主之位近在咫尺,

    可亲手斩落高岭之花,

    必悔断心肠!

    贝齿咬含晶莹唇瓣,

    明眸闪烁涟漪清流,

    湘沫为之感伤。

    点点抚弄聚为溪流,

    白炙晴天盖上阴凉,

    雨滴涔涔,

    溅起的水花,

    一遍又一遍,

    划过,裂缝……

    “眉梢眼角含媚气,却挡不住粉唇指下傲骨心。”

    湘沫恍惚间突然听到一句话,迅速回神,有些尴尬地将双手从古筝上收回来,往侧面一看,盟主正盘腿坐在凉垫上,满眼含笑地望着她。

    “谢盟主夸赞,小女子琴技一般,多亏国师引领,才知该如何去弹。”湘沫站起身子,有一点惊慌,这盟主已过半百,正是老练,威严不减。

    “哈哈哈,姑娘不必谦虚,你们俩合到激情处,那风柳君竟突然抛琴来同我相斗,留你一人操起盘,简直是难上难,可没想到姑娘的衔接竟然如此巧妙!”

    湘沫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微笑道:“只是盟主与我们国师的情谊感人肺腑,小女动情于义,沉迷于剑与笔的精彩角逐,久久不能回神,还望见谅。”

    “好,好,风柳君,此女子世间罕有,有绝美姿色,更有惠心才华,不如风柳君再多留几日?本盟主还想再听听姑娘别的曲子。”盟主望向对面坐在琴边的姜黎然。

    “此女是小辈一位朋友的爱女,此次只是随我来见见世面,不方便多留,并且冬荷周边一带闹灾情,容不得小辈不顾,望盟主不要责备。”姜黎然起身道。

    啥?啥?她什么时候成腾夜妙女儿了?不对,可能只是指腾王府吧。湘沫心中想到。

    “不会,”盟主嘴上说,可是脸部的条条皱纹却表现出很不满,“姑娘,令尊何许人也?”

    湘沫看盟主刚才还和颜悦色,现在却有淡淡怒气,并且此人气质就如他腰间的佩剑般火爆,他们现在处于孤脊山脉间的一座谷中,气候比外界稍微好一些,可湘沫还是觉得面对这样的人很难熬,看姜黎然一脸淡定,算了,国师肯定有办法,不然他也不会那么说,但是,刚准备回答时,盟主突然面色一凛,怒目向湘沫身后谷中的崖壁上望去,

    喝道:“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