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简单真相(第1/2页)
    梅耶拍胸脯说:“我的兄弟,我也将我们阿尼卡的射鱼技巧传送给你!”

    见他顾盼自雄,赵雁翎拍拍他肩膀,一群人勾肩搭背的呼啸丛林。

    嘴上说这不让,那不行,实际赵雁翎没少给水友在丛林中搜刮宝贝。未必有多值钱,但在国内绝对罕见。空出的登山包装满了植物种子和秧子,一些价格高昂的两栖爬虫等物。

    在中海经贸,他没取得生意真经,交朋友为人处世还是随他爹赵老五那一套:不吝啬,不佯装豪爽,贵在交心。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水友却表示:“爱死这样的老赵!”

    瞎眼土著打入阿尼卡内部,成了他们的一员。桑切斯说:“他小时候迷失在丛林,来到我们部落待了很久,所以会说我们的话。后来被一个猎猴人领回去了。”

    地包天,有几分英斗面相。看着老成,实际只有二十岁。瞎眼土著欢天喜地的追随梅耶,甘为人后!

    赵雁翎发现他是真有语言天赋,现已学会几句大碴子味华语!

    忽然瞎眼土著叫了一声,抬脚把一只5厘米大小的蜘蛛踢开。他习惯于赤脚,被这只疯狗一样的巴西游走蛛咬了一口。

    可这货长期生存于丛林,竟然也颇有几分抗毒能力,除了最初叫的那一声,流了几滴汗就算完了。

    梅耶等人哄笑,原本赵雁翎不以为然,后来才发觉瞎眼土著仅穿的一条宽松短裤支起帐篷。

    桑切斯说:“游走蛛毒性很烈,每次不会释放的毒量不足以使人致命。但是有个副作用,会让人非常痛苦,就是明明不想‘炮’却***,这个过程或许持续很久。”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谁的脑洞会想到有这种毒液?

    温家大煞:“务必给我带回来一只游走蛛,我要取毒液!”

    他是直播间里的老粉丝,出了名的壕。偶尔,赵雁翎都会出言帮忙冷却他那颗强烈想要打赏的心……

    阿尼卡老少爷们对每次狩猎回归妇女儿童发自内心的欢呼迷恋不已,这是他们不嫌跋涉讨生计的动力,如今赵雁翎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带着观众津津有味领略热带丛林生活。

    部落里的孩子,今天的玩具竟然是葬甲虫。他们把巨大的甲虫放进罐子里,从小瓶里用树枝蘸液体,伸进陶罐点一下,两只葬甲就撕咬斗在一处,口器磨的咔咔响,杀的难解难分。

    他凑近闻闻,果然是墟子身上的腥臭味。心下起疑,匆匆吃过饭下午泡个药浴,进了木楞子就问:“大祭司,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葬甲虫,是你们养的吗?”

    大祭司的造型略作改动,那些束起的发丝往后自然垂着,大概每天都要清洗和细致的打理。

    “你过来!”

    赵雁翎的问话石沉大海。

    恍如昨日,她一言不发的用针刺背。熟悉的困顿又上头了,他哪愿意不明不白的睡去,强睁眼皮说:“楚桐,就是被你们囚禁的那个姑娘,她说……”

    每当理发,被人挖耳朵,被人剪指甲,这些时候赵雁翎习惯性的想睡觉,但从来没有这样强烈过。他硬撑着把象形文字上内容复述一遍,想探探底细。

    “墟母?墟子?神?你们信这些?听说他们把文字存入电脑,比照翻译,得出的内容通常错漏百出。”大祭司以指尖在他背部轻触游走,好像失去灵感,纠结于某个线条该如何下手。“你觉得我像是用死藤水治病救人的巫婆么?”

    比起这些,他更愿意听她说尖酸刻薄的话,才能显得她心虚。赵雁翎脑袋最后闪过一个念头:干了这碗死藤水,来生还做丛林人。

    头一歪,再次睡了过去……

    醒来,又失去大祭司踪影,神龙见首不见尾。

    就因为赵雁翎和他们语言不通,被大祭司和桑切斯两个人,把整个部落搞的神秘兮兮。他心想,或许应该以瞎眼土著为突破口,他是唯一没心没肺,又通阿尼卡语言的桥梁。

    想曹操,曹操就到。

    瞎眼土著谄媚说:“吃饭了!”

    华语,字正腔圆。换个不知道底细的,或许会把他错当华人。

    “你知道他们的秘密吗?”

    “你知道他们的秘密吗?”瞎眼土著挠头。

    他或许有天赋,但目前远不能支撑一个交流体系,承担起在双方间周旋的重任。

    晚上吃白糖水煮木薯,肉有两块,虫有半碗!

    知道他不吃生虫,所以是烤过的。吃完饭,搭配热带水果溜溜缝。本以为继续学跳战神舞,桑切斯却告诉他,让他去找大祭司。

    出了棚子,赵雁翎看见梅耶等人远远的冲他笑,目送他去大祭司的房子。

    大祭司就等在门口,看见他笑笑说:“跟我来。”

    赵雁翎不适应言简意赅的风格,没话找话:“这两天可能累了,天天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