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14章 需要体验
    魏尔泰翻了翻《爱情故事》,一目十行看了排序在前的两篇,有关这本杂志的风格,读者定位,心中有数了。

    这就跟开饭馆,看客下菜一样。想提高在这本杂志上的命中率,只有迎合。

    问题来了。魏尔泰没有谈恋爱的经历,爱情是个什么滋味,他不清楚。虽然,他对明珠说,谈恋爱同购物一样。那只是一个比喻。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真的不是那么回事。

    比喻是蹩脚的。有时候,只是说急了,用来做托词的。

    魏尔泰抓耳挠腮,在想,从哪找这样的故事呢?

    有了。刚才想到,写这样的故事迎合这本杂志,同开饭馆差不多。这就想到了那天晚上遇见的运虹。

    魏尔泰至所以想到了运虹,是因为运虹的男人进去了,她却怀孕了。而且呢,运虹提到那个男人时,眉目传情很明显,是对那个男人有感情。租间门面主打的食物,居然就是那个男人做给她吃的东西。

    魏尔泰就肯定了,运虹身上肯定有爱情故事。如果运虹肯把自己的爱情相遇说出来,稍许加工一下,就是一篇爱情故事了。

    想到这,魏尔泰打出了一个响指。

    魏尔泰进了明珠的办公室。

    “明总。你交给我的这个任务吧,我有了思路。从创作的角度上说,写作者要么有经历。没有经历就必须去体验生活。所以呢,一直就是鼓励作家们深入生活,体验生活。”

    明珠的鼻腔里可是哼哼的。她笑了。

    “我懂你的意思了。你说吧,是想有什么样的体验?”

    魏尔泰咧嘴,有些为难。他知道,要是直接说去运虹那边找一找线索,明珠可能会联想到其它方面。只有先绕着说了。

    在说话的艺术方面,魏尔泰受那个古老的故事影响比较大。那个故事,有记载,《战国策》上的名篇,《触龙说赵太后》。那是一个绕着说话达到目的的成功案例。

    明珠说:“魏尔泰。你要是实在找不到适合的体验。我可以成你一次。谁让我的是你领导,又布置了这样一个让你难以完成的任务。”

    魏尔泰听出明珠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心生一喜,但很快就熄灭了。这是冒险。

    “明总。我听过你的教导。你说我们去同客户打交道,要给自己留下余地。能不走到近前去谈的事情,尽量不要到最前面去。走得太近,就没了回旋的余地。”

    明珠很想把握这样的一次机会的。最近,她为和魏尔泰之间的关系绕啊绕的有些急。如果用好了这次的机会,可谓是一箭双雕了。可是,魏尔泰有了这一说,再说下去,把话说明白了,情况可是不妙。她不能这样由着魏尔泰胡说八道。

    “那,你说吧。魏助理。你有什么想法,就直说吧。”明珠口气上的变化,已经明显的不悦。已经听出魏尔泰的话音,明珠再坚持就是自己犯贱,不亚于死皮赖脸了。

    明珠的心中,可是想打人的。最好能煽魏尔泰一巴掌。这个男生,臭男人,一点也不懂得利用怜香惜玉的机会。你就不能用眼前的人,来完成一次浪漫的爱情体验吗?

    魏尔泰有自己的考虑。他是打算要反用那个经典故事。那个故事,是触龙要赵太后为国家大计考虑,让心爱的小儿子去做人质。魏尔泰现在要反用这个故事,让明珠不要自投罗网。爱情这玩艺,是很玄乎的,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真实想法时,最好离远一点。即便是近距离,比较稳妥的方法是隔靴搔痒。

    “明总。其实,为了完成你给的这个任务,我开始时是想,让你配合我,来完成一次爱情的体验。可是,我想,要是让你参与进来,以后,我们的正常工作,可能会受到影响。据我所知,有些公司,是不允许公司内部谈恋爱的。”

    听魏尔泰这样说,明珠的脸上可是火辣辣的,立马甩了脸色给对方。

    “魏尔泰,你想得美啊。我给你任务,你立马就把我拉上。这个任务,还能算是你独立完成的吗?再说了,关于爱情,我需要体验吗?”

    “啊。明总。你以前体验过?”

    “你……”明珠的脸上,泛起红晕。

    魏尔泰嘻嘻了。

    明珠瞪眼,问:“不要绕了。说吧。你有什么具体打算?”

    魏尔泰说:“我想吧,大的爱情故事,我也能写。但给这种杂志写,是不是委屈了自己。”

    “你就吹吧。使劲的吹吧。”明珠甩出一个不屑的眼色。

    魏尔泰说:“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明珠说:“我可是提醒你,博士。这本爱情故事杂志,可是发行量排在前面的,影响力也是很大的。你可以狂,但不要狂到没了边。我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狂。不要目中无人,好不好。”

    “是。我记住明总的教诲。”魏尔泰说的认真,脸上却是嬉皮笑脸。

    明珠看魏尔泰这时的样子,心里就有了质疑,这像是一个博士吗?

    魏尔泰说:“我有一个大概的思路,就是这个故事,必须接地气。最好跟人们的饮食起居有关。我说这个故事中的主角。”

    “这好办,就写一个开饭馆的。”明珠顺口就溜出来。

    魏尔泰压制住自己的兴奋,故意的蹙眉头,做一个深深的思索状。他这个时候用这样的表情,是想压住心头的兴奋。这太巧合了。魏尔泰心头有话,想说出:明珠总经理,你太英明了。

    终究,魏尔泰没这个胆量说。

    明珠说:“我到路边的一些小饭店吃饭,有的就是两个小年轻,男的做大厨,女的做服务员。我看他们虽然辛苦,却是开开心心的。有时,我也会想,要是,我也落到他们这样,会不会也开一间室内排档。其实,那也挺好的。”

    魏尔泰接了明珠这个思路,说:“明总。你太厉害了。你这个思路,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就这么定了,写餐饮中的平凡男女。这样,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只是,这样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完美,会让读者少一些期待。”

    明珠点头。魏尔泰的这个观点,她赞同。她看电视剧,看小说,就是因为一份期待,才追着看下去的。

    魏尔泰说:“我发现,残缺不的美,才能更加的容易引发读者的期待。”

    明珠又轻轻的点了额头。

    魏尔泰立马就有了期待,运虹那边,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爱情故事?

    “行。就按明总的思路。我按图索骥吧。”魏尔泰起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明珠看着眼前人的离开,总是觉得,魏尔泰的思路里,有些问题。至于这个问题的点在哪,她一时说不清楚。