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五四章 事务所(第1/3页)
    王珏回到清迈后空前的膨胀,他感觉这个小小的古城已经装不下他了,因为他这次的曼谷圈钱之旅大获成功。

    首先班加沙和娇虎两个帮王珏从拳馆卷了小两千万铢进账,之后周倜走了之后那个被称为柴叔的给王珏送了一箱子钱,整整两千万铢,最后曼谷警队给了50万的辛苦费,杂七杂八的加起来王珏的资产达到了空前的4000万铢。

    以前王珏喝椰子要仔细的挑个大个头的,现在直接一次买三个,一个自己喝另一个喝完第一个接着喝,最后一个喝完前两个之后喝。

    有人说不是喝一个扔一个吗?

    你可真败家。

    王珏一行人回到清迈已经是五月末了,正是整个暹罗最热的时候,中午后下午大街上基本没有什么行人,就连很多店铺都不会在这个时间开门。

    王老爷子比较复古,家里没装空调。这特么是多反人类的一件事,但用老爷子的话讲,这是修行,心静自然凉。

    王珏听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想吐槽又不敢,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合计,有能耐你让进爷爷离你远点,谁不知道阴魂种自带空调功能啊。可惜abb不算阴魂,她虽然没什么体温但也不制冷,差评。

    家里唯一的人形空调被老爷子霸占了,王珏只能带着班加沙和娇虎去楼下的桥本甜品店蹭空调。

    就在几个人干掉第三份冷饮的时候,有一个中年妇人从窗外经过,那是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妇人,挽着头穿着复古的繁复对襟长褂,从顾盼的姿态里可以看出是个很有教养的人,属于那种旧时教养下的大家闺秀。

    这种带着风韵的女性在华夏内地已经很少能见到了,不过在相对传统的东南亚地区倒是并不少见。这应该是一个暹罗本地的华族。

    那华族妇人在楼下张望了一会儿,王珏看到她转身上了二楼,也就是他那家主营抓奸业务的玄学侦探事务所。

    应该是来生意了,王珏判断。

    虽然外面那天气热的让人想死,但作为一个事务所的负责人,王珏基本的为人修养让他做不到装作没看见。

    招呼了班加沙和娇虎一声,王珏起身出了甜品店,上去把那妇人迎进了自己的事务所。

    再给妇人端了一杯冰水后并请对方坐下后,王珏带点歉意的说:“条件简陋,没没准备什么茶水,您见谅。还没请教您贵姓?”

    妇人礼貌的先浅尝了一口冰水,然后大方的说:“免贵,我姓赵。冰水就很好了,这天气喝些冰水解暑。”

    两人寒暄了两句后,赵姓妇人说明了来意:“我的小女儿今年19岁,他交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扶桑人。本来这种事情做家长的不应该干涉,我也没那么多老封建的想法,但我总觉得那个叫青田晴空的扶桑人有问题,给我的感觉…不像个好人。”

    赵夫人给王珏看了一张照片,里面是一年一女的立身照。女的应该就是妇人的小女儿,看起来青春,长相标志。从照片能看到女孩的左耳上有四个耳钉,手腕上有一圈刺青。从她母亲的风度上看,这个女孩有点叛逆。

    那个男的应该就是那个扶桑人,他看起来高大英俊,笑容和煦,和女孩站在一起其实蛮般配的。

    王珏好奇的问:“您从那里看出他不像个好人呢?”

    赵夫人有点扭捏:“我说不上来。青田晴空给人的第一印象太完美了,无论是他的样貌体态还是风度礼仪,甚至他自己叙说的学业和家庭情况,都太优秀了,优秀的像是小说里的人物。”

    王珏通过赵夫人的描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给那位青田晴空做了一个简单的人物情况梗概:

    青田晴空,自述东京大学毕业,父母都是医生(这在扶桑是高收入职业),有一个妹妹在女子高中读书。

    青田晴空曾经表示父母希望他学医,但他自己更喜欢期货股票,希望未来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操盘手。

    从资料上看这个青田晴空确实很完美,就像那种突然从天尔降的白马王子。如果他说的资料都是真的,那他确实是一个良配,优越的出身,良好的教养,得体的风仪,光明的前突。但就像赵夫人形容的那样,太完美了,完美的有点虚假,完美的有点不真实。

    王珏用笔在青田晴空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他抬起头对赵夫人说:“案子我可以接。预付五万,无论有没有结果这个钱都不退,等我拿到他的具体资料或者发现他有其他问题后,再付10万给我。”

    赵夫人爽快的付了钱,委托达成。

    ……

    赵夫人离开后王珏给泡泡去了一个电话,让她帮忙查一下这个青田晴空的出入境资料。

    消息很快传了回来,有点出乎预料,查无此人。青田晴空是假名。

    这就有意思了,王珏用笔在青田晴空的名字上点了一下。

    假名也无所谓,现在科技都这么发达了,想找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