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艺术团的阴魂(第1/3页)
    从死者家里出来,李雪激动的不行,说:“晓蓉姐真有你的,一句话就问到了事情的关键。”

    华晓蓉说:“先别激动,女人会跳舞又能怎么样?”

    李雪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华晓蓉想了想说:“死的三个人都说过同样的话,其中肯定是有联系的,只要把这个联系找到,应该就可以知道他们为什么自杀了,现在去另外两个死人家里问问,她们生前认不认识那青石镇春蕾大院的一个女人,如果也认识就好办了。”

    接下来两人开车去往另外两个死者家中。

    一个小时后,李雪彻底激动了,果然!三个死者生前都在青石镇春蕾大院认识过一个天舞非常好的女人。

    “这也许就是事情的关键了!”李雪雷厉风行,立刻拉着华晓蓉直奔青石镇。

    青石镇是偏远的一个镇子,离市区足足一百来里,因为早年出产青石,所以很好确认。

    两人赶到地方天已经擦黑了,李雪把警车停好,两人在镇上找了半天,才在一个很偏僻的角落,找到春苗大院。

    春苗大院大门看起来黑不溜秋的,有点像破败老宅。

    两人进了里面,刺鼻的臭味直往鼻子里钻,一个女人,看两人进来,表情很厌烦。

    李雪向她打听跳舞的女人,这个女人说,镇上从来没有什么跳舞的人。

    李雪不死心追着又问了一遍。

    女人头也不抬“没有,镇子上从来没有这个人,要不你去问问别人吧。”

    李雪有些气馁,问:“晓蓉姐姐,你说怎么办?”

    华晓蓉摇摇头,拉着她就往外走。

    到了外面,李雪气哼哼说:“你怎么一句话不说?”

    “我说什么?”

    “三个死者生前都在这门前遇到过一个跳舞女人,这女人却说镇子从来没有这么个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不算奇怪,还有更奇怪的。”华晓蓉压低声音说:“你再问别人试试,这个镇子上连春蕾大院都没有。”

    “怎么会?”

    李雪不信,转身就走,结果连问了好几个路人,然后跑回来,。

    华晓蓉笑道:“咋样?”

    李雪脸色发白,嘴唇直哆嗦。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华晓蓉身后的老宅院,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镇上真的没有什么女人,也没有人知道春蕾,可这春蕾大院不是好生生的在眼前吗?”

    “你看看四周环境。”

    “这里怎么了?”

    “等会再和你说,先找家小饭馆吃点东西。”

    两人到了镇中心一家面馆,点了两份面外加一道菜,李雪忧心忡忡的问:“我说晓蓉姐,刚刚是怎么回事?”

    华晓蓉慢条斯理的说:“知道我刚刚看到什么?”

    “什么?”

    “骨灰。”华晓蓉跟着董强学到了很多东西,说:“刚刚的地方不是老宅院,是一间义庄,换在现在也叫祠堂,旧社会时候是存放客死他乡的人尸体的地方,现在存放着一些无主的骨灰。”

    李雪撇撇嘴:“我不信,除非那女人疯了,住这样的地方。”

    “不信是吧?”华晓蓉招招手,“老板!”

    “啥事?”老板从厨房探出半个头。

    华晓蓉直接问道:“你们镇东面那间祠堂是干什么的?”

    老板也是个嘴碎的主,见到客人问话,就唠叨开了“放骨灰的啊,闹文化革命那会儿,打城里来了群搞文艺的,结果被红卫兵当成宣传封建迷信,抓住毒打、游街,那些人受不了,一个文艺团三十来号人部上吊自杀了,后来俺们镇上的人看着可怜,悄悄把尸体烧了,骨灰就放在了那里。”

    李雪一听,只觉脊背发凉,失声问道:“这怎么可能,那里面的女人是干什么的?”

    老板娘啐了一口“什么老头子?哪有什么女人去那里啊,你不会见鬼了吧?”

    华晓蓉笑了笑,又大声问老板娘:“那文艺团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老板想了下,然后说:“听镇上老人说,好像叫春蕾什么的!”

    “这……”李雪脸色瞬间苍白,瞠目结舌。

    从小饭馆出来,李雪抓住华晓蓉的胳膊,颤声问:“晓蓉姐,这不科学,为什么明明存在,镇上的人都说没有这个地方呢?那我们为什么能看到?”

    华晓蓉说:“她们的尸体是被镇上的人收起来的,所以镇上的人都是他们恩人的后代,他们不想让镇上的人看到,针织上的人就看不见,而我们外地来的人就可以看见了。”

    李雪问:“他们……是谁?”

    华晓蓉沉默了一下,说道:“李雪,我劝你收手吧,反正三个死者是自杀的,给上面解释一下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