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驳火亡灵城(第1/3页)
    水友看到的最后一个镜头,老赵双手投降式高举过顶,鞭子随他沉没澡泽当中冒出一串气泡。随后画面黑了,他们以为链接断开。

    “老赵就这样完了?”

    “岩浆都恁不死他,怎么可能?”

    赵雁翎沉入泥沼后,始终有空气为他口鼻前撑出一片空间,先将头顶的旺财收回空间。动作凝固般艰难无比,两条手臂缓缓下压前倾去摸韦斯特,抓住了这货的上衣。

    虽然赵雁翎早练就水下视物的能力,可在泥沼中派不上用场。

    黑暗的环境下,韦斯特本就惊慌,觉得有东西碰他身体不由自主抖了三抖。赵雁翎暗自好笑,现在知道怕了?

    他摸到了韦斯特的右腿,顺着右腿触碰到他的脚踝被硬物卡住。身体被往下一点点的带着,他不停挣扎想要挣脱,看来这就是罪魁祸首,而不是赵雁翎想的某种大型生物。

    帮忙去抬硬物,韦斯特的挣扎力度却渐渐变小。这么短时间他不可能憋不住气,唯一可能是放弃获救希望了。以己度人换他是不会冒险跟进泥沼救援的。

    赵雁翎摸索到硬物轮廓,似乎是一块平整的石板。无法和韦斯特交流,他掀住石板想把它翻开,凝滞的身形忽然变得轻松,手臂却感受蚍蜉撼大树的无力感。

    他改掀为推,石板倾斜,身旁水流搅动有块沉重的硬物砸在他身上,石板翻转,顺着流浆和韦斯特一同坠了下去。

    泥沼消失,他的隔膜旁肋骨硌在很硬的凸起物,这下几乎让他觉得肋骨被硌断了。

    旁边传来韦斯特的惨叫。

    这里没水是肯定的,他把旺财放了出来,朝韦斯特望去。

    “上帝老头子今天没休息,感谢上帝,感谢美利坚,感谢……”

    “法克,你他妈最感谢的人应该是我。”

    水友见一片黑暗,但能听见老赵和韦斯特的声音,说明两人还没死!

    韦斯特的背包已经被他舍弃,此时胡乱在腰上摸索,找出强光手电筒打开。赵雁翎倚靠在红砖白灰的墓室头巨大洁白的天使雕像上,捂着体侧肋骨剧烈的喘息,头发狼狈的一绺绺垂下,上面挂着泥浆和浊水。

    他这时想起在泥沼里有东西碰他,原来是赵雁翎:“赵,老赵,感谢你,赞美你,今天你就是我的上帝,是我的救世主……”

    经历这次的事,他把之前两人在大白山上的恩怨一笔勾销。换他肯定不会冒着申明危险救援,但赵雁翎偏偏那么干了,也确实救了他一命。

    站直了想往前走,脚下不利索被绊了一跤摔的很结实。

    手电筒光束照在地面,到处是白森森的枯骨和未腐烂干净的尸体,阴森恐怖的如同地狱。再照上面,原来有一具卡在硬土层的棺材,刚刚他就是被棺材卡住,棺材下沉感觉像是被什么拉扯。

    这时候棺材慢慢倾斜,倏地砸落。

    “我曹!”

    “谢特!”

    两人一左一右就地翻滚,险之又险的避过。石棺笔直的堵住了上面澡泽的缺口,只有少许泥浆流了下来。

    韦斯特躺在地上,石棺里的一具尸体掉了出来,暴突出的牙齿朝他“亲”了过来。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出尸体是女性。

    “啊!”堪堪别过头躲开亲密接触,韦斯特被巨大的尸臭味熏得想吐。“呕!”

    看着周围糟糕环境,空气里弥漫着的臭味,到处是年久失修的墓板和猎枪筒房状的简陋墓室,也有气派宏伟的装饰圣母玛利亚和天使的墓穴。生前穷富者在这里彼此睦邻,一派和谐,对活人来说就是巨大的折磨。

    赵雁翎说道:“这就是传说中被沼泽吞噬的零号公墓?位置不大对劲啊。”

    新奥的1号和2号公墓他去看过,修建的好像是亡灵之城,由锈迹斑斑的铁栏栅与外界熙攘的公路隔绝。但历史上,原来还有个最大的陵园,后来传闻被彩虹教女祭司施法让沼泽吞没,后来大家就称消失的墓地为零号公墓。新奥历史上发生过数次大规模的瘟疫,死者无数,都被埋进零号公墓。

    韦斯特从尸体上翻身,捡起掉落的手电让光束来回逡巡。墓地面积不小,潮湿阴晦,许多棺椁被历来的洪水冲翻,尸骨散落一地。

    他说道:“原来的零号公墓确实不在这里,我知道怎么回事。新澳城就是个盆地,低于海平面七到二十英尺。新奥有三个港区,分别是密西西比河港区、庞哈特伦湖和鲍恩尔湖港区以及排洪渠道港区。在修建排洪渠道港之前,我外曾祖父告诉我,他们那时每当暴雨来袭,密西西比河北部和庞恰雷恩湖的水会朝城区倒灌。他们管这叫做大澡泽的反刍。公共排水系统是在二十世纪初才建成的,当时考察澡泽区,发现下面有经年累月洪水冲击而成的暗河河道。现在咱们所在,肯定就是地下河道。平时干涸,一旦下暴雨这里就成了汪洋。”

    赵雁翎点点头:“那你曾外祖父有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