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如果是罪,请还给我 > 第023章 又不是偷情
    此刻,就像有个人出来打个圆场,但我、谢雨荷、苏小小,三个女人一台戏,唱的都是悲哀,穆凡那张冰死人不偿命的脸,让我们都感觉到了无可奈何,于是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其实房间还有一个人来来这,就是张雪柔。

    她婀娜多姿的走到穆凡的身边,拉起他的手说,“穆凡哥,别这样,他们都是你的朋友。”

    谢雨荷倔强,“我们不是。”

    穆凡冷哼一声,“高攀不起。”

    于是,病房里,瞬间又弥漫着硝烟。

    张雪柔笑着说,“那个,可依姐,你现在也醒了,有雨荷和小小姐照顾,我还是去看看我哥吧。”说完回头看了看我,拉着穆凡出了房间。

    穆凡和张雪柔离开后,谢雨荷坐到我的窗前,一副很是认真的表情问,“陈可依,你到底喜欢哪个?”

    “你在说什么啊?”

    对谢雨荷无端冒出来,摸不着边的问题,我报以大大的问号。

    “明知故问,当然是穆凡和张子枫两个人之间,要你选,你到底喜欢哪个?”

    谢雨荷一副我该从了谁的口气,给个出选择题,竖着兔子一样大大的耳朵听我的回答。

    “我一定要回答你这个荒诞的问题吗?”

    我拧着眉头。

    谢雨荷说,“以你的性格,放着一个为你,一个救你,两个男人你都无动于衷吧。“

    “这是你一个职场女王该问的话吗,打算改行投身娱乐事业,写个剧本什么的。”

    谢雨荷搬过来一张椅子,坐到我床前,“对,姐姐我有这个意向写部现代版聊斋,加上一段不生不死的三角恋爱。”

    “哼,难怪穆凡说你神经质。”

    我对谢雨荷的话报以蔑视性的微笑。

    “陈可依,我诅咒你挺着大肚子被某个变态男抛弃。”

    ……。

    下午,小小被行政经理的追魂连环C,召回公司上班,假以公司的形象旗帜不能因为我的损落,而一阕不振,说的那么堂而皇之,还不是缺少个斟茶倒水门童而已。

    谢雨荷本来怎么也不肯回去完成她的报表,但还是扭不过我以她如果不回,我就拔掉针头马上出院的为由的威逼,最后千叮万嘱,并逼我发下毒誓,绝对不可以离开床之后提的LV包,蹬着十厘米高的达芙妮鞋子回公司去了。

    这时候,我突然觉得,人这一生,大起大落太快,能永远看见米明后天的阳光,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假设前天晚上,我真的糟蹋在那些地痞流氓的手上,是否会跟小小一样的选择,把生命,葬送在深海里头。

    我想此时,该不是去想那些事吧,触手抚摸着夏天炽热的阳光,然后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和谢雨荷讨论不着调的事情,来打发发霉的青春。

    这样,也许才是对的。

    正当我躺在床上,沉浸着乱七八糟的思绪时,搁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Boss,他语重心长的说,“小依啊,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本来是打算抽点时间过来看看你,但最近公司实在是太忙了,你多注意休息,把身体养好了,不用急着回公司上班,工资照样给你发!”

    要不是Boss这人对我本来就没按生命好心,否则以我的性格,绝对感激涕零,但话又说回来,Boss虽然色欲熏熏,可对员工的关心还是不分男女,只不过是比重问题,什么叫最近比较忙,说白了还不是怕办公室里的老板娘。

    于是我笑着说,“张总,不好意思,又给公司添麻烦了,我会尽快回公司上班,绝对不会耽误工作的。”

    Boss其实姓张,叫德之,名字取得儒林书气。

    他说,“没关系,你先休息,我这会忙着,祝你早日回归。”

    我挂了电话,张子枫在楼上的特护病房,我拖着拖鞋,右手举着点滴,向楼上走去,隔着门上的玻璃,我能清楚的看到,他头上裹着纱布,侧着身子躺在病床上,旁边的桌子上的瓷器瓶子上插着一束花,张雪柔靠在沙发上睡的正香。

    我浅笑,看到他们都在安然的睡觉,本来不想进去打扰,正准备离开时,张子枫突然睁开眼睛,冲着我说,“可依,是你吗?”

