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46章 不要了吧
    看着魏尔泰等人离开接见室,运虹在心里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成仓看着运虹,不说话。他回忆着和运虹从相识到相恋,然后为了给她一个可以算得上好的日子,铤而走险,到最后为这个付出的代价。成仓不免要想,如果运虹没有认识自己这种人,而是先认识魏尔泰这样的人,她的命运应该就不会这么苦了吧。

    成仓已经知道运虹现在的一些事情。彭志告诉了他一些。但是,他也能猜测到,彭志在对运虹打着什么样的主意。这从以前对彭志的了解和这次彭志来看他,和他说话的细节中可以分析得出来。

    “成仓,你没话说吗?”运虹问道。她是想先听成仓说些什么的。

    运虹的声音打断了成仓的思绪。他咽了口口水,“运虹,我想说的是……”看着运虹红红的眼睛,成仓却怎么也狠不下心说出下面要说的话。

    曾经的他们,真的是很开心,很幸福。如果自己没有铤而走险就好了;如果自己肯踏踏实实地守着那个水果摊,和运虹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收,挣着干净的辛苦钱,也不会让运虹为自己这种人耗费了大好的年华。而运虹,也不会落得众叛亲离,连最疼她的父亲也不和她来往了。

    运虹看着成仓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不好的感觉又增加了几分。

    “运虹,你以后不要来了。我们分手吧。”成仓终于下定决心,急促地说出来。

    “你说什么?”大滴的眼泪从运虹的眼睛里出来。

    “就像你听到的一样。我,成仓,要和你运虹分手。”成仓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运虹,不要再等我了,也不要再来看我了。你现在还年轻,找个可以照顾你的男人,嫁掉吧。”

    “不……”运虹知道,成仓是怕连累了她。“成仓,我不会听你的。你安心在这改造。我一定会等你的。”

    “运虹,你别傻了。当初,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个错误。如果你和我没有走到一起,你就不会众叛亲离。你刚刚说你爸爸在帮你看店。其实,我知道你是在安我的心。你忘记了?我刚刚说过,彭志昨天来过了。他什么都和我说了。”

    成仓盯着运虹,说:“彭志特别提到一个人。”

    “什么人?”运虹不明白成仓的意思。

    “魏尔泰。”成仓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运虹急了,连忙摆手:“成仓,你别乱想。我和魏尔泰没任何关系。他只是救了我,帮助了我。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

    “我知道你对他没什么想法。”成仓看着运虹:“运虹,我知道你的心现在还在我的身上。”

    “只要你相信我就好。”运虹流着泪说。

    “傻瓜,我当然相信你。”成仓笑了笑,“但是,我不相信我自己。”

    运虹愣住,问:“不相信你自己?”

    “是的。”成仓点点头:“我不相信我自己。几年后,就算我出去了,我不能确定我能用什么方法来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也不确定,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能爱你多久。这个世界,变数太多。人生本就无常,我不能保证以后,我会不会变心,会不会再爱上比你还年轻、漂亮、或者有钱的女孩。”

    运虹摇摇头,“你不会的。我所了解的成仓不会的。”

    “运虹,你对我又了解多少?就像我这次犯了事,你又事先知道多少?”成仓摇头:“我在外面干了什么,接触了什么样的人,你都不知道。所以……”

    成仓顿了顿:“运虹,你所了解的,并不是部的我。而我展示给你看的,也只是一个美丽的幻影而已。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再继续给你制造那个美丽的幻影,让你生活在童话里。事实上,我现在也没那个能力了。你可以找个不错的人选,就像魏尔泰一样;或者就找魏尔泰,他或他那样的人才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日子。而我,也可以不用整天胡思乱想,可以在这里安心改造,尽早出去过我想要的生活。”

    “什么叫不错的人选?只有我爱的人,对我来说,就是不错的人选。我知道,你就是怕连累我,才和我分手。”运虹肯定的说。“成仓,你要相信我,我和魏尔泰,真的没什么。成仓,我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放手的。”

    成仓叹了口气:“不管你怎么做,从现在开始,都和我没关系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见你。你也不要再来这里看我了。”说完,成仓站了起来,向着通往监狱里面的小门走去。

    一名狱警默默地看着他俩。

    “成仓……”运虹也站了起来,用手拍着玻璃墙,大声地哭着。

    成仓终是不忍心看着心爱的女人这样的哭,回过头来,想安慰几句。在他看到运虹的小腹时,愣住了。

    “运虹……”成仓折回来,走到运虹的对面,眼睛盯着运虹的小腹:“这是……”

    运虹顺着他的眼光,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然后用手抚了抚:“已经快五个月了。成仓,这是我们的孩子。他现在已经会在里面动了。”

    “孩子?”成仓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彭志没和他说过,运虹已经怀孕了。

    成仓双眼含泪地盯着运虹的小腹好一会:“运虹……我……对不起你……”

    “成仓,几年很快就能过去。我以后,会带着宝宝一起来看你。”运虹用手轻轻地在小腹上摸着。

    “不行!”成仓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你不能带着孩子到这里来。你不能让孩子知道他有个坐牢的爸爸。我不能让孩子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我不配做任何人的爸爸。一个犯了罪的人,不配有孩子。”

    运虹大声哭了起来:“成仓,你不要这么想,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你只是不小心……”

    “运虹,趁着还有机会,孩子……不要了吧……”成仓不能让运虹就这么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下去。也不能让未出生的孩子有个坐牢的父亲。

    运虹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噩耗一样,愣在了那里。

    这还是她认识的成仓吗?

    以前的成仓,在运虹的心里,是那样的仗义,懂得疼人的一个人。他现在怎么会这么狠心?

    这可是他的亲骨肉啊。运虹有一会的发呆,看向成仓的目光就有了些茫然。

    转念,运虹醒过神来。

    “成仓,我不会听你的话。”运虹坚定的说:“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的。”

    说完,运虹不想再听成仓说任何话,离开了接见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