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真能接住(第1/2页)
    胖子说道:“老赵你要拿烟自己回去拿,支使人家小爱干嘛?”

    赵雁翎朝已经走近了的人群努努嘴:“你惹得麻烦,不把她支开,混战误伤了怎么办?”

    来者有七个壮汉,手里似乎没带武器。

    刚刚只喝了两瓶啤酒,离醉还远着呢。看见对方人多势众,哥俩却没一个怕的。

    张爱跑出饭店,就见老赵活动活动手脚,扭扭脖子热身,对胖子说:“一会儿对方要是亮家伙,咱俩就跑。如果不亮,那就怪不得咱们王者位混青铜局——虐他狗日的!”

    正剑拔弩张,对面当先走出一人,和那姐儿说了两句,拦住众人独自走了过来。

    “老赵?胖子?”

    “老古?”

    “大水冲了龙王庙!我说怎么见了我们这阵势还不跑,原来是你俩!”

    当初赵雁翎和胖子就属刺猬的,带着出生于农村的自卑到市里读书,谁也不招惹,但是绝对也不能被招惹。如果招惹这二位,就等于惹上一个没玩没了的麻烦:哥俩要是挨一顿揍,他们齐心协力找场子,天天围追堵截抓单揍回来。如果再挨揍,那他们准会报三次仇还未必算完……

    古长青则比较另类,他家传的八极拳,从小就开始练。

    到了高中时期,有一次把人揍了,对方找七八个半大小子把他锁厕所里打。最后厕所门打开,七八人溺在屎尿中,只有他站着走出来!

    有块儿的高中生了解一下?练过武术的高中生了解一下?

    臭味相投,古长青和赵雁翎、胖子当初就是能尿到一壶里,不过好多年没联系了。

    后面小爱走上前来,拍拍鼓胀的胸脯:“吓死我了。”

    她望着赵雁翎的目光别有深意,古长青笑嘻嘻的问:“这是你媳妇?”

    赵雁翎重重的擂了他一拳:“别胡说八道,这是我和胖子的初中同学张爱,今天碰上了一起吃顿火锅,差点被你老小子带人给毒打。”

    “还毒打呢?看看你俩,一个一米八多,一个一米九多,人高马大,指不定谁打谁呢!”古长青对胖子挤眉弄眼:“胖子,一把年纪了,还天天惹事生非,人家可是说了,香政府有个胖子无故挑衅在先。”

    “嘿嘿,他们叽叽歪歪在旁边竟扯些没用的,我也就是顺嘴一说。”胖子拍拍他肩膀:“几年不见,这身材有向我靠拢的趋势啊!”

    这边说的热火朝天,两头的人却跟着挨冷受罪。

    赵雁翎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对张爱说:“小爱,你就穿这点衣服,天太冷了,赶紧回家去吧。我们仨好多年没聚一起,轧马路说说话。”

    出租车开动,张爱透过车窗看着路边说笑的赵雁翎,在后座顿足:“大傻B一个!”

    司机望着后视镜偷笑:小伙儿真是榆木脑袋不解风情,活该你打一辈子光棍!

    ……

    古长青也打发掉这边的几人,三个人沿着人行道慢慢的晃,昏黄的路灯将三个彪形大汉身影拉的老长。

    赵雁翎问:“老古,这几年都在干嘛?”

    古长青指着银河商城外挂着的巨幕,上面放映肌肉夸张的欧美男女热血喷张的健身画面:“开了一间健身房。这些年大家手里都有闲钱了,注重保养,所以能勉强糊口。刚刚那六个,有仨是我健身房教练,另外三个是来健身的人,我们也是刚吃完饭。”

    当初穷的只有一把力气的高中生,如今都开上健身房当老板了,想来也有一番机遇。

    胖子插嘴问:“刚刚那女的一看就……从实招来,你们什么关系?”

    老古蒙混过关:“嗨,就是偶尔来健身的人,熟悉了,叫帮忙不好意思拒绝而已。好几年我甚至都没和人红过脸,遇事没少低声下气,毕竟现在做生意。这次也不过来当人形震慑器,站着瞎咋呼而已。人家硬,我们就软,人家咋呼的更凶,我们转身就跑,不带犹豫的。”

    “让你这么一说,感情我和胖子才是虎B二愣子?”

    “哈哈,我可没这么说。走,带你俩瞧瞧哥哥的店。”

    银河商城六楼,健身房里装修的很明亮,空间巨大,一群穿着清凉的男女挥汗如雨,在跟各种器材较劲。姿势千奇百怪,味道五花八门。

    他们把健身奉为信仰,撸的不是铁,撸的是虔诚!

    古长青对二人说:“我给你俩一人办一张卡,以后没事就来健身,胖子正好减肥。”

    胖子撇嘴:“我根本不用练,浑身是劲,不服咱俩支巴支巴,老古你虽然练过八极拳,却未必是我摔跤的对手。”

    还不等古长青反驳,赵雁翎突然问:“老古,说到练练,我记得你喜欢玩暗器,现在还练着呢么?”

    他遗失在大白山上的鱼鳞镖,就是仿造记忆中老古把玩的燕尾镖打造。

    健身房不少人和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