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4章 救命
    开发区的路已经修出来,高处俯瞰,这些路面呈网格状,很整齐。只是,格子里的地多数还是待建的状态,有些地块上有了栅栏式的保护,有些处在类似抛荒的状态。凭想象,每个格子里,可能就有一个精彩的故事。

    魏尔泰就有畅想了,要是哪一天,自己也能成为这里某一个格子里的主角,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精彩?这样想了,就嗨嗨哈哈了。

    嗨首歌吧。走在水泥路面上,还能闻到水泥的气息。更多的,是泥土的气息。两边的路灯是竖起来,但没有打开。好在不是阴天,路面上有周边折射过来的灯光。水泥路面在夜晚,会比其它地方多些亮色。

    周边有村庄,还没有拆迁。原生态的村落,就要消失,这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村民们比建设者们还要急着搬迁。

    搬迁好换新房,好领大笔的拆迁款。这是等待搬迁的村民们最大的希望。

    路边有沟槽,可能是取土时留下。有些地方,应该是原先就有的小沟渠。

    这么宽的路面,应该不会走错,不会掉进旁边的沟里去吧。魏尔泰沿着一边走路并带着这样的胡思乱想,情不自禁就唱起来。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魏尔泰唱的是这个。明明是走在宽阔的水泥路面上,却唱出这样的一首歌。真是是与情与景不搭呢。

    隐隐听见附近有人哼哼的声音。

    可能是魏尔泰的歌声引发的,有人叫救命。只是,声音像被人卡着嗓子发出来的。

    寻声找过去。在路边的一条小沟中,横架着一辆自行车,车子下面,有一个人。魏尔泰赶紧蹲下,让自己的视力适应比较暗的沟里。

    沟不深,只有一米多一点吧。自行车的一只把手,顶着下面的人。

    首先,得把这辆自行车弄上来。这对于魏尔泰来说,不用太费力气。把这辆自行车先弄到水泥路面上。他又去到沟边、沟边已经爬起来一个人,是个女人。这个女人有着瘦削的脸,穿着宽松的衣服。

    沟里的女人向上爬、爬得可是费劲。魏尔泰伸出手,助了一臂之力,拽上来这个女人。

    一个年轻的女人,也就二十五六岁吧。这个女人的模样看得不太清楚。隐约地,是个大花脸。女人的脸上有泥巴,头发上也粘了泥。

    “怎么弄的?”魏尔泰这话问的有些废。能怎么弄,肯定是车子的方向偏了,掉下去的呗。

    女人说:“前面来的汽车,大灯开到刺眼,车子还开成S。我躲让的,就掉到沟里去了。”

    “肯定是喝了酒。王八开的车。”

    女人自然是要问了,“你认识他?”

    “我……”魏尔泰愣住,又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异域口音,王八说成了黄爸。他要是把骂人的话说了,说成王八蛋开的车,估计这个女人就不会听岔了。

    这前面还有一截路,这个女人显然是不能走,也不能骑车了。她走动时的脚步,有一点跛。

    魏尔泰想问这个女人,走路怎么这个样子。想问的话,忍住了。假如,这个女人,先天不足,走路就是跛,这就是用话戳了人的伤疤。

    “可以走吗?”魏尔泰只能这样来问了。

    女人手抚了腿,按摩的样子,说:“可能是扭着筋了。这走起来,要一跛一跛的了。”

    魏尔泰也就听明白了。这个女人这个时候走路的样子,不是先天不足,是刚才掉沟里受伤弄的。

    “这样吧。我骑车,带你。”魏尔泰让这个女人坐到自行车的后座上。

    魏尔泰骑车带人的技术,还是可以的。不熟手的车,带上人,龙头居然没有晃悠。

    “你这是去哪?”骑上车后,魏尔泰是没话找话说。

    女人告诉,“我回家去。家就在后面那个镇子上。”

    魏尔泰明白了。他父母家也在那个镇子上。那个镇叫温泉镇。他父母虽然也住在那个镇子上,却是在一个省属单位的疗养院工作。

    魏尔泰问:“这么晚了。你这又是去哪?”

    “我在城里盘了人家一个小门面。钱没有凑齐,还差三千块。就回镇子找我哥借了。”

    “借到了吗?”

    “借到了。”

    魏尔泰获取了答案,却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这个女人,没脑子啊,二呀。你在这个时候,这个可以看成是荒郊野外的地方,你跟一个陌生人说你口袋里有三千块钱。你不要命啦。

    魏尔泰就带了点小坏心思,想让这个女人继续二下去,问:“你胆子可够大的。就这样把三千块钱揣在身上。”

    女人却反问:“不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你不要说出来。要是遇上坏人,怎么办?”

    “我没有遇上坏人。”

    “你就认定,我不是坏人。假如,我就是一个没钱的,正在四处去找钱的男人。你这不就麻烦了。”

    “你不是的。你救了我。”

    “救你的人,就一准是好人吗?”魏尔泰可是开眼界了,这个女人的思维,什么逻辑?

    女人说:“就是真的,像你说的。遇上坏人,也没事的。不就是钱嘛。我给他。人家好歹救了我。我的命应该值三千块钱的。”

    噗。

    魏尔泰无语了。他反而发现,自己的思维不在逻辑上。看人家这个弱女子,智商情商都不低啊。

    有一会的,两个人都不说话。

    又过了一会,魏尔泰还是忍不住了,问:“你租下一个门面,就你一个人打理吗?”

    “是的。”

    “没家人帮你?”

    “没有。家人说我是活该,自找的。”

    魏尔泰听出来了,这个女人身上有故事。他是学中文研究文学的。多年的大学生活,让他对别人身上发生的故事特别有兴趣。

    “我有些没有听明白。你家里人说你自找的。你所指的家里人,应该是你的爸妈。”

    “你好厉害。真聪明。”

    “我不太明白,你爸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你是他们俩的女儿。”

    “我谈了一个对象。”

    “家里不同意?”

    “是的。”

    “那,不对啊。你租下门面,你对象应该支持你。他应该帮你筹欠缺的款子。不应该让你去抛头露面吧?”魏尔泰表示了对这个问题的质疑,甚至,觉得这个女人可能没有说实话。这个事,在情理上,应该是这样来处理的。

    “他被判了七年,在监狱里。”

    女人说的,倒是语气平淡。魏尔泰可是惊了一下,车子的龙头竟然晃悠了一下。知道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可是,愣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身上,发生的,故事的引子就已经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