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13章 扯
    这是下午的时候,明珠把魏尔泰叫进了总经理室。她的手指点了晚报副刊上的一篇文章,是个头条。

    “这你写的?”明珠到了魏尔泰面前。

    魏尔泰看了报纸上的标题心生一乐。《处个好邻居能得福》发表了。这就是好事的第一步。如果,这一步没有,获奖就是免谈。

    魏尔泰没有说话,只是一笑。这是明摆着的事,文章标题下面作者署名的地方写着魏尔泰三个字。

    “你就这样的胡编乱造吗?”明珠可是鸡蛋里挑骨头了。

    魏尔泰应征已经发表的这篇,说的是自己外出,去图书馆,因为早起时天气好,就把被子晒到了阳台外的索上。下午,天气变化,先是小毛雨,后来就是大雨。他发现天气变化,就叫了出租车,往回赶、赶到家,被子不见了。打听了得知,被子由住在三楼的女人收进去了。

    魏尔泰说:“我写的二楼,是真实的。我写了三楼,也是真实的。”

    明珠说:“你文章上这写,三楼上有一位漂亮女人,看着就让人窒息。这话看着,怎么这样的让人别扭。我有这样的恐怖吗?看着我,你会憋死吗?”

    魏尔泰只有讨好的一笑了,说:“我是恭维你的,不行吗?”

    “恭维?你会不会说话?”

    “……”

    “我长相难看吗?”

    “……”魏尔泰一愣,身子向后拉。明珠显然的身子向前,有逼视的效果。

    “我需要恭维吗?”

    “……”魏尔泰的身子再往后拉。明珠的身子又向前了一点。

    明珠不客气的,下了命令,“给我站直了。”

    魏尔泰想站直,不敢啊。这要是站直了,两个人的嘴唇之间,还有距离吗?

    “明总。你是领导。领导先做表率,站直了,我就跟着,也就好站直了。”

    明珠只好站直了,说:“贫嘴。油腔滑调。”

    魏尔泰只好嘻嘻了。

    明珠说:“我再问你。我在的三楼,和你那个二楼,明显是错开了的。我怎么往上面捞被子?”

    显然,明珠没来仔细看正文。可能就是一目十行了。

    也确实,住在三楼的,怎么收到二楼的被子?

    魏尔泰在正文里细节是这样的,三楼上的女人,很聪明,用一根绳子。先把绳子的一头系住,手上拿另一头,去对应下面被子中间的空档。就这样,晒在下面的被子,被上面的女人捞进房间。

    这样的征文,已经发表了的,不排除确实有许多是真实的。可是,要魏尔泰来写,他才到这座城市,总不至于写其它地方的好邻居吧。为了完成任务,他只有编造了。

    现在,面对明珠的质疑,魏尔泰可是笑了,说:“楼层上下的位置,事实是错位了。可是文章中,可以做假设性的调整。你也承认了,这样的调整,是可行的。”

    “我什么时候承认了?满嘴胡话。”

    “刚才啊。你问我,我有这样的恐怖吗?如果你不承认,就不会这样来问。你承认在前,我就可以认定,你承认了这种错位。这里有一个因果关系。”

    “你……”明珠的手往下拍了一下,心里也就承认扯不过这位博士,就换了话题,说:“不跟你扯这个了。说说,今晚,我们去哪吃饭。”

    “又吃饭啊?”

    “怎么。不用你花钱的饭,也不吃?”

    “不是。我是说,每次吃饭,都有一个说法。”

    “你就显摆吧。德性。不就是要我说,你发表了大作,恭贺一下。是不是这样想的?”

