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7章 男女有别
    明珠有些郁闷,自己怎么就这样的下贱了。

    真是年龄不饶人,来到三十岁这个坎上,还是单身,家里人比她急。其实,她也急的。因为女强人的符号,害到没男生和她谈恋爱。现在,到了三十岁,身边熟悉她的人,投来的目光,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想到了民间的一个说法,女人三十,倒去半边山。明珠很讨厌这样的比喻。什么破比喻,太蹩脚了吧。既然是山,说倒就倒吗?就是山体滑坡,也是有前兆的好不好。用这个比喻的,都是那些个贼贱的人们。明珠对那些说倒半边山的人咬牙切齿了。

    要说,凭明珠这样的职位,还有家庭背景,还有这么好的身材。哦,有人说她的身材像大黄蜂。呸。又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比喻。你用蜜蜂来比,也好吧。或者比喻成小提琴也行,再不,比喻成梨子。哦,比喻成梨子不太像。反正,不能比喻成大黄蜂。这太野了吧。

    明珠从来不认为自己野,只认为自己霸道。

    有几个职位不低的男人追求过她,总裁级别,局长级别,可是,明珠没感觉。她自己霸道,最不希望再看到一个朝夕相处的男人,也霸道。两个人都这样子,在家庭里,无论做什么都公事公办的板着脸,即便到了铺上去,也官腔官调,那也太无趣了吧。

    明珠就有了一个策划,引进一个人才,归自己所有。步骤嘛,先是手下员工,再就是手下的部门经理,再就是升职后平起平坐。这样经她手亲自培养起来的,一定是一个柔和的男生。这样的话,组建出的家庭,就是一刚一柔。哈哈,明珠应该有一个刚柔并济的家庭组合。每每想到这,明珠的脸上就乐开了花。当然,她会躲着乐,出门后,脸上可是要冷的。

    明珠已经有了六七年的社会经验,脸上的冷色,可是比大牌护肤品还管用。知道冷艳的效果吗?

    对了,艳后的冷,在层次高的男人面前,就是热脸被一块冰凉快一下,结果肯定就是透心凉。

    也是偶然性的机会,明珠在饭桌上遇见一个挖掘人才的猎头,突然间的感觉,可以从这个途径上物色自己想要的人才。应该加一个括号,夫婿备选。这样,她就委托了这家人才挖掘公司。

    明珠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有寄多大的希望。因为,这家人才公司的名字太土、土到掉渣。如果遇上粗心大意的人,很可能就把这家公司当成卖挖掘机的。

    还行。明珠的运气不错。她嫌弃土到掉渣的公司,给她引进了魏尔泰。

    面试过后,明珠很满意。人才引进合同签约后,明珠可是躲在办公室里乐了好一会。成了。魏尔泰,你就好好展示你的才能,等着做我的如意郎君吧。

    明珠的言情剧还是看多了,想法上都那么诗情画意。可是,当着魏尔泰的面,明珠没有诗情画意,就是一副主子使唤奴仆的口气。

    “去。把这个事办了。”

    “魏尔泰,你怎么回事?没长耳朵吗?”

    “你,魏尔泰,可是给我听好了。我说的话,只一遍。第二遍,你得一字不拉的给我重复一遍。当然,必须有我的要求,不是一定要复述。”

    对于明珠这样的近似苛刻的要求,魏尔泰已经感觉到,他在这个女人手下,过的日子,不亚于水深火热了。

    明珠洗澡结束,把卫生间的推拉门拉开一条缝,对外面说:“魏尔泰。你这里,有没有干的毛巾?借我用一用。我要把头发弄干了。”

    其实,这个时候,明珠完可以把进去时穿的衣服部穿到身上,出来后,再向这个房子的主人借干燥的毛巾,或者,回到楼上去。可她,没有这样做。

    明珠这是有意的,是要魏尔泰看一看她只穿了小衣物的身材。那两件小衣服,如果摘下来,可以窝在手心里不见形。

    遗憾的,也是让明珠心生郁闷的,没有应答的声音。又问了一声,“魏尔泰,你在吗?”

    还是没有应答。明珠有了豁出去的想法,就这样直接出来了。

    明珠在这套房子里,转了一圈,没有见到魏尔泰。

    “这小兔崽子。跑哪去了?”

    明珠很失望的,只好回到洗漱间。进去时,外套脱了放在洗漱间的挂钩上。她穿好了衣服,上楼去了。

    被明珠骂成小兔崽子的魏尔泰,在明珠离开后两个多小时,才回到这个房子里。他接了运虹的电话后,没有在地上睡,而是去到公司。

    魏尔泰上班的公司,办公楼就有这个小区的斜对面有一公里距离的地方。那是一座新盖起的写字楼。他跟门卫说要加班弄个材料,就进去了。开了空调,在里面小睡了一会。

    小睡醒来,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应该是离家出走近三个小时。他才动身回去。

    回到家中,客厅的灯是亮着的。魏尔泰像个贼样的,缩头缩脑,蹑手蹑脚,检查了每个房间。最后,进了洗漱间。

    不可思议了。明珠竟然动用了魏尔泰洗澡用的香皂,还用了魏尔泰洗澡用的浴巾。

    “总经理同志,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魏尔泰很是想不通,一个明亮处显出高冷、冷艳的总经理,怎么就这点素质。你用了人家的洗发水,用了人家的沐浴露,也就算了。那不值几个钱。可是,你动用了男生的香皂还有洗澡用的毛巾,就太不应该了吧。你是女人,好不好。你这个娘们不讲究,我这个男生还讲究呢?

    魏尔泰可是有洁癖的男生。即使再漂亮的女生,用了这些东西,也是会让他心中添堵的。这也就难怪已经二十七岁的魏尔泰至今没有女人缘。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吧。

    魏尔泰把这条洗澡毛巾放到洗脸盆中泡着,等会要好好的洗一洗了。还应该用现烧出的开水,消毒。然后,再放到太阳下晒一晒。

    要是,明珠知道魏尔泰这样处理,会有何感想?

    毛巾在盆里泡上,香皂得在水龙头下好好的冲洗一遍。

    可不可以先假设一下,要是明珠看见魏尔泰这样处理她用过的东西,会不会用脚踹这个有洁癖的男生?

    这也太羞辱人了吧?要知道,明珠可是多少男人垂涎欲滴的猎物。唯独他魏尔泰,对撞到枪口上来的猎物,却视而不见,还这样的讲究。如果就此下去,魏尔泰这一辈子活该打光棍,去那两三千万的光棍行列报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