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莫要再脱了(第1/2页)
    “等一下。”腾夜妙唤道。

    湘沫转身,不知为什么,每次大佬站在面前时,她都忍不住要报以微笑。

    “衣服?”腾夜妙视线下移。

    湘沫被看得不好意思,不安地绞着手指“上面粘上好多血,我扔掉了。”

    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大佬上前,双手捧着湘沫的脸,用温热的手指一点一点轻轻地擦拭湘沫脸上的血渍。

    “擦不干净。”腾夜妙喃喃细语,俊秀的眉头不满地锁住。

    “哈哈,没事,回去洗洗就能擦干净啦。”湘沫的脸颊在腾夜妙的手中绽开了一个笑容。

    “谁的血?”

    “啊对,大佬,是李公子他们,遇到危险了,我们快去救他们!”

    “死不了,别急。”

    “啊?可是,不过大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们一定会没事的。”湘沫担忧地嘟了下小嘴,随即又咧开嘴得意道:“之前我干掉一个无脸怪呢!大佬你是不知道有多刺激,我给你讲,”

    “别笑。”腾夜妙依旧皱着眉头,他松开湘沫的脸,开始解外套。

    “大,大佬?”湘沫还想告诉大佬自己遇到过什么,但还是乖乖闭嘴,疑惑地打量着大佬的举动。

    腾夜妙刚脱下银花劲服的外衫,露出穿在里面的鹅黄里衬,一抬眼便瞧见湘沫的小模样。

    视线下移,停在湘沫若隐若现的胸部,那里的景致本就绝妙,现下要显不显更是撩拨人心。

    刚才一直在生死关头打擦边球,湘沫一心顾性命就已万幸,哪有心思注意自己的仪表?

    现下在大佬幽深清冷却泛着丝丝温情的目光注视下,终于是低头瞧了眼自己的狼狈样,脸刷的一下红扑扑,心跳也不受控制地狂跳。

    湘沫立刻背过身,结巴道:“我,我,我是迫不得已把外衣扔掉的,谢谢大佬救我,我没事啦,不太方便,呃,……”

    一袭银衫搭在了肩膀,感到后背一黑,腾夜妙把身子俯下,整个阴影将湘沫罩在其中,耳旁传来压低且轻柔的声音:

    “世事险恶,你必须咬紧牙关,但是本王说过会护着你,所以本王在,你就靠过来,无妨。”

    腾夜妙边在湘沫耳旁轻语,边拉着衣衫遮住湘沫的身子。

    湘沫有些不太置信地享受身后男子极致的温柔,她说不出话,本来只是因为羞涩而脸颊通红,但现在那沉沉的低语就绕着耳边打转,惹得耳垂都是红得滴血,鼻子酸溜溜的,真的可以靠过去吗?

    在这放眼无亲无故的世界,这个男子愿意为她心疼,为她担忧?

    在遇到危险绝望时的眼泪,在这时,丝毫控制不住,蹦豆似的,不断往外掉。

    湘沫默默地抽泣,她害怕自己的哭闹声惹得大佬突然拂袖而去,所以一直在压抑。

    腾夜妙没有再说什么,他需要时间去了解这个女子,这个女子特殊的体质,可以同化毒婪珠。况且查不到任何有关她的信息,禁术诱魂竟然神秘地选择了她?还有这女子总是有一种奇怪的魅力吸引他,使他斩不断,得不到,还急不得。

    腾夜妙闭上双眼,从背后半搂着湘沫因为抽泣而有些颤抖的肩膀,默默听着女子有意压抑的哭声。

    他不太明白湘沫为什么这般委屈,不清楚发生过什么,他是刚从瑞都赶来,通过对湘沫体内毒婪珠的感应才找到这里。

    他当时从一点香手中拿到的证据指的是调兵买军火的一封串通信件,通过信上的线索,他查出这是西北边防大将军赵炎烈写给奇指组织的,很大嫌疑是为叛国做准备,但是腾夜妙并不是这么简单地想,因为有很多诱因是推着他去查这件可疑事件的,也许是另一种推断。

    越幻与一点香同在术阴馆,腾夜妙刚开始并不怀疑越幻,但是一点香出事,证据被腾夜妙派人送到皇上面前,提醒皇上警惕赵炎烈将军之时,越幻却突然提出想回故土烟南国。

    腾夜妙就想出一个方法,就是去激一激越幻,如果他只是单纯地回故里看看,就不必在乎,但是如果露出一点马脚,这样也在掌握之中。

    能刺激越幻的最合适的人只有湘沫。

    湘沫渐渐止住哭泣,将腾夜妙的双手从肩上抚下,转身抬头看向大佬,眼中还含着点点晶莹,由于哭泣,声音略显奶气:

    “大佬,你让我办什么事我定会尽心尽力,我一定努力提升自己,不拖大佬后腿!”

    腾夜妙抬眼望向洞中那幽暗不明的深处道:“品乘的盟主指的那东西想必就是'净'。”

    “这个气味就是'净'吗?”

    “嗯,不过李公子想要得到甲位,就必须亲手得到那物,你不必在意,只需做好自己的任务。”腾夜妙转身走到洞口道,“过两日就将启程回锦国,路上要小心。”

    腾夜妙还想再吩咐些什么,但上面传来了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