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一章 寒渊魔气(第1/3页)
    ……

    巅峰武狂。欧楚阳还没放在眼里,心情之下,欧楚阳也想不到去留手。

    “滚~”

    怒喝了一声,欧楚阳手中黑焰挥斩而下。

    “蓬~”

    罡风凛冽之处,一道厚重的刀芒闪现而起,劈在了程越的手刀之上。

    阵阵雷鸣响彻而起,一蓬鲜血自程越的手腕处喷洒了出来,欧楚阳这一刀没有任何悬念的斩下了程越的右手。

    欧楚阳见状,微微有些错愕,这般错愕倒不是因为自己痛下杀手斩下了对方的右手,而是因为程越明明知道自己这一刀是无法用肉掌挡下的,但他却是避也不避。

    凄厉的嘶吼传扬开来,引起了众强者的注意。

    看到欧楚阳如此简单的一刀斩下程越的右手,众强者不由骇然,心底间开始重新估量这个后起之秀来。

    要知道,再怎么说程越也有着巅峰武狂的境界,而欧楚阳只是轻轻一刀便将其击败,这分明就是武圣实力的展现。

    众强者怎么想,欧楚阳没有去理会,他现在很是担心欧擎与慕婉晴的状态,收刀掠起,欧楚阳大喝道:“祖师,婉晴,是寒渊魔气,小心。”

    “寒渊魔气?”众强者闻言,骇然变色。

    灵魂入体,仔细的感受了一番,正如欧楚阳所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阴冷的魔气正不断的吞噬着众强者的内气,甚至灵魂。

    “我们上当了。”南宫烈大喝了一声,运足了内气退回到石台之上。随即盘膝坐下,试图将魔气逼出体外。

    众强者见状纷纷效仿起来,不多时,原本已经马上就过通过第一索悬桥的众强者尽数退回到了石台之上。

    一股股内气澎湃的涌出,力驱逐着体内那阴森的魔气。

    “不对。逼不出来。”过了一会儿,众强者立马发现了其中的异样,这寒渊魔气并没有他们所想像的那么简单,任由众强者如何运气,也无法排出。

    欧楚阳悬浮在半空之中,紫气不断的从他的体内涌出,将那源源不断的寒渊魔气吹飞。同时,也在观察着欧擎脸色的变化。

    陡然,欧楚阳发现了一个奇妙之处,而是那回到石台之上的程越,程越虽然失去了一只手,伤势可谓最严重,然而,欧楚阳发现,他是第一个能从入魔状态中转醒过来的人物。

    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欧楚阳突然发现,那扬洒的血气似乎极受这寒渊魔气的欢迎,不多时,便已经被吞噬了一空。再望程越的断腕,一缕缕寒渊魔气正随着程越的鲜血不断的涌出。

    有了这个发现,欧楚阳马上提醒道:“放血,魔气能通过血液排出。”

    众人闻言,尽数看向程越,当他们也发现了这个事实后,匆忙的在自己的手腕处轻轻划过,十余道血流射出,带着那袭体的寒渊魔气一点点的释放了出来。

    一道道惊诧的目光看向那悬桥,此时众强者已经从那贪婪的状态之中苏醒了过来。回想刚刚那场不应有的恶战,心下更是胆战不已。

    “不可能,寒渊魔气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这么快的让我们失去理智。这绝不是简单的寒渊魔气。”

    将魔气尽数排出,萧辰立马站了起来,惊骇道。

    东方无涯点了点头,道:“萧兄说的没错,这里的寒渊魔气有一种我们无法抵抗的力量。”

    这时,众强者也凑了过来,而那赤阳宫罗家的老人首次开口道:“这里的寒渊魔气应该是因为死者过于强大造成的。”

    “过于强大?”众人骇然的看了看那长相极为平庸的老人问道:“阁下是什么意思?

    老人不屑的扫了一眼众人道:“什么意思?这里的人都是武狂以上的强者,能这么容易被寒渊魔气侵蚀,你说是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欧楚阳搓着下巴,道:“这里的寒渊魔气应该是比我们还要强大的强者死后所聚齐而成的?”

    老人没有说话,眼神放向了远处。

    听到欧楚阳猜测,众强者顿时变色。脑中马上回忆起来,那许久之前的传说。

    南宫烈惊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里的寒渊魔气应该是传闻事虐杀上古蛮荒族的数十武神所化。”

    “对了。”庞列震惊道:“南宫老儿说的没错,相传在很久之前,那些攻打上古蛮荒族的数十武神,从那以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相必他们一定是被杀埋在了这里。”

    “什么?”这下所有人都惊呆了。

    武神。是什么概念,武神能够劈山断海,拥有通天彻地之能,这样的人物不用多,只需要一个便能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那数十武神呢?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他们想毁了整个大陆上所有人,也只不过是小菜一碟。然而让众人无法相信的是,此地的主人或者说这上古蛮荒一族居然强大到连武神也杀死的地步。那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和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