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三章 口出狂言(第1/3页)
    ……

    望着金芒璀璨的五尺青锋破空而至,欧楚阳冷冷一笑,脚下向左侧轻轻一滑,身体如游鱼般的躲开,轻松无比。

    淡笑间,欧楚阳用言语刺激着许真平道“傲剑诀?不过如是。”

    “小子,口出狂言,今日你必死。”许真平闻声再怒,直指前方的长剑,猛的一抖手腕,凭空滑了过去,目的正是欧楚阳的腰身。

    “死的会是你。”欧楚阳咧着嘴,微微一笑,而这次他并没有躲开。一道寒芒闪掠来,及时的挡在了欧楚阳的身前。

    “铛~”

    尖锐的脆鸣在耳边响起,许真平的剑刃正要砍在了刚刚飞掠过来的元冥血月轮之上。

    “嗷~”

    一股阴风盘旋而起,风声中那鬼哭狼嚎的声音化成了一缕缕无形的丝线窜入了许真平的耳中,那凄厉的吼声传入之际,顿时袭向了许真平的灵海,直奔灵魂而去。

    又一次的灵魂攻击,许真平妨不胜妨,就在其灵识微滞的一刹那,一股前所未有的炽热之感登时席卷了其身。

    碧绿的火焰是欧楚阳栖身在玄光阁许家保命的本领,丹火碧绿,木灵之气,别看这散发着盎然生机的木灵之气通常是为救人保命的灵气,可在欧楚阳的强悍手段之下,威力丝毫不弱于真阳之火。

    遍体的炽热,让许真平如入熔炉,豆大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许真平这才发现,标志着自己身份的许家长老专用的金光大氅已经从小腿的位置燃烧了起来。

    雄雄的碧火升腾而起,许真平下意识一脚蹬出,借着踢在元冥血月轮上所产生的反震之力,与欧楚阳拉开了一段距离。

    扑灭火焰,金光大氅已经烧的面目非,而这仅仅是片刻间所发生的事,就连有着惊人目力的许真平也没有欲料到。

    “小子,给你脸不要脸。”

    “老东西,你还有脸吗?”欧楚阳冷笑了一声,反攻道“把自己的家族卖给了别人,你早已经没有了脸面,你现在就是一条老狗,一条站在天地盟面前摇尾乞怜的可怜虫。”

    “你敢骂我?”许真平怒发冲冠,整张大脸从头顶一直红到脖子根部。

    欧楚阳手指一掐印诀,傲然而立,元冥血月轮更是感觉到自己主人的霸气而雀跃的欢唱了起来。

    眸子一冷,欧楚阳直视着许真平道“杀你都敢,何况是骂。”

    “好好。”许真平怒到极致,反而狂笑了起来“今天老夫就与你分个生死。”

    “废话真多,本尊已经等不及了。”

    “啊~”

    被欧楚阳一而再、再而三的轻视,许真平的耐性已经被磨平,气恼间,一股欧楚阳从未见过的凌厉气势从许真平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届时,一柄擎天剑影在其身上模糊的凝实。

    正疲于对付着庶鹰,愈见吃力的许真衡感觉到许真平的气势的变化,骇然变色了起来。

    “极道剑诀?”不可置信的目光从这位许家之主的身上喷薄而出的同时,许真衡惊呼出声。

    听到这四个字,所有人不由一呆,就连段元钟与段家几大长老也是为之侧目了起来。

    极道剑诀,许家傲剑十层功法修炼到极致,方才能够衍生出如此霸天的一剑。传说中,金灵宗,也就是神之世家的两位鼻祖各自修炼出了傲剑诀与天水霸枪两种功法,这两种功法包含了同名的绝世武反,据说这两种武技修炼到巅峰,可以演化成另外一种超越了史诗级的武技。

    而玄光阁的这一门傲剑诀的终极之境便是极道剑诀。

    武之极道、剑之巅峰,剑芒独一无二,却是远比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剑芒更有杀伐天下的气势,此技一出,纵绝天下。

    “极道剑诀?你居然修炼成了极道剑诀?”

    许真衡眼下的情绪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他没有想到,只有先祖才能领悟到的剑之终极一道,居然会出现在许真平的身上,这让许真衡这位被称为玄光阁第一强者的家主感到无地自容了起来。

    “哈哈~,没想到吧,我的好二弟,你的大哥我已经领悟到了剑道的终极,虽然只是初具雏形,还未得神髓,可这已经足够了,青义,我看你如何能够挡下我这一招。”

    狂妄的笑声传扬开来,使得整个虚空都为之颤抖了起来,仿佛是惧怕着惊天剑势,无数墓碑之中,生魂悍然飞离,袅袅升起,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号,四处逃窜了起来。

    目光冷冷的望着欧楚阳,此时的许真平双眼充血,那是透支着体力所出现的疲乏征兆,可以说,如果此招不能将欧楚阳毙于剑下,那么接下来,许真平便没有可能与欧楚阳一战了。

    虽然许真平知道有庶鹰在此,他不会有什么生命的危险,不需要用到此技,可在这之前,欧楚阳的所作所为已经逼得这位老者誓要亲手杀死欧楚阳,方才可以解除心中之恨,所以,许真平最后连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