    我轻轻推开房间进去,走了进去,他看见我右手举着挂瓶,很吃力的移动着身子,我想说什么,他已经开口,“过来这边坐吧,床头上有挂瓶。”说完他想起来。

    我忙说,“你别动,我自己可以,要是触动了你的伤口就不好。”

    虽然我说话和动作都已尽量很轻,但张雪柔还是被惊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可依姐,你怎么上来了,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给你准备去。”

    “雪柔,别忙了,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哥。”

    张雪柔这女孩显然很精灵,“哦,那你们聊,我去楼下超市买点东西,顺便给你们弄点东西。”还没等我们回应,她边推门走出去了。

    我本来叫她,但被张子枫制止了。

    张子枫脚绑着纱布,我问,“还痛吗?”问完后我又觉得自己是个白痴,好端端的大腿划了那么大道伤口,能不痛吗?

    张子枫笑着摇头,“早就不痛了,你看,哎哟。”他抬腿时,叫了出来。

    我右手慌忙把他的腿搁好,“还说不痛,你们男人是不是都那么爱逞强啊?”我有些生气。

    他突然很煽情的握着我的手,“那要看值不值得。”他说这话时,双眼暧昧的看着我。

    我急忙躲开。“谢谢。”

    “谢我什么,如果要说谢谢的话,我们都应该谢谢穆凡,要不是他即使赶到,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做事从来不需要别人说谢。”

    我浅笑脱口而出,张子枫很奇怪的看着我。

    “但我更要谢谢你啊,要不是你舍身救我,这伤,就应该是我受的,如果没有你,就算穆凡赶到了,后果也不敢想象,说到底,我还要特别感谢你。”

    “雪柔跟我说,当时你为了救我,差点……。”

    我打断他的话,“过去的就让他过去,虽然受了点伤,关键是我们都还在,就不要谢来谢去,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朋友就要肝胆相照。”

    张子枫深情款款的看着我,那种眼神,就像热恋多年的男人,在看自己的女朋友,“可依,你是我这辈子里,见到过最美最善良的女孩,如果可以,我想一直陪在你身边……”

    我心头一颤,知道张子枫想说什么。

    “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啊,生死与共的好朋友,好朋友不是都会一直陪在彼此身边的吗,比如谢雨荷,比如小小,比如穆凡,有危险时,都会挺身而出,不是吗?”

    张子枫点着头,然后又突然抬头笑着说,“嗯。”

    他的眼神在闪烁,如同一只捕猎的夜猫,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本来很是煽情的场面,现在变革异常尴尬。

    “你给你剥一根香蕉吧。”我转移话题,打破尴尬的局面。

    张子枫点头,然后看着我笑,不知道他此时在笑什么,我问:“我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他伸手把我的头发理到耳边,“落到嘴巴上去了。”

    穆凡没有敲门,就一直闯了进来,看到我跟张子枫那样亲密的动作,站在门口楞了一会,以至于张雪柔都没有来得及反应,直接撞到他的身上。

    穆凡转身就走,张子枫叫住了他。

    他站在,停顿了一会,才缓缓转身。

    他进来把从超市买来的东西放在沙发上,然后看着窗外,张雪柔诡异的笑着问,“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不是你们想的那么。”

    张雪柔嘟着嘴浅笑,他的笑容很像张子枫,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们没有想什么啊。”

    我缄口不言,这种情况做好保持沉默,否则只能越描越黑,原本没有关系,别人也会误认为关系不浅。

    反正,又不是偷情。

    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