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八章 与世长辞(第1/3页)
    ……

    “白将军。”

    十分恭敬的,两名大汉对着上楼来的一个身着轻甲的武将施礼道。

    来人只是瞥了两人一眼,随后把目光投向了房门,问道:“怎么样了?里面的人说了什么没有?”

    两名大汉低着头,互相看了一眼,随后由其中一人回答道:“没有。”

    “没有?”被称为白将的武将皱了皱眉,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屋里的设施很简单,两张床,一张桌,一张椅,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和一盏烛灯,正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还有~一名女子以及一位老人。

    女子身着淡黄的长裙,容止端丽,双瞳剪水,淡妆薄施之下,白皙的皮肤如水一般光滑。此时,女子正手执墨宝,端坐在竹椅之上,神色伤感的看着桌案上还是空白的宣纸。微弱的烛火将那微带病态的玉颜照射的隐约发出淡粉的光华,似是长期没有照射日光,那如花似玉的俏脸之上噙着一抹惨白之色,让人见了心怜不已。

    女子身后的床榻之上,一名老人斜靠在床头之上,不住的咳着,想是有重病在身,就连喘息的时候,也是出气多,进气少。

    白将军一进屋内,立时便引起了这两人的注意,之前还我见犹怜的女子一见前者,顿时换成了一张怒气横秋的冷脸,至于那老人却是相反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咳~”,老人重咳了几声,言道:“白将军,你这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们还哪有时间去想丹方的事,就不能不打扰我们么?”

    闻言,白将军并没有说话,目光直接盯住了女子,问道:“为什么还不写?”

    女子一听,重重的将笔摔在了桌上,回到床边用那十指纤纤、柔若无骨的玉手,轻轻的顺着老者的背部,同时,冷冷的回道:“你逼我们也没有用,爷爷现在需要安静,你们这样五次三番的打扰,让我们怎么去想?”

    “没想出来么?”白将军冷语了一声,随后道:“前方的将士服用了创灵丹与血神丹之后,有很强的负作用,如果再没有办法解决,那死的人将会是成千上万,乃至数十万。到时候你们就是屠杀他们的罪愧祸首。”

    闻言,女子顿时站了起来,指着白将军的鼻子怒叱道:“这都是你们,爷爷本来就说过,创灵丹与血神丹还不完美,是你们非要将这两种丹药作用于普通人的身上的,如今产生了负作用,都是你们一手造成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白将军嗤笑了一声,并没有因为女子的不敬而发火,反而坐了下来,神态自然道:“那又怎么样?毕竟这两种丹药都是出自你们的手中,现在倒怪起我们来了。哼~,警告你们,要是不想让那数十万雄兵死于非命,最好还是快一些将这两种丹药的解决之法研制出来,不然的话~”

    说到这里,白将军再不作声。而床榻之上的老者,却是不住的咳了起来,那般剧烈的咳嗽,直接导致一口鲜血被老者喷了出来。

    女子见状,赶忙走到老者的身旁边,急的哭了起来。

    颤颤微微的抬了抬手,老者强忍着五内的剧痛,对女子道:“盈盈,把丹方给他们吧。他说的对,这一切的开始是因为我,我不想做一个罪人。”

    “爷爷~”

    女子还待说什么,老者困难的闭上了眼,劝道:“给他们吧。”

    无奈间,女子自怀中取出一张宣纸,交给了白将军,冷冷的道:“这是缓解负作用的丹方,拿去吧,应该有用。”

    白将军将丹方接了过来,打开看了看,随即道:“只是缓解?没有办法解决?”

    被老者称为盈盈的女子听了不由气急,怒道:“你还想怎么样?时间这么短,我们还没研制出来,你要是再不把这个东西给他们服用,用不了半年,你那数十万雄兵就会化成血水。”

    似是知道强迫不来,白将军将丹方收了起来,走到了门口,刚要离开。这时,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打开房门,门外一个大汉气喘吁吁在站在门口,也不管白将军的脸色是否好看,忙道:“将军,不好了,有人私闯圣地。”

    “什么?”

    白将军闻言一惊,吩咐道:“带我过去。”

    “是。”

    白将军说着,便要离开房间,只是出了门外,又返了回来,站在门口对这一老一少祖孙俩威胁道:“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快一点把解决之法想出来,不然的话,谁也别想好过。”

    扔下一句狠话,白将军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房间。

    待到白将军一走,女子顿时抽泣了起来,爬到老者身边哭述着道:“爷爷,我们该怎么办啊?”

    “唉~”

    老人长叹了一声,神色凄苦的闭上了眼睛。

    白将军刚走没过多久,这祖孙二人便听到门外两声闷响,随后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

    祖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