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二章 只手遮天(第1/3页)
    ……

    所有人都是这个想法,包括鲁豪、陆云等人。可是欧楚阳却不这么想。“两个人就够了么?”微笑间,并没有让人看到他那张充满着战意与戏谑的面容,陡自走到擂台中央,看了看脚下的血腥,欧楚阳忽然大声道“换人,三个。”“什么~?”如此震惊的呼声响彻的那叫一个整齐,而更加整齐的却是数以万计瞪的如牛瞳般的双眼。“换人,还~,还三个?”惊叫中带着满心的不信,甚至是对刺神如此自大的鄙夷,就连那些为刺神打气呐喊助威的忠诚拥护者们,都停止了欢呼。“三~,三个?这可以么?”“不会吧,那岂不是找死?刺神怎么了?不是一时之间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吧。”“谁知道呢?也许是看时间过的太快,有些着急了吧。”“这倒是有可能,毕竟后面还有七人,现在刺神的实力bao露出来,越到后来越是难打啊。”“那也不能直接喊三个人啊。”各种各样的质疑取代刚刚的近乎疯狂的支持,人就是这样,即便成为了强者也不敢去相信他们心目中的刺神会有这等通天彻地之能已经当场格杀了两大高阶神皇,休息不足一日,还有余力挑战三名更加强大的高阶神皇?信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少的可怜罢了。当然,这种结果也是九域帝首所最喜欢见到的。见刺神无名如此自大狂傲,居然达到了目空一切的地步,九帝首神情为之一喜,这次没用居云松发话,耀日抢着道“闻州、华斌、凌奕,你们三个过去。”说话间,耀日眼中闪过一抹恶毒之色,沉声道“务必要让这个刺神杀死,以绝后患,尔等可是明白?”“是~”齐声应了声“是”,三大神皇战意昂然的纵身而起,不需要如何运气,轻松自如的飘然掠进了生死擂台。坐在帝君席位之上,罗煜天看着满脸愤恨却又充斥着浓厚战意的华斌,暗自叹了口气,心道“希望你有自知之名不要激怒他吧,否则本帝也保不住你。”不知基于何种原因,在罗煜天听到欧楚阳想要挑战三人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是不由的颤抖了一下。别人似乎感觉不到什么,可罗煜天心中却是明白,欧楚阳这不是自大、也不是狂傲,而是对战的领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闻的地步,不可不说的是,罗煜天听出了其话语中的自信,甚至是~轻视,没错,的确是轻视。“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华斌三人依旧不是对手。”罗煜天暗暗想到。南谷蛮荒之地,数以万计的武者听到刺神的挑战,皆是抱以无奈的苦笑和不甘的惋惜,唯独罗煜天看法不同。而就在此时此刻,连鲁豪和陆云都没有想到,除了罗煜天之外,在这群山之中还有一人也是跟所有人抱着不同的看法。此人正是兽域帝首,阴险狡诈的候佩。

    南谷蛮荒阴云密布,正午时分火毒的太阳都被挡在了九天之外,不露一丝余温。天色阴沉的吓人,仿佛这天地都要塌下来的似的,给人一股极为沉闷的压圞迫感。

    兽域帝首候佩,听到欧楚阳的高呼之后,脸上的长毛都竖了起来,心底里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慢慢的升腾了起来。

    这丝恐惧并不是指欧楚阳的实力和高傲,完是因为刚刚在欧楚阳收功的时候,身上那一缕一闪即逝的金芒,让他产生了极度的震圞惊感。

    不一样的心思,源自异样的变化。

    “暗金色的元气?”

    透天眼,乃是候佩大猿一族传承的功圞法,这种功圞法与玄天一气圞功相辅相成,走的是透透一切的章法。而窥天眼的主要作用便是能够发现武者修圞炼的本源元气,甚至是连对方的运功路径都能看透,也欧楚阳的窥天水镜有着异曲同功之妙。然而,透天眼也是失效的时候,虽然只是仅仅一次,可却是发生在现在。

    五日来的第一场大战,可谓精彩纷呈。两大神皇强者力施为,各类武技尽出使出,仍旧在最后被欧楚阳的那一指一梭取了性命。候佩虽然是对此事不太在意,可当欧楚阳利圞用那双硬拳周旋了四天之后,候佩便觉得大有问题。

    什么样的功圞法、什么样的本源元气,能够让一个高阶神皇与同等级的对手大战了四日也不曾落败,甚至对方之前除了那双肉拳之外,再没有用的上其它的神器。

    身为中阶帝君强者,对于武道的理解已经达到了窥天得地的地步,什么类型的武技候佩没有见过,什么样的本源元气没有看过,可今天透天眼都发现不到欧楚阳身上的所蕴含的那种惊人本源,到底是为何物。

    从冷漠观战、坐享其成,到心生疑惑、无法预见,最后恐惧情绪升起的时候,候佩终于知道眼前这个欧楚阳为什么能够逃脱了九大神域的追杀,就连冰雪凋零也没有让他死圞于圞非圞命了。

    “这小子身上绝对有问题。”候佩暗暗想到。

    这个时候,闻州、华斌、凌奕已经窜上了生死擂台,三人目光炯炯,隐约有着杀迸现出来,虽然一个个的双手是在身后背着,可暗地里,各自功诀已然在体圞内经脉游走了数个大周天。高昂的战意带着动元气于体表浮现,护身元罡肃然成形,大战一触即发。

    闻州,神皇天榜位列第8,出身冰域。

    华斌,神皇天榜位列第7,出身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