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六二章 邪佛(二)(第1/2页)
    契迪龙寺金光法会大乱,这可是大事,周边的警察、消防、医疗系统立刻启动应急预案,奔赴现场展开疏导救治。

    特事科成员也在其中,他们是最先抵达现场的官方人员,毕竟之前就埋伏在契迪龙寺周边。

    但大家一开始的目标是预防扶桑人捣乱,结果现场变成了神仙打架,作为凡人,他们也只能在外边喊666

    现在进入善后阶段,特事科的成员们也充当起救护人员的角色,帮着把伤者往外抬。至于上去调查一下石头象他们是真的想也没想过。虽然说这种明显的超自然事情肯定是要归特事科管的,但想一下之前天崩地裂水倒流的惊悚画面,新晋清迈神盾局独眼龙孟卜上校果断装瞎了,也不算装,他确实只有一只眼睛。

    急救什么的忘记没上手,不算他天性薄凉,而是自打他看到龙婆素他们聚在佛祖舍利周围后,他就感觉心跳加速、指尖发麻,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他异于常人的灵绝在对他发出警示,但王珏左看右看都没发现危险从何而来。

    ……

    龙婆素俯身拿起佛祖舍利,郑重的交到言东法师手上。

    当佛祖舍利接触言东法师手掌的时候,他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似乎又在极力忍耐。其他人没发现什么不对,作为一个僧人能亲手触摸佛祖舍利,这是多大的荣光啊,激动也是正常的。

    但没人发现,言东法师手掌下阴影里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舍利入手,言东法师虚行了一礼,之后四位老法师都回了一礼。

    言东法师行礼是为感谢几人的信任,四位回礼是因为老法师手里有佛祖舍利。

    交接后,龙婆素似乎放下了心事,他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似乎是气没到匀,猛烈的咳嗦了起来,印的其他几人连忙想要为他再刷两下治疗。

    言东法师捧着舍利站直身体,他也长出了一口气。

    之后,毫无预兆的,言东法师猛然向龙婆素踢出了一脚,他的腿在前踢的过程中急速变大,等怼在龙婆素肚子上的时候已经像柱子一般粗细。

    龙婆素一口鲜血喷出,本就有伤的身体再也坚持不住,洒着鲜血往后飞跌。

    同一时间,昭坤齐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显现后就把一支蓝汪汪的匕首从后面刺进了昭坤齐的后心。

    人影刺死昭坤齐后顺势一拉匕首,抹过了身边另一位老僧的脖子。言东法师也暴起力劈,把另一位老僧的头打进了胸腔。

    眨眼之间言东法师和那个人影就完成预谋已久的袭击,清除了契迪龙寺里最后一丝保卫力量。

    “完美达成,那么请你快点完成晋升,之后舍利就是我的了。”那人影带着奇怪扶桑口音说道,他正是扶桑和尚真如。

    言东法师无声的笑了一下,他并指入刀一般在自己的心口拉出一道伤口,内里甚至可以看到跳动的心脏。

    言东法师似乎没有痛觉一样粗暴的把手里佛祖舍利塞进了伤口里。之后他皱着眉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痛苦,以至于身体都难以抑制的微微颤抖。

    就在外围的其他僧人发现这里不对没言东法师和那个扶桑和尚袭击了龙婆素几人,正往这里赶的挡口。

    狂风呼啸、天地变色。

    言东法师伛偻的身形再次变的健硕,但和之前他魔鬼筋肉人一样不同,这一次他身形流畅自然,肌肉凸起但不夸张,似乎每一个地方都合乎黄金比例。

    狂风中,言东法师缓缓浮上半空,一声霹雳声响。无边的黑气从他体内蔓出,他周身刺纹的经文再次亮起,但这次亮起的颜色不是金黄而是青白色——铁青惨白,青的恶心、白的渗人。

    青白色的刺纹经文闪烁了一下后再起变化,他们变成了一道道锁链,那锁链一头连着言东法师的皮肤,另一头漫空飞舞,就像言东法师身上长出了众多触手一样。

    半空中的言东法师一手指天一手向地,他高声吟唱道:“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室罗筏城,只桓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无漏大阿罗汉。佛子住持,善超诸有。能于国土,成就威仪。从佛转轮,妙堪遗嘱。严净毗尼,弘范三界。应身无量,度脱众生。今我为阿罗汉,拔济未来,越诸尘累!”

    言东法师借由佛祖舍利之力,行使邪法,立地成就阿罗汉果位。

    ……

    王老爷子拉着王珏躲在一个半高的石塔后边,他看到自己的老朋友气势惊人的飞上半空成就罗汉也很是吃惊。

    “这气势,是阿罗汉啊,但、但这气色……邪佛!言东老头入魔了,糟糕!”老爷子第一反应是大事不好,走为上策。

    当正义的小伙伴上去和对方死磕什么的,老爷子是想也没想过的。西边有句名言,叫上帝的归上帝,国王的归国王。你们佛教那些狗屁倒炉的事情咱们三清弟子可不想掺和。

    但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