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9章 这个电话
    这天中午,魏尔泰接到老爸的电话。在接听时,他的眉头可是皱起,脑袋也大了。

    “好吧,好吧。我抽时间回去。”魏尔泰很无奈的答应了。

    可能是电话那头催促要尽快吧,魏尔泰为难的告诉,“老爸。我得请假啊。什么,你说什么?哦。怪我吧。当初签约的时候,太天真也太大意了。现在,没办法了。五年,你让我捱过这五年吧。”

    电话挂断,魏尔泰却是摇头又摇头。这是颈椎病人喜欢做的一个动作。据说,长期伏案的人,容易患上颈椎病,防治的简易办法,就是不时的扭扭脖子晃晃脑袋。魏尔泰有轻微的颈椎病,为了治疗,已经喜好上这个动作。

    只是,今天的摇头晃脑与治疗颈椎病没有关系。

    “这丫,想干吗?脑子真的有病。”魏尔泰自言自语。

    老爸在电话里告诉魏尔泰,说上次去的那个丫头,也就是曹小伶,送了一套衣服过去,说这套衣服,魏尔泰穿最合适。她是在逛店时发现,买下的。

    魏尔泰担心,曹小伶不会是真的爱上来了吧。可他,对那个女生没感觉啊。他可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另一半,是一个脑筋不正常,说话做事都有些二的女人。

    老爸是要魏尔泰回去,把那套衣服还给人家。曹小伶做事,太执著,说了送衣服的理由,说这个衣服送过来,就不能带回去。要是让她带走,她就不走了。要是让她走,也行,就是哭着走。走的时候,要哭到这边的左邻右舍都知道了,才会离开。

    魏尔泰老爸告诉儿子,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今天才算知道了什么叫奇葩。曹小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魏尔泰不知道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但不管怎么处理,先得请假。明珠这边的假,真的不好请。上班八小时,属于明珠公司的。下班后,业余时间,属于明珠的。明珠有事情要谈,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加班。

    魏尔泰现在也算是彻底明白了。频繁加班,请不动假,都是那个合同书惹的祸。没办法摆脱,除非,让老爸老妈把家中唯一的一套房子卖掉,再找亲戚朋友借些钱,做个赔偿了事。

    可是,老爸老妈住哪?不能,到了老年,跟着魏尔泰租房子住。哪同漂泊没有什么两样。

    魏尔泰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明珠请假。

    “干吗又要请假?”在明珠来看,魏尔泰卖给她的公司了,节假日包括工余时间也是要请假的。

    魏尔泰描述了被曹小伶缠上的事。

    没等魏尔泰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明珠的脸色可是十分难看了,说:“魏尔泰。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你这样的男人也会拈花惹草。”

    “明总。你听我把这个事,说完了,好不好。”

    “好,你说吧。我看你,到底有多少花花肠子。”

    魏尔泰就如实的把公交车上相遇曹小伶,被当成了赵小龙的事情,以及让老爸老妈证实自己不是赵小龙,一五一十的说到了清清楚楚。

    明珠听明白了,问:“魏尔泰。你说的这个,我有些不相信。你的各方面条件吧,还算是凑合。但也不至于这样吧。我的条件,应该说,比你好上几倍十倍吧。怎么就没有人来缠上我?”

    魏尔泰可是傻眼了。没法解释。

    明珠说:“俗语怎么讲的,母鸡不抖尾巴,公鸡不上身。”

    魏尔泰可是忍不住了。哪有一个没结婚的女人,可以这样说话。

    明珠也意识到这个比喻不恰当,就在面前摆手,说:“不对。这话,应该是你说的。我说的意思,就是你不招惹那个叫曹小伶的,她不可能缠着你。这应该是起码的常识。”

    魏尔泰又想到曾经思考过的问题。以后,类似这样的事情,一定要用手机录音,最好拍下视频。更换手机的事,应该摆到议事日程下来。怎么的,也要买一部最时新的手机。要不然,没法跟眼前这个娘们对话。

    看着面前的这个上司说话,魏尔泰即便是肠子气断,也没用。这个他心中定性的娘们,就是不讲理。

    魏尔泰说:“我老爸刚才打来电话,说这个假,是他老人家代我请的。你要是不批准,他老人家就过来,当面替我请假。”

    明珠可是愣了一下。还没到时候啊。她就一厢情愿的想了,我这个漂亮媳妇,还没到见公婆的时候呀。

    “不行,不行。你不能让你老爸过来。你刚才怎么说的,你老爸处理不了那件事?”

    魏尔泰这才想起来,老爸老妈遇到的事,还没说呢。他就把曹小伶买到一套衣服,送到那边去的事情说了。

    “老爸说,曹小伶送的衣服,一定要退。”魏尔泰说这话时,耳根那有些痒痒,就用手去挠了。

    明珠把魏尔泰的这个动作理解成这个问题不好处理。

    “退还一套衣服很难吗?”明珠问的时候,眼神中又夹带了不屑。

    魏尔泰说:“我有些讨厌那个女生。做事,怎么这样的极端。不要说我老爸不喜欢她,我也不喜欢她。很让人讨厌的一个家伙。”

    家伙?

    有这样说女生的吗?

    魏尔泰这个博士太没绅士风度了吧?

    明珠睁大眼睛。她的眼睛确实比较的大。只是,这么大的眼睛,再往大里睁,就是面目恐怖了。这也印证了哲学上的一点,物极必反。热情的开水,过了一百度,就不是温柔的水,成了捉摸不定的气。

    在明珠总经理和魏尔泰助理相互对视的时候,有电话进来。魏尔泰的。

    魏尔泰看了明珠,问:“可以接吗?”

    明珠反问:“合同上没说,不让你接电话。”

    魏尔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告诉,“又是老爸的电话。”

    “接啊。快点接啊。”明珠这时说话的口气,倒是平和许多。

    魏尔泰按下接听键,叫了一声“爸”,就没捞着先说话的机会。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博士。也不管你那个领导是个怎么回事的领导。你必须给我请假。那个女孩子送的衣服,一小时不取走,我一小时心脏就不好。你要是把我的心脏病弄犯了。我跟你没完。你就得请长假,伺候我。”

    魏尔泰想解释什么的,嘴巴刚刚张开,一个字还没说出,手机里就出现了盲音。老爸把电话给挂断了。

    “老爷子这脾气?”明珠可是愣住了。

    “我老爸,很难说话的。他的脾气啊,同……”魏尔泰想说的话,立马收住了。

    因为,明珠已经朝他瞪眼,问:“是不是想说,跟我的脾气差不多?”

    “没,没。打死我,也不敢这样说的。要说,只是你自己说的。我不曾有这样的联想。真的。”魏尔泰说了后,心里可是嘿嘿一笑了。他可是有想说没有说出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