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五章 掩人耳目(第1/3页)
    ……

    “恩。六天后,我有一批货物要从这运到宣安国,而每次我运货的时候都会找一个武卫级别的强者沿路护送,到时我再雇一些佣兵,再出点人手,趁机把东西**去。”

    “你不怕到城门那被人搜查?”白世祥问到。

    “不怕。”云升摆了摆手道:“这批货有帝国的批文,没有人敢拦,而且就算搜,程南也未必搜的出来,因为这批货里大多数都是灵晶一类的东西,论起灵气波动,会很强烈,我想应该能够掩人耳目。”

    “为什么不放在灵戒里?”白世祥接着问着。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云升白了白世祥一眼无奈解释道:“传说级以上的秘术、功法卷轴有限制印记,是不能放在灵戒中的,而且,这类秘术或者功法,只能使用一次,使用一次后,卷轴上的信息就会主动进入到修炼者的脑内,再不会被其他人tou窥到,这正是传说级秘术或者功法的珍贵之处。”

    听到这里,白世祥方才恍然大悟,一心沉迷于经商的他,从来不对这种修炼之事有任何兴趣,要不是他的儿子白景山从小就喜欢修炼,恐怕白世祥到现在都不知道修炼者的一些事。

    “为什么是六天后?”白世祥对云升在时间上的安排有些不解。

    “当然要等到六天后那个契机,这么珍贵的东西我可不放心让一个只是武卫级别的人随身携带,而现在我要是出动大量人手出城,跟告诉裘娜和程南有什么分别。六天后,我有借口出动大量的强者一路护送,而后,等东西出城,我再派凌山秘密保护,这样不就万无一失了吗?”

    “你就不怕裘娜找人半路劫持?”

    云升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说道:“怕什么?裘娜那边已经无人可用了,连武卫级别的高手都被调回了帝都,而且你别看程南跟她的关系很好,但也没好到私下为她卖命的地步,据我所知,程南帮助裘娜的范围只限于棋盘镇内,至于城外,他不会管。”

    到了此时,白世祥方才明白,云升早已经把所有后路都想好了,不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有应对的对策。

    白世祥真心实意的竖起大拇指,称赞道:“云兄。高明啊。”

    身子向背椅一靠,云升眼露精光,喃喃道:“裘娜,任你手段再多,这次你也翻不了身。”

    玛林拍卖行,地下密室里。

    密室门口处,佟良与裘娜一脸肃穆的站在原地,没有半点响动,此时他们正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密室中央的正在力炼丹的欧楚阳。

    眼望着那鼎炉之内雄雄燃起的紫色火焰,佟良与裘娜皆是一脸震惊的表情。

    佟良与裘娜震惊,并不是因为欧楚阳会炼丹,而是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人这样炼丹。

    以二人的阅历,他们都见过不同的炼丹师炼丹的过程,在二人的印象当中,凡是炼丹师炼丹时,无不一副小心翼翼的凝重神情,而且,那些炼丹师都是将一份一份的草药分好,逐步的投入到鼎炉当中,然后再慢慢的升起火焰,谨慎的作着,这个过程中,哪怕一丝纰漏都会另鼎炉内的丹药化成虚无。

    而眼前的欧楚阳却颠覆了二人的所知。

    “聚元丹”这种丹药需要四种不同的草药才能炼制成功,而欧楚阳面前两个特大号的箱子,同时被打开,里面的四种草药本来是被分好的,可是现在已经被欧楚阳弄的乱成一堆,对于不识草药的二人,根本分辨不出哪种是哪种。

    不仅如此,欧楚阳在炼制时更是生猛,陡然燃起的紫色火焰异常凶猛夺目不说,眼前这位少年更是大把大把抓起草药的朝鼎炉内扔着,仿佛这些草药都是不要钱的,依佟良与裘娜所看,欧楚**本没有特意的把草药分开投入,他是不管什么草药都扔进去,随后再利用自己的精神感知力,在鼎炉内对所有的草药进行细微的控。

    这要是让其它炼丹师看到,恐怕会认为欧楚阳是一个疯子,因为一个炼丹师的精神感知力再如何强大,都是有限的,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缜密的控火焰的同时,去控草药液态化后在鼎炉内的存留,这么做的话,一个不小心,那损失的将是所有的草药。

    以二人对丹师的了解,他们现在可以猜测的欧楚阳之所以如此疯狂,完是因为裘娜所留给欧楚阳的时间不多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欧楚阳才会这般不要命的炼制,以裘娜心中所想,他恐怕完不成自己给他定下的数额,所以采取这种群炼的方法来提高效率。

    这种办法固然是可以在短时间内炼制出更多的丹药,但其中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基个控制不好,就会毁掉整炉草药。

    看着欧楚阳大肆挥霍着,此刻裘娜的心都在滴血,那可是钱啊,千五百份草药,那得多少钱,虽然自己的库存很是可观,但也架不住欧楚阳这么浪费吧。

    可是裘娜也没有办法,现在他唯一的指望就只有欧楚阳了,如果在七天之内赶制不出四百颗丹药拿去出售的话,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