    魏尔泰说:“明总,就是英明,洞察力就是盖天。能遇上你这样的领导,是我一生的福气。”

    明珠说:“就你写的这个应征文,小学生也可以写出来。”

    啊?魏尔泰没想到,明珠给出的竟然是这样一个评价。这太伤人了吧。

    明珠说:“一个文学博士,应该写出有份量的东西。”

    魏尔泰感觉到了,明珠又要出什么馊主意。

    果然,明珠拿出一本杂志,《爱情故事》。

    “你可以往这上面投一篇试试。”明珠有了貌似妩媚的一笑。

    可在魏尔泰看来,明珠的这个笑容里,包含着诡谲。这明显就是变着法子在考核。好吧。写就写吧。这没有多难。

    明珠问:“知道故事怎么写吗?尤其是爱情故事。”

    “没问题。”魏尔泰随口就答。

    明珠可是要认真的打量甚至是审视眼前的这个男生了。能够说写爱情故事没问题的,应该是谈过恋爱的。可是,在引进这个人才的当初,打探过的,有没有谈恋爱的经历,说是没有的。

    明珠最怕男生有谈恋爱的经验。现在的谈恋爱,有几个没有试婚。如果魏尔泰也谈过恋爱,就有九成的可能试婚了。这可是明珠最不乐意遇到的。

    “这么说,你有过恋爱经历?”明珠盯着魏尔泰的眼睛。

    魏尔泰没有躲闪。能够被美女这样盯着,也是一种幸福。有研究说,能够对视美女的眼睛,有愉悦心情的功能。魏尔泰也清楚,这样一类的研究,其实就是糊弄人的。就像爱情专家能够把爱情说到天花乱坠,轮到他自己,可能时不时的后院起火。

    魏尔泰脸上带笑。看见对面的这双眼睛,他不能不笑。那是一方有柳荫的池塘,里面应该有小鱼儿在游泳吧。

    “不要只会笑。回答我的问题。”明珠的眼睛里甩出了一个不屑。

    魏尔泰说:“爱情故事,其实就是逛街购物。我没有谈过恋爱,但我有购物经验。”

    “这也可以吗?”明珠可是惊奇了。胡扯。在魏尔泰嘴里,这两个也能扯到一块了。

    “可以啊。知道有触类旁通这个词吗?”

    明珠可是朝魏尔泰瞪眼睛了。魏尔泰这话,明显就是小看人,这样一个极其普通的词,不知道,那就是无知到了极点。

    “你这个比喻,不好理解。购物和爱情压根就不是一棵树上的事。”

    魏尔泰说:“在我来说,购物就是恋爱。对上眼,看上了,就是爱上了。爱上了,我就掏钱。”

    啊?“你说的,这是买卖婚姻吧?”

    魏尔泰想笑,抑制住,没有笑,耍一耍这位美女上司,也挺好玩的。于是,他的表情可是肃然正儿巴经的,说:“购物时,把买卖的这个壳去掉,实质上,就是对爱情的态度。”

    明珠越发的跟不上魏尔泰的思维,有掉进云里雾里的感觉。不能再让魏尔泰在这里胡说八道。这样下去,自己现在不晕向,等会就要晕向。

    “好吧。好吧。你写一篇。写好了,才能证明你所说的有些道理。”

    “要给你先看吗?”

    “不用。直接投编辑。编辑过了,才算我这边过了。”

    魏尔泰装糊涂,“明总。你的意思,我写好了,把稿子给你。你直接给编辑。”

    明珠开始怀疑魏尔泰的智商。她盯着魏尔泰看,就是不说话。

    魏尔泰被明珠看得身上起毛,背后开始痒痒、痒痒到不行,就扭动身子。

    明珠这才说话,问:“怎么了?没有洗澡?我可不希望在我身边的人,身上脏兮兮的。”

    魏尔泰说:“不是身上痒痒。我是觉得,有故事出来,得赶紧写出来。”

    明珠的一只玉指朝外弹了一下,说:“去吧。不发表,不要拿给我看。”

    魏尔泰明白了,感情,明珠说的,编辑那过了,才算她这边过了,是这么一回事。这个逻辑上的关系在脑子里理顺了,魏尔泰耸了耸肩膀,从总经理桌面上抄起《爱情故事》,转身出门回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