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如果是罪,请还给我 > 第22章 完败
    我戳着衣服,谢雨荷奸笑说,“怎么,是不是穆凡让你失望了。”

    我噗嗤一笑,“谢雨荷,我都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情耸我,刚才的泪水,是不是眼睛里擦了大蒜挤出来的啊?”

    谢雨荷不屈不饶的说,“你都成什么样了,我看也没有怎么样嘛,依旧五官端正,四肢健,刚才有个男医生还给你检查了一下,贞操依在。”

    我真哭笑不得,气得脸红脖子粗,“难道失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喝点水后精神好多了,开始和谢雨荷联系嘴上功夫。

    也明白了,为什么人可以三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三天不喝水,我的确渴了。

    “当然,整天跟一个老处女住一块老是觉得闷气。”这才是谢雨荷的风格。

    张雪柔愕然,被我跟谢雨荷赤裸裸的对话弄得楞在那里,小小说:“雪柔姐,没事,她们就这样,改不了了。”然后走到我的窗前,“你们两个别没完没了的,可依姐,一天一夜都没有吃东西了,肯定饿了吧,我给你剩点粥吧。”

    听小小这么一说,让我感觉到肚子里,确实空荡荡的,像是放干的湖,仿佛能日进千斗,但我此时更担心的,是张子枫现在伤势这么样了,真想去看看他,但我现在确实太过于稀弱,除了刚才跟谢雨荷偶偶斗上几句,现在连下床走都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走出着病房。

    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

    一切安好!

    小小带来的粥很好喝,以至于她露出怪笑,竟然说是谢雨荷亲自下厨煲的。

    在我的意识形态里,谢雨荷是那种五谷不分,蒜葱混乱,走进厨房啥啥都分不清楚的人,怎么还会煲粥,还是我最喜欢的皮蛋粥,她会打蛋吗,而且喝起来似乎带有肯德基的味道,让我怀疑这粥的来源是否真的是谢雨荷煲的。

    但不管这么样,我依然感谢好姐妹。

    我确实很饿,以至于远远超出小小对我饭量的预算,在我连碗底很吃干净后尴尬的说,“那个,雨荷姐,要不辛苦你在回去煲点。”

    “啊”,我想谢雨荷只能冒出这个字,她和小小一样低估了我此时的食欲。

    我放下碗,准备下床,谢雨荷赶紧扶着我,“你这刚来来点精神,又想躺回去是吧。”

    “我想去看看子枫。”

    张雪柔也走近我身边,把我扶回床上,“有穆凡哥照顾呢,我哥会没事的,你就好好躺着休息吧,待会我也要过去,我哥让我好好照顾你,要是他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过去,他非得骂死我不可,可依姐,我知道你担心我哥,但你的身体也一样要紧,你先躺着,等身体好点在去看我哥。”

    在她们三个连哄带按,我只好躺回床上。

    穆凡推门而入,那双依旧像冬天里的凝聚着冰雪一样的眼睛直视着我,“你没事了。”

    我微微低头。

    他转身就走,谢雨荷拉住了他,“你有点表情好不好?”

    穆凡停住脚步,面无表情地说,“你想怎样?”

    谢雨荷仿佛被震慑了一样,乖乖的放开他的手,平时口齿伶俐的嘴,今天竟然支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我想这个世界真的有五行相生相克,穆凡盯着她,她这只狐狸竟然像只猫咪似得有些害怕躲开,穆凡说,“要是没事,我走了。”

    “那个……那个……,你救了陈可依,她还没有谢你呢。”

    谢雨荷把话抛给了我,但我此时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谢谢,穆凡早就懂了,这两个字眼似乎俗套了点,说改天请你吃饭,穆凡又不是个追求物质回报的人,说给你一千块,我敢保证,他一定会马上马,立刻立的抡圆了给我一巴掌。

    那个,我以为不说话,我们会至少沉默中,然后穆凡泛着冷傲的神情,像个影子一样离开房间,没想到他会在大家一起向我看齐时,打破了那种连根注射针头跌落地上,都能听见的寂静。

    “是张子枫救了你,不是我,如果你想谢,你就感谢他吧,我只是很久没有听见有人被打残的声音,所以自己动手制造了而已。”

    穆凡说话时,眼睛都不眨。

    什么是被打残的声音,不要给周围的人,制造他是天生暴力狂的假象,其实都一直知道,他还很温柔。

    谢雨荷妖里妖气,“哦,原来是子枫哥救了我家可依啊,麻烦你回去告诉他,过几天等可依身体好些了,准备以身相许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真不知道谢雨荷那个白领妖精想要干什么,难道是想学着桐华姐姐戏点鸳鸯,还是想看一出现实版聊斋。

    不过,我清楚的看到,穆凡的脸上,动容了一下,但很快又消失在他那张宛若无情的脸上,我想仔细琢磨一下这个刚刚捕捉到的表情,以推算里我在他心中的分量。

    但我很失望,他的心思真的很难揣摩。

    我伸手拉了拉谢雨荷的裙角,示意她不要胡说八道,穆凡对她的话报以冷笑,“如果你想,可以一起。”

    我想此时谢雨荷肯定希望自己马上变成女金刚,然后直接从穆凡脑后的衣领提起他,重重地扔出房间,再踹上几脚,以证明姐不是好惹的,这么久,我头一次看见谢雨荷被气得火冒三丈,还无处发泄,真不知道是该说她自找的,还是安慰她在努力点再扳回一句,我哭笑不得。

    小小一旁偷笑,谢雨荷瞪了她一眼,她赶紧收起了笑容,安静地缩在一旁。

    谢雨荷说,“我倒是可以考虑,但我们家可依美女,可是国宝级的人物,要是做了别人的女朋友,你可别后悔。”

    我瞪着谢雨荷,她那副嘴脸压根就挂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字样。

    谢雨荷挖坑似得说话,以为穆凡一定会掉进去,没想去穆凡的话,绝对让谢雨荷发誓,在也不跟这种人说话,以至于保存自己的脾胃肺不被气炸,穆凡说,“你以为吃竹子的都是熊猫吗,也可以是毛毛虫。”

    我不是失望谢雨荷又输了一筹,而是失望穆凡对我的态度,原来他对我的好,纯粹是江湖侠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原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一厢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