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如果是罪,请还给我 > 第018章 爱上他吗
    谢雨荷不正经的浅笑。

    我瞪着她,“你不能认真点吗。”

    她把杯子放回茶几上,然后搂着我的脖子,“说吧,唉,是不是又被那块寒冰冻着了身子,来姐姐我给你点热量。”

    我摇头,“我今天大闹了他的书籍签售会。”

    谢雨荷放开搂着我脖子的手,曲卷着身子,抚摸着她白皙的美腿,似乎没有什么要说的,我奇怪的看着她,她问:“what?”

    “你不损我几句,好像不是你的性格啊?”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挨,姐姐我是无产阶级中立派,少搀和你们那点点矫情的事,还是省点心,姐姐我还想多年轻几岁呢。”她事不关己的说着。

    我娇嗔说,“谢雨荷,你的良心呢,是不是被狗吃了,姐姐我都烦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跟个没事人似得,还是不是好姐妹?”

    谢雨荷笑着说,“难道,还要姐姐我带着你列着纵队,走到穆凡面前鞠躬道歉,问他是要以身相许来赎罪么。”

    我目怒!

    谢雨荷叹了一声,“陈可依,你脑子坏掉了吧,你跟一根木头较劲干嘛,真是吃饱了撑着,都没事干吧你,你要是没事干,就给姐姐我揉揉背,锤锤腿。”

    “乱七八糟的,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我感觉,穆凡他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之所以看他冷冰冰的,可能是那我们太不了解他了,今天下午,我大概看了一下他写的书,写的真好,感情细腻,很难得,从他书的字里行间里,不难看出,他确实是个用情专一的男人。”

    我开始沉浸在穆凡的思绪里。

    谢雨荷嗤之以鼻,呵呵一声,“那些故事,都是他意象写出来,博取像你这样的无知少女眼泪的,这个世界,哪有什么王子公主的童话爱情,都是那些无聊的人,吃饱了没事干,胡编瞎扯的,就你相信,陈大美女,你呀,还真是好骗。”

    我替穆凡辩驳,“什么啊,你没听张子枫讲的吗,我觉得穆凡写的,就是自己他的故事,那就是童话。”

    谢雨荷报以冷笑:“他俩什么关系,你就信了,就算是真的,一个沉浸在过去悲伤记忆里的男人,他的故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我说,“你有空时,也看看,就在家里的书架上。”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哎,陈可依,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那块木头了。”谢雨荷貌似极其认真的问。

    “哪有啊,我只是就是论事而已,别瞎说。”我有点心虚。

    难道真的爱上他了,我在心里反问自己。

    “好了,本宫没时间你瞎扯,要开始批折子啦,没事你就在沙发上躺着。”谢雨谢喝完茶几杯子上最后一口咖啡,坐到办公椅子上继续工作。

    “那你先忙吧,对了,下班后张子枫约了我们一起吃饭,顺便把车还给她。”我倚在谢雨荷办公桌旁边。

    她抬头奸笑,“是约了你吧。”

    被她这么一笑,我顿时脸颊微红,“一起的。”

    谢雨荷说,“不跟你嬉皮笑脸了,晚上我还要加班赶报表呢,你自己去吧。”说完继续挥动着她的美手,在键盘上敲打着。

    她说忙,“好吧,晚上加班不要太晚,早点回去,我煮好夜宵等你。”

    谢雨荷不抬头,“你自己也小心点,玩开心点,不要太想着我啦。”

    “少恶心了。”

    我嬉笑着关上谢雨荷的办公室离开,但内心总感觉不平静,像是某些东西,落进之后无端溅起了水花,进过茶水间时,特地给自己冲了一杯柠檬,喝下一下才发现,自己的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变得酸楚。

    回到前台时,龚南已经不在,小小整理刚才没有完的资料,见我回来,神秘兮兮的拉过我的手,坐在椅子上,“可依姐,给你,不辱使用。”

    小小笑的有些神。

    是诡异。

    我此刻却没有注意,因为太兴奋了。

    我真想抱着小小大声说,“小小,你太伟大了。”然后亲亲她的脸颊以表感谢,但在TD,都说了前台是公司的形象招牌,有必要保持矜持,但内心的喜悦,还是急需某些必要的动作来表达,我抱着苏小小的手说,“小小,你太神奇了,这你都能办得到。”

    苏小小撅着嘴,“啊,你原来是想我是做炮灰的啊,可依姐,你真狠。”

    “小小,太感谢你了,你都知道,我现在跟他,时局紧张,别说当炮灰了,说不准一不小心,就灰飞烟灭了,再说,穆凡也不会给我找个机会的。”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过苏小小下面的几句话,让我觉得自己从晴空万里的云头,直接坠下无底深渊。

    她说,“先别高兴太早,穆凡虽然在他的书上签了字,但后面那句就要让你失望了。”我盯着她那双宛如会说话的眼神,仿佛写满了荒凉。

    当然,荒凉那不是她的,而是留给我的。

    翻到书的最后一片,上面苍劲有力的挥洒一行楷书,“别自以为是,小心被人骗子还帮着数钱。”

    小小落井下石,“怎么样,是不是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了,心痛了吧。”

    我看不明白穆凡写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我不该管他的事,还是什么,但这句话确实像小小说的,给痛了我的心。

    难道真如谢雨荷说的,爱情已经悄悄来临,我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许久未曾有过交集的男人。

    怎么可能,爱上他,不应该吧。

    在看着那行字,我脸上淡淡的笑容,微微掩盖了内心浓浓的忧伤。

    我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吗?

    小小对我的表情失常并不震惊,从某种主观意念上来讲,我这种表情很符合情理,所以她并没有在意太多。

    下班时,穆凡从我们眼前走过,就像徐志摩的诗一样,不带一片云彩,更不在意我和苏小小这两个傻子一样的人的眼睛,正跟着他的脚步划着直线,直接把TD的标志当做空气,小小一脸气急:“什么人。”

    我拍着她的肩膀,她问,“晚上,雨荷姐还要加班吗?”

    我一边整理桌子上的资料,一边回答:“估计这几天都要加班了,她啊,正赶着报表呢,BOSS追的急。”

    小小坐在椅子上不动,我奇怪的问:“小小,下班了,怎么还不走,晚上一起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