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3章 书呆子
    魏尔泰回家来可用的时间,有限。

    “爸,妈。我现在的时间真的很紧。你们说的三个女生,能不能晚上见面?”

    老妈可是有意见了,“我说你啊。二十七岁的人了。婚姻大事,这可是压倒一切的大事。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以为你是谁啊。哦,见面,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得让媒人安排时间吧。”

    “那就算了吧。过一会,我还得赶回去。”

    老爸也有意见了,问:“那你回来做什么?”

    “看看你们啊。哦。你们以为,我就是回来相亲吗?”

    老爸老妈可是对视了。哎,这小子,说话口气怎么这么生硬?不要以为翅膀硬了,爸妈就说不动你了。

    “你是博士,怎么了?”老爸可是不管你是博士,即便是高官,父母想说你,照样说的。说了不听,老子还可以揍你。

    老爸这时的脸色可是拉下来了。

    魏尔泰就笑了,而且还嬉皮笑脸,说:“刚才吧。被那个曹小伶闹的,我心情很不好。我对女生没了好看法。说实话,今天晚上,即便三个女生在我面前坐着,就是天仙,我可能都没心情了。”

    老爸老妈又对视了。

    做夫妻这么多年,面对一些事,即便不说话,对视一下,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老妈说:“那就算了吧。你爱咋的,就咋的吧。你的婚事,从现在起,我们不管了。”

    “老婆子。这个,不行。不管可以。不问,不行。”老爸没有完同意老婆子的意见。

    老爸对魏尔泰说:“这样吧。从现在起,我和你妈,也不要你回来看我们了。要想看我们,可以,必须有一个女孩子,就你说的,什么女生,一道回来。即便不是你的对象,也成。反正,回来时,不要再是一个人。我和你妈,可丢不起这个老脸了。一个这么有才有本事的儿子,没一个女孩子爱上,别人不说,我都要说了,你不会有病吧?”

    魏尔泰听了老爸这一通话,手挠痒痒了,在耳根子那挠啊挠的。

    老爸的手挥了一下,说:“你回吧。反正,也没打算在家住。早回吧。晚了,不方便。”

    老妈可是批评老头子了,“你催什么催。孩子还没吃呢。”

    魏尔泰告诉,“妈。我吃过晚饭来的。”

    老妈说:“那是你吃的晚饭。你没在家吃。你难得回来一趟。我要打三个荷包蛋。这是规矩。”

    老爸可是看了老妈,不理解啊。什么时候,儿子回来必须吃三个荷包蛋,还成规矩了?

    魏尔泰理解老妈的心情,就坐下了。

    老妈对魏尔泰坐下的这个举动,表示满意,就去厨房忙活。

    老爸拿了自己抽的香烟,向魏尔泰亮了一下,问:“孬烟,抽不抽?”

    魏尔泰说:“老爸。你现在的工资不低吧。怎么还抽五块钱的香烟?”

    “抽好的。你买啊。”老爸可是不客气。

    魏尔泰这才拍了自己的脑袋,回来时,怎么空手。什么也没有买。是那个曹小伶闹的。

    “这样吧。我出去给你买两条香烟,给妈买两罐子奶粉。”魏尔泰说着,就站了起来。

    老爸的脸可是黑下来,说:“坐下。我说了,你才去买。你这脑子被门夹了吧。你现在去买,我也不领情。我讨饭啊?”

    魏尔泰又手挠耳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从小你就说我是书呆子。”

    老妈端了一只小碗,从厨房里出来。

    魏尔泰起身接了小碗、碗里有一把汤匙。他也就不客气的吃起来。只是,急了,才出锅的荷包蛋,烫着呢。

    老妈说:“这孩子。吃个东西,也要人提醒。直接就吃,傻啊。”

    老爸说:“儿子不傻。他刚才说,要给你去买奶粉。你要不要?”

    “不要,不要。攒着钱,要结婚的。”

    老爸说:“我倒是要的。这小子,没买。”

    老妈朝老头子瞪眼,问:“就这,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我给你买的香烟,抽完了?”

    “没有。”

    “没有。你叨叨什么?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起,不允许向儿子要香烟。”

    老爸问:“我现在不要,什么时候要?”

    老妈说:“儿子什么时候谈了对象。那个时候要。那是向儿媳妇要。那个时候,儿子进门要是没有香烟,不要你说,我就说了。”

    魏尔泰吃着荷包蛋,听老爸老妈斗嘴,觉得挺有意思的。可是,老妈这一说,他就不理解了。

    “老妈。你这话,我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啊?”

    老妈说:“这个,你也不明白。傻儿子。有了对象,有香烟进门,就说明,你在那个小家中的地位不低,起码说,你有地位。”

    啊?魏尔泰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种高深的学问。难怪有人说,家庭过日子,学问深着呢。

    “好恐怖哦。”魏尔泰嘀咕了一句。

    老妈问:“你恐怖什么?”

    魏尔泰不好说出直接的感受,就搪塞了,“我是说,晚上回去,走夜路,有点恐怖。”

    老妈说:“那就快点吃。吃完了,赶紧回去。记住了,要打的回去。没钱,我给。”

    老爸可是对老婆子有意见了,甩了一个不屑的眼神,“这小子说的,你也信。农村啊?这是城里,好不好。”

    魏尔泰把三个荷包蛋吃完了,站起来,伸展了身子。感觉,舒服多了。不是吃了三上荷包蛋,而是这个家庭的氛围,让他十分的舒服。

    “好。我走了。谢谢老妈的三个荷包蛋。谢谢老爸的教诲。”魏尔泰转身,出门去了。

    老妈可是有一会的发愣。这孩子,难怪谈不上对象,脑子里缺一根弦啊。老爸也是惊讶,这小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博士就这个水平吗?

    老两口怪儿子走的时候,招呼也不打一个,直接就出门去了。

    真的是书呆子。

    老两口必然要相互埋怨。指责也是免不了。都说是对方的宠,对方的错,才把儿子弄成这个样子,什么世事情理都不懂,难怪谈不上对象。

    魏尔泰却又回来、回来时,手上提着一只大的塑料袋。他把这只袋子放到桌面上。里面有两条香烟,两罐子奶粉。放下后,什么话也没说,只做了一个敬礼手又向前伸的手势、手势很有力量的那种,没等老爸老妈反应过来,就逃跑似的,跑出门去了。

    老两口又开始了相互指责,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对方让孩子多花了这个钱。

    魏尔泰跑出去,跑了一小截,回头看了一下,没有看见老爸或老妈追出来,就变换了步子,散步。很开森的。哦,应该是很开心的。开森是他在QQ上冒充萌新用的词。

    本来,是应该乘公交车的。可能是最近身体有些发胖的原因,他想走一走,顺便把肥减了。

    这中间有一段路,是开发区,有三四公里吧。

    总经理明珠提示过,说魏尔泰最近胖了。

    魏尔泰可是要嘀咕了。这个娘们也是,天天大鱼大肉伺候,把人吃胖了,不勇敢的承担责任,却说风凉话。

    不过,也是,胖了,不是好事。还是缺少锻炼。那就走一走吧。魏尔泰决定走进城里。父母家住在城郊外的一个疗养院里。他们在疗养院工作。

    魏尔泰没有想到,就是他这一走,走出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