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写的真心不错(第1/2页)
    李广这个老油子,无非想要恶人先告状。稳住赵雁翎,回去就和小王总交代赵雁翎不满意剧本,指手画脚修改,让小王总对他印象变坏。借此打击报复,手段未免太小儿科,真把人当棒槌咋地?

    租的小公寓里,胖子和余文轩挤在卧室床上鼾声如雷。

    客厅的电脑桌,5瓦小台灯勉强在黑暗中撑开局面。桌子上放着剧本,纸张被赵雁翎翻的皱皱巴巴。旁边有一个英文本,是他在超市挑的便宜货。

    一块五一根的透明管中性笔,在英文本上无意识画圈。兜兜转转,大圈套小圈,再填充点黑色,一副眼神空洞的骷髅头图案就成型了。

    余文轩被李广的鸡汤补大发了,但问他剧本相当于问道于盲。和胖子生活一段时间别的没学会反而染上酒瘾,两杯下肚天旋地转沾枕头就着。

    赵雁翎坐在这里已经有四十分钟了,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不知扯掉几根头发了。

    剧本原著大概是一个膏粱子弟和一探险女在大漠中迷失,然后共同努力,用探险家的知识,用膏粱子弟的毅力,两人合力走出沙漠。然而当曙光在即,探险女坚持不住死去,膏粱子弟悲伤的走出沙漠,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在缅怀中找了新女友……前段喜剧,中段凝重,结尾以悲剧收场。

    原旨,这部戏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动。

    然而编剧的功力实在感人,拾人牙慧赵雁翎又不屑于做,既然李广等看笑话,他怎么也要尽最大努力争一口气。男人么,不行也得说行!

    因为已经做了一些前期筹备,沙漠这个地图背景肯定不可更改,故事必须以此展开。想要让电影叫好又叫座,难度不小。

    巧克力孝顺,本来还陪着他枯坐,终于也困得不行在沙发上睡去。

    又纠结了半小时,赵雁翎眼皮打架,趴在桌子上小憩了片刻。可能姿势别扭,这一会儿就做了好几个梦。

    他梦见自己探险事业遭遇滑铁卢,离开了盘山岭后,在大都市找了一份薪水中等,升迁无望的混吃等死工作。每天被上级骂个狗血淋头,偏还要装的跟孙子似的唯唯诺诺。

    下班回到租的房子里,女友漠然的拿着遥控器变换频道,对疲惫换上拖鞋的他置之不理。饭桌上是残羹冷炙,他草草对付一口,牙也没刷累的瘫倒在床上。

    等他睡着,女友才上床,嫌弃他打呼噜恶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将棉被拽去在床的另一头把自己裹住。

    第二天早上醒来,他冻得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睁开眼面对冷清空荡的房间。女友已经出门了,被子乱七八糟的在他身旁堆放。

    饭也没吃,饿着肚子匆匆洗漱上班,循环前一天的生活。

    下班时遇见了李广。李广一脸狞笑:“你不是不肯低头吗?这就是你的下场,你以为你是谁?房子呢?车呢?彩礼呢?穷光蛋,你女朋友会和你结婚吗?”

    铮铮铁骨的老赵,岂能被一个宵小之辈戳着鼻尖冷嘲热讽?

    去你妈的,四十四码鞋底子携着一股恶风狠狠印在李广的脸上,把他鼓鼓的眼袋都给踹平了……

    赵雁翎睁眼醒来,感觉脚趾头钻心的疼。他搬起脚一看,大脚趾的指甲盖掀开一块,鲜血直流。

    这一脚没踹在李广脸,而是踹在了电脑桌后的墙上。他拿纸巾擦拭几下,血止住,但脚趾头尖捂血了。他拿壁纸刀划开口子,把淤血放了出来,不然明天会更严重。

    刚刚的梦境记忆还没来得及消失,他回味梦的味道,忽然笑了。

    导演和编剧,越出名,就越和基础群众的生活概念脱轨。以升斗屁民的视角诠释电影的内涵,不是国际局势,不是军事动向,也不是经济观点,而是生活里最基础最常见的,最容易被各个艺术家忽视的生计民生。

    思路愈发清晰,国外的一些人物传记式电影涌上心头。回忆它们的叙事方式,赵雁翎文思如泉涌,奋笔疾书……

    余文轩带着胖子登了长城,逛了三里屯,穿越了故宫。三天时间里,只要他们回家且是睁着眼,赵雁翎肯定是在余文轩的笔记本电脑上运指如飞,要么就拿一个录音笔念念有词,然废寝忘食。

    余文轩嘴上没说,心里不以为然:我的哥哥诶,写剧本是个专业性极强的技术活,哪那么容易?

    第四天,赵雁翎好好休息几个小时,洗漱后给李广去了电话。

    “真修改了?”

    “甭废话,老地方见。”

    挂了电话,李广动起了心思。前几天他轻度歪曲事实,把剧本的事告诉了小王总。小王总当时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这位偶尔行事任性,智商和情商其实很高,近距离接触才能了解这点。谁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李广嘴角一咧,当即给小王总打去电话……

    机械手臂,A106包间,这次赵雁翎三人先到。

    胖子把添糖添的齁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