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10章 终于批了
    明珠总经理只好批了魏尔泰的假。她有自以为是的考虑,要不然,未来的公婆找上门来,脸面上可就不好看了。

    只是,明珠批假后,有了两条指令。

    “听好了,魏尔泰。我要提醒你两点。”

    “是,明总。我听着呢。”魏尔泰竟然脚跟触碰了脚跟,像是军人接受指令。只是,他没有当过兵。哦,上大学时,接受过军训。

    魏尔泰内心的激动,已经溢于言表。这个时候的样子,明显的有些兴奋。

    也是,到了明珠总经理的明珠旅游资源管理公司,也算是有些时间了,这可是N次请假后第一次被批准。严格说起来,对他今后的生活有划时代的意义。

    试想呵。如果一直请假一直就是不批准,魏尔泰会不会郁闷死。可以说,这是可能的。在一个一直被压抑的环境中生存,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也受不了。

    明珠的眼睛可是毒,一眼就看出魏尔泰这时的情绪,说:“魏尔泰。你这个时候的兴奋,是不是有些过头?”

    啊?魏尔泰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心中高兴时,没有把持住自己。

    好事情是要分享的,但也要分对什么人。魏尔泰要去见曹小伶,让明珠来分享,明显的就是欠妥了。

    明珠也就不客气的,直接点穴,说:“我知道,你有一种被解放了的感觉。有,就有吧。你怎么可以当着我的面,就这样。博士同志,这方面,你的修养不够。”

    魏尔泰这就立马改正,苦了一张脸,辩解,“明总。你不知道,我也是身不由己啊。老爸那个臭脾气,我不敢惹啊。”

    这个时候,对于魏尔泰来说,也只有老爸可以做挡箭牌了。

    明珠这个时候,可是敏感的。她盯着魏尔泰看。这家伙,说的话,怎么有点拐弯抹角骂人的意思。

    这时,有员工来到总经理室门前,要进来汇报工作吧。明珠的手抬了一下,说:“有事,等会再过来。我和魏助理在谈工作。”

    打算进门来汇报工作的员工,发现自己今天又撞日头了,好没趣的,只好转身,去了。

    魏尔泰看着这个员工的背影,脸上滑过一笑。他知道,明珠为什么生气这个员工。显然的,这位美女领导的心中在翻江倒海,就说:“明总。你这个批假,可是给足了我的面子。老爸说过几回了,就是为没有请到假,说要来会一会你。说想看看领导长什么样子。”

    明珠刚才还有些生气的,现在,可顾不上生气。她的脸上有一惊的感觉,老爷子要来会一会她。算了吧,目前还是不会见的好。主要还是没到时候吧。

    魏尔泰因为得到了批假,这时候的情绪很好。也就是这种时候,魏尔泰看这位女领导,才特别的有感觉。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美女级别的领导。尤其让魏尔泰有感觉的,是刚才口头批假的一个出处,就是那张嘴巴。

    对于明珠总经理的嘴型,魏尔泰感觉上,还是很舒服的。这应该说是一种比较理想的嘴型。轮廓线很清晰,下嘴唇有一定的厚度,嘴巴的大小,与这张脸型特匹配。特别让魏尔泰感觉到美的,是对方的嘴角微微的翘起,可以想象成小鸟要向外飞扬。整个嘴型,很有立体感。

    这就又成了一件怪事。按说,明珠的这个嘴型,容易让人看见喜感。因为嘴角上扬,是一种巧妙的微笑。可这种嘴型,匹配在明珠脸上,却成了一种高冷后的装饰。

    有好几回,魏尔泰真想冒失的问一问明珠,这个嘴型,是怎么长成这样的。这可是许多女孩子向往的嘴型。女孩子们如果学不成,可以通过微整形来达到吧?

    明珠发现眼前这个男生目光中的异常,问:“魏尔泰。你看什么呢?这么专注。”

    “啊。没有。我是等着你嘴巴里发出指示。刚才,你好像说了,要我注意两点。哪两点,你一直没说。”

    “哦。是这样。”明珠这就释然了。

    明珠说:“第一,你去,尽快把这个事了结,不要留下后遗症。我可不希望,以后,那个叫曹小伶的再纠缠到你。要知道,这是会影响到你的工作。第二,最好让老爷子陪你一道去。因为,老爷子有社会经验,可以把控住场面。”

    对于魏尔泰去见曹小伶,明珠心里并没有多么的怕、怕失去什么。她是不想魏尔泰被纠缠到那种无聊的事情上去。那样的事,会影响到人的工作情绪。她可不希望身边的人情绪不好。

    当然,明珠也有丝丝的担心。她是怕魏尔泰的审美上出现偏差。这就像有些高智商的人,解题时会自以为是。很难免魏尔泰这样的男生,有看人看走眼的时候。

    可以这么说,在考察魏尔泰的这段时间内,明珠还是有些紧张的。她不想和魏尔泰的关系急于求成,也不想节外生枝。

    对于明珠提出让老爷子陪同的建议,魏尔泰只能摇头。魏尔泰知道,老爸不可能陪他前往,就问:“如果,老爸不陪我去,怎么办?”

    明珠笑了一笑,问:“我陪你去,怎么样?”

    “别,别。”魏尔泰赶紧出手向前推。

    其实,这个时候,两个人之间是有距离的,五六步远吧。魏尔泰没必要做出这个动作。这个动作出来,有可能被明珠误解。

    果然,明珠说:“魏尔泰。你怎么这样的怕我陪你去?”

    魏尔泰说:“你去。我自然荣耀。可是,那个曹小伶要是真的脑子有病,同你打架,我可是没辙,控制不住场面的。”

    明珠的眼角可是甩出一个不屑,问:“你怎么就想到了可能打架?”

    魏尔泰说:“我总觉得,曹小伶的脑子不怎么好。你呢,又是这样的高贵漂亮。要是,你同她动起了手。哦。我说错了,是假如曹小伶跟你动手。你怎么办?”

    明珠盯着魏尔泰看,不说话。

    时间没有静止。办公室里的墙壁上,可是挂着时钟的。魏尔泰仿佛听见时钟的走动声。其实,这是感觉,电子钟,哪来的声音。

    盯着魏尔泰有一会了,明珠才说:“我不知道,当初,干吗要签你。让你来做我的助手。到了关键的时候,你居然不能保护我。我要你这个助手来,是只管领工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